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5 期(2018年03月)

建構學生「核心素養」目標的困題未解


文/黃棋楓 新北市私立東海高級中學校長
 推動「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高度期待「素養導向課程」教學,以建構學生「核心素養」,誠為教育的正道,是學校教育應然的目標和功能。惟教育過去強調的「核心價值」,乃至於今日重視的「核心素養」,「知識」、「能力」目標易達易評量,然「態度」的涵養培育及教學評量方面,一直是教育存在的老問題,「知」與「行」是教育哲思的最大困題。民國60年代盛行「編序教學法」,強調的「情意」教學目標如此;民國90年代後期研訂「九年一貫新課綱」提出的「公民素養能力」亦然。

 其次,課程統整教材方面,以普遍通識課程教材,臻於博雅教育目標,涵育公民素養一般認知及能力,確屬學校教育之必要且具體可行,惟如何與大學端通識教育課程貫串及設計,仍為要務。反之,只是硬將學科的相似性放大而成領域課程教材,則非完全必要且不可行。前有九年一貫新課綱於國中階段實施結果,已可預見春秋。當時設計的「社會科學習領域」、「自然與生活科技學習領域」等,放眼今日國中階段仍持續進行課程統整教學者又有幾何?十二年國教高中階段,欲藉由「多元選修」培養學生自主學習能力,設計「彈性學習」期發展學校特色課程教學活動,學校實務上要落實達成,確有相當大課題需要突破。如果終究淪為「為統整而統整」、「為多元而多元」之「西塞洛主義」,絶非教育目標所樂見的結果。倒是技術群科之統整課程教材發展,達標曙光和方向較為顯著。例如:電子科與資訊科的跨科、餐旅群與藝術或設計群的跨群科等選修統整學習,誠為未來科技或創意整合發展趨勢,也較可行易達成。

 就教學和評量方面,如何掌握「情意」、「態度」的要義及規準,是教育價值的選擇。例如:教孩子過馬路,走人行穿越道,是淺層態度教育,而能不邊滑手機快步走,才是深層態度教育;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博愛座要禮讓,是淺層態度,而遇老弱婦孺,不管任何座位皆樂予讓座,方為深層態度。其他如教導孩子路上要避開陌生人搭訕,而少了如何正確幫助陌生人的指導?大多強調孩子小偷行為罪惡的聲討,卻忽視了另一位孩子應該如何保護己身財物的責任及方法?……。以上「情意」、「態度」觀念和行為,化為評量選擇,就紙筆測驗又如何篩選決定?更何況一味講求「公平」的升學考試,又如何準確達成教學目標?考試評量如作為「選擇」功能目標,則課程教學實施現場又該何以因應?

 就師資專業能力方面,有幾項輕而易舉的思考課題,比如說未有「核心素養」的老師,如何教導出具「核心素養」的學生?師資培育歷程只有學科深度學習研究者,如何擔負中小學領域統整課程教學?高中教師相較於國中教師的學科教學獨立性尤深且顯著,況且目前高中課程教材之編纂也是分科鑽研,則又如何期待領域課程統整教學之成功?這又回到「理論」vs.「實務」、「計畫」vs.「執行」課題原點。

 就教育行政管理方面,教育「核心價值」的管考發展,逐漸崩壞,亦是此波十二年國教課程變革成功與否關鍵之一。教育關照範疇無垠擴大,「行政減量」、「教學減務」呼聲隆隆;有關師生互動、典範學習的「人師」教育核心工作,如導護、早讀、課輔、家訪……,以及寒暑假教師進修和服務熱誠,卻日漸式微;既忽視家庭、社會現象,又缺乏教育整體面思維,輕易試辦「朝九午三」學校作息……等等,多將直接或間接影響學校教育實質面的規劃及推動。

 總之,教育隨時代大環境發展和國家社會需求而改革,是必然,惟「為課程發展變革而變革」,非「教育系統性整體面改造之變革」,此循教育改革歷史軌跡來看,仍難突破以臻成功!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