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4 期(2018年01月)

從兩場研討會反思通識教育的發展


文/李曉青
 「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在去年下半年時,有兩場與他校合辦的研討會。一場是11/16-17與大葉大學等單位合辦的「2017第一屆大學通識教育深耕創新與超越研討會」,主要探討臺灣通識教育深耕的困境與超越。

 比較特別的是,這場會議主辦單位邀請了十所大陸高校,分別有武漢大學、復旦大學、北京理工大學、武漢理工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陝西師範大學、上海第二工業大學、西安歐亞學院,以及兩所職業學校:泉州理工職業學院、泰山職業技術學院,共二十四人參與,是歷年來大陸各地來參與通識學會活動最多學校的一次。

 筆者在第七十期曾提及,大陸目前正積極投入通識教育的建設,在這幾所學校當中,就有七所學校(武漢大學、復旦大學、香港中大、陝西師範、二工大、歐亞學院、泉州理工)設有通識教育的專責單位,比例甚高,這次來臺則是希望能多與臺灣通識教育方面的單位及學校交流。

 第二場是12/1與弘光科技大學合辦的「第三十五屆全國通識教育教師研習會」,主題探討「廿一世紀大學理念的激盪與通識教育的發展」。

 由於近年來臺灣高教環境的急遽變化,尤其面臨少子化、教育資源減少等因素,使得通識教育發展受到相當大的影響。也因此,這場會議分別從兩個層面討論,上半場針對高等教育發展的現況,特別是日本、美國的高教分析;下半場則是臺灣的大學通識教育變革,以及技職通識教育的困境與回應。

 在上半場「專題演講」部分有兩位發表,一位是臺大特聘講座教授黃俊傑。黃教授一開始先說明「理想主義」和「實用主義」的教育觀與差異,以及兩者辯證性的關係,接著談到日本和美國通識教育的現況。他進一步指出,目前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校都有極高的通識學分;美國的通識教育是分不同領域來選修,包括哈佛大學將在今年(2018年)從八大領域改為四大領域,以及史丹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的必選通識課,也占有蠻高的學分比重。

 相較於臺灣大學的通識教育新舊制,新制的學分數減少與上述他校相比有明顯落差。他認為世界各國對人文素養教育的重視,臺大目前的新制是以工具論的教育觀為主。若以學生畢業後的競爭力來看,實用主義的「工具性技能」,只是強化短程的競爭力,對於長程競爭力而言則會受到限制,甚至是摧毀的開始。這方面應該特別留意。

 另一位是日本關西大學前校長河田悌一,談當前日本高等教育的發展趨勢。他提到日本和臺灣情況一樣,少子化的現象十分嚴重,加上日本財政惡化,補助款日益減少,大學在面對這些衝擊時,調整與改革是勢在必行。總括他的內容有三大重點:一、從數據看日本高教現況(包括公私立在學人數、升學率、社會人士入學情形、政府對高教經費投入狀況、國內外留學生現況等);二、高等教育管理與趨勢;三、大學改革──財政與教育研究。

 下半場「專家論壇」以臺灣的大學通識教育變革探討,有四位講者。臺大教務長郭源基談臺大需要的教學新元素與學習創新。本刊總編輯劉源俊教授分析近二十年來臺灣高教環境,特別指出1990年開始廣設大學及研究所後,所造成高教資源稀釋、學生缺乏學習動機、出國進修意願減少;加上學費凍漲、決策者漠視少子化等因素影響,許多大學正面臨倒閉危機,這對於推動大學通識教育是不利的。雖是如此,他建議,新的高教趨勢或可刺激大家,對通識教育的本質作更深層的反思。另外兩位,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和逢甲大學翟本瑞主任則是介紹自己學校的現況。

 在這場交流討論時,中原大學退休教授黃坤錦提問,《通識在線》在第七十一期【社論】曾針對臺大改革作一評論,是否能就此有些說明?劉總編回應,本刊之所以提出,主要是臺大學分充抵問題,使得學分數減少,別的學校瞭解後也跟著仿傚。郭教務長回應,目前臺大128總學分過多,希望能降為100學分,除了系所必修減少外,通識學分也要跟著減少,尤其是教學品質不理想的課,應該刪除。黃俊傑教授反而認為,不能因為不理想而減學分,而是投入更多的資源。

 翟主任則提出看法值得我們深思。他表示,中國大陸在過去這兩年如火如荼的推展通識教育,包括教育部及一些著名高校如上海交大、北大、西安交大、復旦大學、中央民族大學等,在訂定學校組織章程時,都將通識教育納入,通識教育已被視為和專業教育一樣,是大學的本科教育。(請參閱本期新單元【通識在大陸】)

 因此,他認為通識教育大概是臺灣唯一能領先中國大陸最重要的部分。臺灣通識教育從1984年開始,已有三十幾年歷史,這麼多年的努力不是白走的,中國大陸要改變沒那麼快,這是臺灣推動高教競爭力最大的地方!

 的確,筆者這幾次與大陸幾所學校接觸後也發現,他們的通識教育還在探尋的基礎上。這次來臺的武漢大學教育科學院副院長黃明東更直接表示,他們要的是通識教育,而不是素質教育。可見通識教育在本科教育的重要性。

 但目前大陸的通識教育還是不普遍。會後請教翟主任,他提到目前雖有十三所高校將通識教育寫入章程,但北京清華及廣東中山大學都還沒有納入,可見仍有一定的限制。關於大陸通識教育的形成過程,以及與素質教育兩者的關係,本刊將持續探討。

 最後在「綜合座談」時,莊榮輝理事長特別提到,通識教育學會將成立「通識教學顧問團」,用申請計畫的方式,協助各校解決通識教學的問題,相關計畫預計在今年上半年公布,讀者屆時可上網查詢。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