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5 期(2018年03月)

大學國文教育的昨是今非


文/王基倫 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優聘教授
 大學國文教育的存在,首先最為非中文系學界人士詬病的一點:這是威權時代的產物,由上而下自教育部規定而來。如果說國文很重要,應當列為大學一年級必修科目,那麼歷史不重要?數學不重要?哲學不重要?每個學科領域的學者教授,都很肯定自己的學科價值,那麼為什麼只有國文、英文列為必修,而其他學科都不能列為必修呢?

 後來教育部退出主導的立場,改由各校自行規劃各學系專業學分。從此以後,各校減少國文學分的聲浪四起。各科系教授都希望自己本系的學生多修習專業科目,沒有人願意把學分自動地送給別人去開課;另外也有些大學生厭倦了再上國文課,都希望能減少國文必修學分數。於是各大學中文系方面的相關學者們,開始做了些因應調整,基本上以提升學生語文表達能力為號召,減低各系教授反對開設國文必修學分的分貝,其次讓教學生動活潑化,吸引學生願意來修讀這門課,於是大量增加現代文學課程,課程也融入許多生活知識,諸如愛情、婚姻、飲食、旅遊、武俠、網路訊息等前所未見的內容,紛紛出籠,以投學生之所好。

 眼下有些國文老師不斷進行「投其所好」的努力。譬如有多位老師放棄了本業,原本不是研究武俠小說者、不是研究愛情與婚姻者,也紛紛開設這類課,只因為所有的新奇主題都有文本可以談。問題在於,那麼為什麼只有中文系的教師可以開課?歷史系的教師不也能開武俠小說這門課嗎?哲學系的教師不也能開愛情與婚姻這門課嗎?君不見侯孝賢執導的武俠電影【聶隱娘】一流行,許多國文教師開始在課堂上大談特談?其中又有幾人原本是研究唐傳奇的學者?這則故事的歷史元素你能說中文系教師一定比歷史系教師懂得更多嗎?

 中文系教師使盡渾身解數想要保有必修學分的真正原因,某種程度上有「國文很重要」的這個概念,但這已經不足以服人。各科系師生為什麼不想上國文課?原因之一是中學以來的國文課經驗,讓他們痛苦於國學常識,死背文言文材料而又用不出來。在講求實用且愈來愈走向商業行銷市場的今日,國文老師們不應該再死抱著一本古書,皓首窮經一輩子,卻硬要別人也能接受。北宋蘇軾曾經批評王安石說道:「王氏之文,未必不善也,而患在於好使人同己。」今天所有中文系的同仁教師都應該有一種體認:不是你認為這個東西好別人就應該跟著你去學!

 好多位中文系主任叫苦連天。他們一方面承受校內各系所主管的壓力,要求國文課再減少學分,或者全面改為通識課,從必修完全改為選修;一方面又承受來自系上異口同聲的說法:「國文課很重要啊!怎麼可以廢?」說穿了,這背後其實還有一個重要因素──這是飯碗之爭,要養活為數眾多的中文系教師,讓他們有課開。好比西漢的今、古文之爭,今文經多被列為學官,古文經大多不得其列,不是今文經的詮釋都比古文經好,而是因為被列為學官就有位置坐,就可以領薪。每個學科都想在校園內有固定的必修學分可以上課,歷史系、哲學系也都希望本系的專業科目可以強加在所有外系學生必修的學分之上,這樣一來既彰顯本學科的重要性,又可以大量增加師員額,解決本科系博士畢業生的就業問題,何樂而不為?反過來說,有朝一日把大學校園內的國文課全刪除必修規定之後,中文系的師資員額應當減半,這點身為中文系教師者可曾想過?

 如此說來,國文必修課程的內容,做些明顯的調整,甚至於與通識課程的界限日趨模糊,恐怕已成為不可抵擋的潮流所趨。或許也可以說是一種教學方法的進步吧!目前各校中文系因應反彈的聲浪有許多作法在努力中:(一)減少國文課的必修學分,大多數學校的國文課從原本的上下二學期四學分減為只剩一學期二學分,各系師生反對的阻力相對少一些;(二)降低學生必修門檻,譬如參加大學學測指考國文分數達到高標準者,免修國文一科;(三)打破一班一位老師的限制,運用電腦選課機制,讓同學可以從不同的國文教師授課內容中,選取他自己想上的國文課;(四)上課幽默風趣,教學內容多變化,學生們口碑建立起來後,外系學生反對上國文課的阻力也會少一些;(五)教學評量方式也盡量寬鬆,而且多元化,譬如取消筆試等。這些作法無可厚非,也有其可取之處,最起碼儘量做到不再讓學生們討厭國文課,引領他們喜歡國文,將來各科系的畢業生從事不同行業時,回想起來國文課仍是有必要、有趣味的一門課程。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歸納近年來中文系教師們的努力過程,看出未來可行的教學方向有:

一、努力營造優質的教學環境
 國文課已有愈來愈通識化的傾向。有朝一日,國文課可能和其他所有通識科目平起平坐,不再享有非教不可的特權。國文課教師們就像過河卒子一般,唯有在選擇教材內容時,儘量與時代貼合,讓同學每讀一篇文本都能有感想,有心得,能受到啟發;而在教學方法上持續不斷地尋求創新精進,日趨實用化,才能吸引學生前來上課。

二、加強語言文字的表達訓練
 為何要修習國文課?這答案在各科系教授口中呼之欲出。他們希望自己本科的學生能有良好的語言文字表達能力,寫起專業報告或論文時,別再錯誤百出,讓教授們淪為幫學生們改作業、糾正錯字的工具。中文系教師們千萬不能打馬虎眼,國文課不加強寫作訓練、減少作業量,雖可讓老師輕鬆於一時,但是對學生們的語文能力絕對沒有幫助。

 於此順帶一提,任何中國古代文學的專業課程,包括文言文閱讀能力的培養和訓練,都有助於語文能力的表達。認真說來,較為優異的語文表達能力應該是寫出簡潔明亮乾淨的文章,這時白話文中會有文言文的語料,而且又能串連組織成有意義的結構。因此,文言文絕非社會大眾口中無實用性的載體,反而是豐富白話文表達能力的養料。國文課應當適度加入文言文文本的素材。

三、回歸文本,耐心細讀文本
 語文訓練乃日積月累而成,短期不見得看見功效;雖然如此,還是要由老師引導同學細心慢讀文本,才能心底有所領會。部分教師可能太講求教學生動的技巧,想盡辦法吸引學生來上課,於是PPT做得很華麗,一張張原文閃示即過,剩下的時間就口若懸河一番,他們當然很盡心盡力,但是學生們對文本的印象可能膚淺了些。教學須以學生為重,仔細觀察學生的學習狀態,確定有效的習得,才能更進一步提升他們的語文表達能力和文化素養。

 總之,我們肯定當前所有中文系教師的努力方式,不論採用何種教學方式,只要能對學生有益就好。學生來自四面八方,語文基礎程度不一,教師可以借鏡他人的教學方式,吸引學生喜歡上國文課,更重要的是能引導莘莘學子用心讀文本。可惜在今日民粹凌駕專業的時代,人人不重視專門的學問,過去細讀文本的教學方式已不復流行,學生語文程度也愈趨下降,這是一種惡性循環。能改善此一現象的國文教師,就可以稱得上是位好老師了。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