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5 期(2018年03月)

爹不疼娘不愛:淺談專科以上學校校外實習生之權益保障


文/李俊璋 全教總集體協商暨法務中心副執行長
一、專科以上學校校外實習生淪為法制規範外的孤兒
 在高教普遍重視研究及為能符應評鑑要求,文章須投稿在被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或SSCI(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收錄之期刊中,致技職教育學術化,並造成產業或實務經驗不足1

 學校為使學生於養成教育階段強化實務專業能力、應用理論、習得職場經驗、建立正確工作態度與職場倫理,因此將校內教學課程活動延伸至校外,安排學生於校外之產、企業進行實務學習,以增進實務經驗2,此不可不謂立意之良善。

 然則,在一般私人企業之勞資關係下,因受《勞動基準法》或勞工與雇主所簽訂之勞動契約等所規制,二者各自履行給付義務,權利義務關係相對明確。相較於前者,校外實習課程在欠缺完善法制規劃之保障,且專科以上學校學生於校外實習期間,除具僱傭關係及工作型態致部分與技術生專章之規定雷同,而得爰用《勞動基準法》相關規定外,原則上並不適用《勞動基準法》,實然衍生諸多爭議3。以致於在尚未能達到強化實務專業能力之目的前,校外實習生業已淪為法制規範外之孤兒,此恐實為政策制定者始料所未及之處。

二、現行之相關規定
 有別於高級中等或職業等學校,與建教合作機構合作,為培育學生職業技能為目標之建教合作,於《高級中等學校建教合作實施及建教生權益保障法》中,載明對建教合作生權利義務之保障;專科以上學校「產學合作」及「校外實習」之相關規定,則顯得相當之紊亂,以本文所欲談及之「校外實習」為例,所涉規定略有4

(一)大學法施行細則
 《大學法施行細則》第二十三條第二項規定:「實習或實驗學分之計算,由各大學定之。

(二)專科學校法
 《專科學校法》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專科學校應定期對教學、服務、輔導、校務行政、學生實習、產學合作及學生參與等事項,進行自我評鑑;其評鑑規定,由各校定之。」及同法第十九條、第二十二條、第三十六條、第三十七條、第四十四條。

(三)技術及職業教育法
 《技術及職業教育法》第十二條規定:「學校得依科、系、所、學程之性質,開設相關實習課程(第一項)。前項實習課程,如為校外實習時,其實施方式、實習場所、師資、學分採計、輔導及其他相關事項規定,除法令另有規定外,由學校定之(第二項)。……(第三項)。」及同法第十三條、第十七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七條。

(四)其他相關辦法
 「專科以上學校產學合作實施辦法」第六條,訂有辦理學生校外實習應設立校外實習委員會、成員及任務。同辦法第六之一條規定,學校應與合作機構訂立書面合作契約。

 「專科以上學校實習課程績效評量辦法」第三條,則規定校外實習之評量項目。「教育部補助技專校院辦理實務課程發展及師生實務增能實施要點」第二點、第六點、第七點亦分別對校外實習訂有若干規定。「校外實習學生團體意外險共同供應契約」,則提供實習生於校外實習期間之團保事宜。

 姑且不論,按《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考試法》第十條規定,須經實習方能符合應考資格之類科與現行規定間,係否存有適用上之疑義及漏洞外,究其原本,前開相關規定,對於校外實習課程所涉學校、實習單位及學生權利義務關係之明確化仍猶為不足。

三、「專科以上學校校外實習教育法」(草案)之訂定
(一)專法之訂定
 為此,中央教育主管機關研擬「專科以上學校校外實習教育法」(草案),針對「校外實習」訂定權益保障、管理、收費、爭議處理、監督考核與罰則等規範,將校外實習分為「一般型」與「工作型」,並據以明訂所得適用之權益規定及勞健保投保等事宜,茲摘要相關條文(草案)如次5

