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5 期(2018年03月)

大一國文教學之省思


文/王偉勇 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
 大一國文雖非部定大學必修課程,但數十年來,各類型的大學卻又有默契似的將它列入大一必修課程。我不知道這是誰的「好主意」,讓大學生成為新鮮人的時候,可以擺脫升學考試的壓力,自由的倘佯在「國文」的天地裡。但奇怪的是,一直以來,這門課卻一再被檢討,包括:(一)學分問題,大多數學校,已從3/3學分變成了2/2,甚至還有更少的。(二)教材問題,從散文、韻文依朝代綜合選文、綜合學習,演變成依文體選文,也就是就古典散文、古典詩、古典詞曲、現代散文、現代詩、現代小說,讓學生各取所需;甚至依內容選文,如海洋文學、性別文學等。(三)授課方式,或維持以系別、班級為單元,或開放全校學生自由選課。這些改變,或許迫於學生求新、求變的期待,使得學校不得不採取因應策略,但弔詭的是,學分越減少,教材越自由,授課方式越彈性,我們卻也感慨學生的國文程度越來越低,可見傳統的教學方式未必全非,創新的教學方式也未必全是,國文教學何去何從,的確是該集思廣益,找一條可行的大道;這是「今天不做,明天一定會後悔」的事。筆者乃願藉此文,提供兩個思考面向:

一、決策者必須凝聚共識
 國文教學的目的,旨在培養學生的人文素養;可從提升語文能力,充實文化知識著手。這樣的視野,應該是大家的共識吧!誰來責成其事?我建議有中文系(含應中系等)的學校,理應交給該系教師籌劃;未設中文系的學校,則應交由通識中心負責「大一國文」教學的教師去承擔。理由很簡單,他們是第一線負責教學的教師,最知道學生的需求,也最知道問題出在何處!為了讓政策能因應各校不同的需求而有周延的規劃,各校就必須有基本的專任師資,進行長期的追蹤、考核,甚至因應環境的變遷而做必要的修正。以一班六十位學生、上下學期合計4學分,由助理教授每周10小時的配置換算,600位學生,就需要1位專任教師。以此類推,擁有5000人的學校,至少要有8位教師,10000人的學校,就須有16位教師;就算為了學校財務,打個8折,5000人請6位,10000人請12位,其他聘兼任或專案教師協助,也還說得過去。有了這樣的人力配置,再責成他們達成學校的期待,就顯得合情合理。未能達成期待,考核期到了,就該有鐵腕措施,進行部分或全面汰換,這是可以藉由聘約予以規範的。

 當然,全校人文素養的培植,並非一門國文課就能達成,是需要當權者有「大智慧」調整所屬的行政團隊。譬如傅斯年、端木愷等人擔任校長的年代,他們聘用的主任秘書,泰半有中文背景,如此既可以培訓行政單位的文字素養,也可以就語文政策提供建言。但電子公文通行後,許多的校級領導,以為會操作硬體設施即可,殊不知軟體的文字運用,仍須人腦。於是許多學校的「主任秘書」全部變成了「機器人」,而不是善於遣詞用字的「人文」學者,試問這個學校的語文能力如何提升?「小聰明」的領導者卻只相信「機器人」,寧不可悲!

 我在擔任通識中心主任的時候,因整合全校各單位的中長程計畫,發現即便經由高普考進入大學服務的公務人員,在遣詞造句的時候,仍會犯六種缺失:(1)未能妥當運用標點符號;(2)寫了錯別字;(3)濫用「之」、「其」、「者」等虛字;(4)文句冗贅;(5)未能用「中式」文字敘述;(6)文句欠缺邏輯思考。(詳參拙作《應用文寫作》,臺南:成大出版社,2015年10月,頁123-217)學校也經由人事室規劃了兩場公文寫作講演,要求同仁務必前來聽講,這就是中文系教授兼行政主管的好處,他可是學校形象的美容師,唯有「大智慧」的領導者懂這個道理。

二、授課者必須全心投入
 國文課絕不是營養學分,授課者必須全心投入,積極負責,才能「迴狂瀾於既倒」。我們可以著力的面向有三:

