:::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5 期(2018年03月)

培養通識教育人才,找回教育的價值


文/王崇名 東海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
 現代社會是一個異化的社會,但是千萬沒想到連教育也被異化了,特別是高等教育。我們已經習慣現在的食品例如「花生醬」沒有花生,「柳橙汁」裡沒有柳橙,但是沒想到「高等教育」裡竟然也沒有教育了!為何如此?其實大家都很清楚,教育已經被資本主義給綁架了,成為追求不斷消費,不停賺錢的職業訓練所。最後都忘記工作的神聖性價值──不是為了賺錢以滿足個人物質欲望,而是透過工作成就自己的生命價值。

 很不幸地,當前高等教育社群裡的教職員生的關係,已經彼此異化,變成資本主義的商品關係,學生到大學的「課程超級市場」購買課程,老師則是成為不斷製造商品化課程的製造商,甚至只是中盤商,自己也不再開發課程,而只是覆誦他人設計好的課程。師生關係已經淪為市場上的權利關係,原有的教育變成了買辦關係。這樣的師生關係剛開始的時候,只是感覺不舒服而已,不過也慢慢在無奈中,逐漸適應了,在教育現場不斷衝突的教職員生之間的關係,學生已經不尊稱老師為老師,而是某某人,反之老師本身既有的風範也不停地流失。已經令人不禁感受到,這是我們所期待的,作為人的教育嗎?

 通識教育發展至今已經不僅僅是用來平衡專業知識的教育而已,也往往被期待就是教育本身了,但是通識教育承擔得起嗎?事實上通識教育早已自甘墮落為用來平衡專業教育的附庸而已。然而,深陷於資本主義洪流的專業教育已經與資本家同流合汙,失去專業教育原有的理想性──堅持專業倫理,淪為資本家的產業後備軍養成所。

 在如此異化的教育環境氛圍裡,通識教育常常被期待為高等教育最後的希望,是最後的堡壘,正是繼續堅持大學教育理想性的最後寶地。但是非常不幸地,許多大學的通識教育早已棄守原有的理想性,與專業教育共同淪為資本家的奴隸。就如同Robert L Belknap & Richard Kuhns在《傳統與創新:大學的通識教育與再整合》的序言所言,如今的通識教育就是教育,反義詞就是訓練。重視教育與重視訓練兩者聯合把學生搞得不思考。如何整合教育與訓練,讓學生學會思考,懂得代人(或事或物)著想,學習尊重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通識教育不是用來平衡專業教育,而是協助專業教育共同把教育找回來!

 當前高等教育的問題?什麼是教育?教育原有的樣子已經越來越模糊了,或許也是越來越清楚,變成僵硬的知識複製手段。教育只是傳授知識的複製嗎?只是自我感覺良好並自稱為知識分子的意識型態嗎?什麼是教育?或許不該停止被追問!就人類長期的發展歷史而言,教育就是教學相長,由教師與學生共學聯結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通識教育應該已經不僅僅是通識教育的知識複製,更是理想的堅持者,人類生存智慧的守護者與實踐家。但是對於高等教育人才的養成,還是僅止於研究人才,少了對於教育家的培養。

 就人類的傳統智慧而言,儒家精神就是要培養謙謙君子;基督教精神就是要培養全人;佛教精神就是五明(內明、因明、聲明、醫方明與工巧明)都平衡的人。對於君子教育、全人教育或是五明通達之士的教育,已經不是深陷少子化與低學費政策的大學所能承擔之事,台灣的高等教育已經為之付出低價的代價,教職員生與社會本身彼此教學相長的價值,早已經完全被權利化的價格關係所取代。更令人惋惜的,是許多教職員對於這樣的亂象,已經不抱任何期待,只等著退休,甚至是早點退休。當前的高等教育必須走出這樣的困境,但是這也不是教育部或是任何政府領導人所能解決之事,這必須由高等教育的當事人自己來承擔,共同努力解決;而且必須被刻意培養,否則未來的大學發展實在令人擔憂,未來的大學理想性將流失殆盡。其實培養大學通識教育人才,或許才是當前通識教育,乃至高等教育必須真正面對而迫切的問題。

 至於如何培養?這是大哉問,但是也古有明訓,就中國而言,作為教師不就是要與學生共同成為君子嗎?再輔之以道家的提醒,不要成為迂腐的儒生,要成為真正懂得自然之道的君子,對於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要能透澈觀察,並由之而得生存智慧。中國文明不是清一色,儒、釋、道早已融合為一體,成為中國文明的生存智慧。事實上佛法雖然是出世間法,但是也非常入世,極為重視對於人本身的自我察覺,以及對之而外,對於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的觀察,這與儒、道相同而不相違。如何培養通識教育的人才,或許在儒、釋、道的生存智慧裡,已經昭然若揭。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