第三條本法用詞定義如下:
一、校外實習:指學校與實習機構合作,於實習機構開設以增強學生實務專業能力、理論應用,且採計為學分數之正式課程。
五、校外實習一般型:指實習生於實習機構實習期間,以學習為主要目的,無從事學習訓練課程以外之勞務提供或工作事實;實習生於實習機構之身分認定,僅具學生身分。
六、校外實習工作型:指實習生於實習機構實習期間,除從事學習訓練外,並有勞務提供或工作事實;實習生於實習機構之身分認定,兼具學生及勞工身分。
一、第一款明定校外實習乃學校與實習機構共同開設為增進學生實務能力及理論應用能力所安排具有學分數之正式課程。
五、另考量學校校外實習課程樣態多元,爰於第五款及第六款依實習學生身分界定為明確不同類型實習學生之權益事項,校外實習之類型分為「一般型」及「工作型」,以符應實務情形及兼顧實習學生權益之保障。其中一般型實習生為學生身分,實習生與實習機構單純為學習訓練關係,學生於實習機構主要目的為進行學習,並無提供其他勞務或工作事實。另工作型實習生兼具學生及勞工身分,實習生與實習機構成立僱傭關係,實習生於實習過程中除學習訓練以外,並提供其他勞務或有工作事實,此類型實習應受相關勞動法規規範。
六、本法依實習內容及實習生身分作實習類型之分類,有關第五款及第六款實習類型之認定,參酌勞動部有關「僱傭關係」之解釋,依實習內涵作個案認定。該部88年臺勞資2字第0049975號函釋僱用關係有無之判定標準,向以「人格之從屬」、「勞務之從屬」、「勞務之對價」及「其他法令之規定」為依據,判斷爭議雙方屬性程度之高低。另關於上述從屬性之特徵,依我國法院相關判決,例如最高法院81年台上字第347號判決:勞動契約當事人之勞工,具有下列特徵:(1)人格上從屬性,即受僱人在雇主企業組織內,服從雇主權威,並有接受懲戒或制裁之義務。(2)親自履行,不得使用代理人。(3)經濟上從屬性,即受僱人並不是為自己之營業勞動而是從屬於他人,為該他人之目的而勞動。(4)組織上從屬性,即納入雇主生產組織體系,並與同僚間居於分工合作狀態等項特徵,採個案事實綜合判斷有無從屬性。
第十四條學校與實習機構簽訂校外實習一般型之校外實習合作契約,應包括下列事項:
六、實習期間有關之給付、調整方式及計算基準。
一、第一項定明學校與實習機構簽訂校外實習一般型之校外實習合作契約應載明事項,以確保學校與實習機構間應遵行事項,及約定實習生之權利及義務。
第十五條學校與實習機構簽訂校外實習工作型之校外實習合作契約,實習機構應依法為實習生辦理勞工保險、就業保險及提繳勞工退休金。
一、基於校外實習工作型之實習生,於學習訓練以外另提供勞務或有工作事實,兼具學生及勞工身分,爰於第一項定明學校與實習機構簽訂校外實習工作型之校外實習合作契約,並明示實習機構應為實習生投保勞工保險及就業保險並依相關規定提繳勞工退休金。

(二)得再予以斟酌之處
 然則,就上開草案內容,筆者囿於篇幅,僅就部分條文提供不同之思考:

1.校外實習生實無區分「一般型」與「工作型」之必要
 專科以上學校校外實習型態多元,現行開設校外實習課程類型,大致略可分為暑期、學期、學年、醫護、海外及其他等六類,而各實習方式在學分、時數及相關規定皆依各系科之領域而有所差異6。實習生在學習及訓練之過程中,亦無法全然免除勞務之提供,使得在類型化之過程中,便難以嚴格區分究屬「工作型」或者「一般型」,且在現行政策強調「做中學,學中做」之導向下,甚難以辨明,何種行為屬於「工作」?又何者行為屬於「學習」?從而,草案第三條第一項第五款、第六款之訂定方向,恐徒增認定上之困難。

2.學校、學生、校外實習機構三方權利義務關係之確立
 校外實習有旨揭三者間之法律關係存在,亦即,校外實習之實施,原則上應由學校為意思表示,並透過實習單位之承諾後,簽定校外實習合作契約,亦曾有學校為妥適保障學生之權益,故於合作契約中,按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之規定,訂定利益第三人契約條款7。實習單位則另得視工作型態再與學生訂立勞動契約,並據以擬定兩造之權利義務條款。

 依草案之體例觀察,僅在第十五條第一項第十款,限定「工作型」實習單位與學生間方須訂定「勞動契約」,「一般型」則無此規定。然,稱勞動契約者,按《勞動基準法》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規定:「六、勞動契約:謂約定勞雇關係之契約。」復按《勞動契約法》第一條規定:「稱勞動契約者,謂當事人之一方,對於他方在從屬關係提供其職業上之勞動力,而他方給付報酬之契約。8司法實務之見解則以勞工所提供之勞動力,具有人格上從屬性、經濟上從屬性及組織之從屬性屬之,且非僅限於典型之僱傭契約,只要該契約具有從屬性之勞動性格,縱有承攬之性質,亦應屬勞動契約9

 從而,以體系解釋探知立法者之立法原意10,其似認為勞動契約及其從屬關係,倘非屬民法第四百八十七條以下之僱傭契約者,則非屬「工作型」亦毋須訂定「勞動契約」之見解,恐係誤認下之產物。