(一)教材編選
早年凡設中文系的學校,均由該系全權處理。無中文系的學校(如絕大多數的科技大學),兼顧預官考試的需求,不少學校都採用幼獅出版社發行的《大學國文選》。也就基於現實環境的考量,以及對「傳道」的堅持,我建議各校同行編選國文教材的時候能把握以下原則:

 1.經典文章必選

 2.應用文必選

 3.涉及當代關心議題的文章酌選

 4.凸顯學校特色的文章酌選

 以上原則,都可以透過同校教師的共識,予以決定。「經典文章」必得符合「放諸四海而皆準」的要求,如〈學記〉、〈進學解〉、〈西銘〉等。「應用文」要有裨於學生應用為考量,如書信、自傳、公文、題辭等。「當代關心的議題」,如環保、性別、關懷弱勢等,可因應時代變遷而增減。至於凸顯學校特色的文章,則由各校自行決定。但無論如何編選,都必須考慮學生的閱讀方式已然改變,一本書能控制在300頁以內,份量較適中。

(二)授課方式
 近年來,各校中文系或通識中心,經由申請計畫,執行書寫與閱讀的改善,期待以情境式、活動引導式、遊戲化教學等,活絡教室氣氛。但這些輔助方式,必須有所節制,若「喧賓奪主」,造成時間的浪費,進度的落後,國文教學的效果,勢必大打折扣。以十八週授課為例,扣除期中、期末考,剩十六週,只要有四週的時間,穿插運用上舉的方式即可。

 老師講授的傳統方式絕不可免,但傳統方式也須講求技巧。譬如將「文化知識」變成「常識」,以講故事的方式引起動機;或設計幾個深淺不同的問題,經由提問誘發學生回答,都是可行的方式。甚至教到詩、詞、曲等韻文,授課教師若能親自示範吟詩、唱詞、唱曲,必然讓學生有不同的感受。這些技巧,授課教師都可以經由學習再授課,千萬不要裹足不前;除非你是個音癡,否則學生必然期待你「登場」表演!至少你也可以引導學生上網搜尋,或準備好影音檔播放給他們欣賞,那一定會是不一樣的國文課!但別忘了對於劇中的腳色,你也要能清楚的介紹給學生了解,那畢竟是基本素養啊!

(三)作業批改
 提升語文能力既然是國文教學的一個重點,那麼「作文」一定不能免,這對教師無疑是一大負擔。我知道有些學校為此還編了作文批改費給授課教師,真是貼心;但相對的,對於篇數的要求、批改後的作業,也必須送系辦核實,甚至還公開展示給全校師生觀摩。這些措施,自然也加重了教師授課的責任。另有學校則規定每學期作文篇數,並額外增加1小時鐘點費給授課教師,只是批改的結果未予約束。當然也有學校全由教師自行負責,是否作文、篇數多寡,便由教師自由心證,對語文能力的培養當然無從查核。

 但提升語文能力既是國文教師責無旁貸之事,我仍堅持各位同行,必須讓學生手寫「作文」,一學期至少3篇,才算恪盡「天職」!當然命題的方式,可以稍作改變,譬如三篇中,有一篇可以准許學生透過手機閱讀焦點新聞,再寫一篇評論當「作文」;另一篇也可由他們自由命題。但總有一篇必須由教師命題,統一規範。

 學生的作文,我強烈建議教師務必親自批閱,你才可以統計學生一學年下來,全班總計的錯字,由第一篇至第六篇,遞減多少,就有具體的數據供學校了解你的教學業績。若有好的文章,也可以藉發作文之際,親自宣讀給全班同學欣賞,以收獎勵之效。甚至還可鼓勵學生投稿,參與各種文學獎的競賽,得獎多寡也必然成了你教學的業績之一。凡此種種都可以成為評量學習效果的指標,前提是你必須親自批改,才能全盤掌握;甚至可藉此與同學交心,成了他們的朋友。相信這樣的教師,必然會成為學生喜歡上國文課的動力。

 以上係就兩個層面為大一國文教學把脈,一是期待決策者能有「大智慧」凝聚共識;一是期待第一線的教師能全心投入,積極負責,做一個稱職的經師與人師,才能讓學生因尊重而喜歡國文課,所謂「師嚴然後道尊,道尊然後民知敬學」,就是這個道理。願我同行共勉之!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