 再者,草案第十五條第一項載明,僅屬「工作型」之校外實習生,有投保義務之單位,方須為學生辦理勞工保險、就業保險及提繳勞工退休金。惟,依照中央勞動主管機關之說明:「實習生與單位間簽訂訓練契約並領有訓練津貼者,準用勞工保險條例之規定。若投保單位接受學校委託,於寒暑假期間提供在學學生實習場所,並評定其實習成績供學校參考,該等學生與公司之間既無僱傭關係,又無支領訓練津貼或薪資之約定,依照勞工保險條例第六條及第八條規定,應不得參加勞工保險。11。從而,草案第十四條第一項第六款卻訂定實習合作契約(一般型)須納入:「六、實習期間有關之給付、調整方式及計算基準。」,則必須釐清此處所稱之給付主體究屬為何?又所稱之「給付」究指為何?

 又現行在投保實務事宜上,多仰賴團體保險,其性質仍屬商業保險,並據其契約條款為賠付,亦可能發生拒(不)賠或產生業者不願承保之情狀,對於學生及實習單位將欠缺應有之保障,故,建議比照學生平安保險近期訂立專法之作法,將其定性為政策性保險,以保障學生參加實習時之損害,及實習單位因學生實習期間之行為所致之損失12

 末,實習單位究竟係屬於代訓單位,或居於雇主或僱用人之地位,如屬前者,草案第十三條第一項第五款,卻又不分實習型態,皆仿照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特殊侵權行為態樣——僱用人侵權行為)課予實習單位在學生實習期間皆須盡到僱用人責任,則可能有過苛及角色認定不清之情形產生。

3.建立校外實習傷亡之預防及回報SOP
 依現行制度及草案並無此一設計架構。但,實務上,其實有一定比例之校外實習生,因工等因素致傷亡,從而,為貫徹勞動政策執行之意志,建議專法應規範如何有效預防13並建立回報機制,供主管機關及學校查核及輔導,避免憾事一再發生。

四、結論
 綜上,筆者認為訂定專科以上校外實習專法應以保障學生權益為前提,亦須給予實習單位適當之誘因,校外實習制度本質上係替企業培育人才,給與實習生受僱者應有之權利不是增加企業成本,反而是幫企業建立人力資產,更何況如何區分一般型和工作型本身即係很大之爭議,倘若此部專法恣意給予差別待遇,無法充分保障學生勞動權益,則日前學生至校外實習所面臨之諸多爭議,甚至導致傷亡之問題恐仍無法獲得解決,而罔顧立專法之目的。


注釋
1.詳參監察院101年教正字0012號糾正文,頁4以下。
2.詳參「大專校院開設校外實習課程注意事項」序文。
3.如:勞健保之投保、額外學雜費收受、違法仲介、保證金之收取、實習內容與科系無法對應……等等。
4.本段落僅摘錄部分相關條文,供讀者參考。
5.表僅摘錄與本文討論相關子題之對應條文。全版本條文請參考教育部產學合作資訊網網站,最後瀏覽日:2018.1.8。取自:https://www.iaci.nkfust.edu.tw/Industry/News_Detail.aspx?s=2513&app=News_Index.aspx&n=9&p=&pg=0
6.張仁家、王麒(2016),〈我國技專校院校外實習之現況與實例分析〉,《技術及職業教育學報》,第7卷第1期,頁32。
7.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規定:「以契約訂定向第三人為給付者,要約人得請求債務人向第三人為給付,其第三人對於債務人,亦有直接請求給付之權(第一項)。第三人對於前項契約,未表示享受其利益之意思前,當事人得變更其契約或撤銷之(第二項)。第三人對於當事人之一方表示不欲享受其契約之利益者,視為自始未取得其權利(第三項)。
8.《勞動契約法》於民國25年業由國民政府公布,惟至今尚未施行。
9.詳參最高法院81年度台上字第347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864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2361號民事判決。
10.詳參草案第三條理由欄。
11.勞動部勞工保險局網站,最後瀏覽日2018.1.8。取自:https://www.bli.gov.tw/sub.aspx?a=oWen4Q%2Bx0u8%3D
12.類似見解詳參黃銘傑(2014),〈中小企業配合技專校院校外實習時應有之法制設計——從法律關係及風險分散觀點出發〉,《中小企業發展季刊》,第32期,頁109以下。
13.此處亦得輔以學校提供學生「勞動教育」,並於草案第八條(實習機構應符合之條件)增訂,「八、每年辦理勞工教育。」之條款,以期能達到預防傷亡及防止爭議之目的。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