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4 期(2018年01月)

中國大陸高校通識教育發展趨勢介紹


文/翟本瑞 逢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
 大學在專業知識之外重視通識教育是相當晚近的事。各大學雖有零星的設計與規劃,但要到教育部在1984年發布《大學通識教育選修科目實施要點》,才正式啟動台灣通識教育的發展。相較而言,中國大陸在通識教育的發展時程較晚。

 中國大陸的通識教育改革,始於20世紀90年代,出發點是希望全面提升國民素質,加強學生的思想教育、文化科學、勞動技能和身體、心理素質。因此,在1994年正式提出「素質教育」的概念,並在1995年於華中科技大學舉辦第一次素質教育會議,開始推動「文化素質教育」,並設立52所大學生文化素質教育試點院校。到了1999年時教育部首次建立32個文化素質教育基地,引入「文化素質教育課程」(即一般所稱的「全校通選課」),在大學教育中開啟了一套新的學分制度,透過開設非專業化的新設課程,探索新的課程框架。至20世紀結束,大陸都還是把通識教育稱為「素質教育」。

一、香山會議與通識教育暑期講習班
 中國大陸通識教育的發展,甘陽可說是主要推手。2003年時北大企圖推動企業化管理的改革方案,甘陽發表了幾篇批評的文章,認為中國大學的使命不是加速留學的國際化,而是開展通識教育。那場辯論讓北大對改革方案做了調整。從2004年起,甘陽開始大力倡議推動大學通識教育,並認為這是美國大學本科教育最精華所在。2005年時,甘陽主持首屆「中國文化論壇:中國大學的人文教育」大型會議(即著名的「香山會議」),會議中來自幾十所著名高校200多位教授討論了整整三天,幾乎所有重點大學都有專門的報告,針對中國高校如何實際開設通識課程達成一些基本共識。首先,中國的通識教育不是盲目模仿美國的形式,需要透過經典閱讀和小班討論的制度設計,以掌握美國通識教育從嚴要求的內涵。直接研習經典才能改變過去浮泛概論課程的教授,達到有深度的學習;而小班討論和助教制度,讓學習不再只是教師單向灌輸的作法,同時,研究生藉由擔任助教帶領討論,可以得到多方面的鍛鍊。會議討論集結成《中國大學的人文教育》(三聯書店,2006)。

 會中並決議委託甘陽籌辦通識教育暑期講習班,除了向全社會宣揚通識教育理念,更通過培訓通識教育師資以利各校推動通識教育,並建立對通識教育的共識。甘陽隨後應清華大學邀請,開設「莎士比亞政治哲學」全校通識課,以示範大班授課、小班討論的通識核心課程教學方法,同時透過演講、研討會、培訓班等不同形式推廣通識教育理念並探索推展的可行辦法。第一屆講習班(2007年)在清華大學舉行,後來陸續在汕頭大學、復旦大學、中山大學、北京大學等地舉辦。講習班最早由甘陽、劉小楓、陳來和汪暉等五十年代學者擔綱,到了2017年,諸如李猛、孫慶偉、梁雲、韓潮、吳飛等七十年代的中生代己經全面接班了。講習班每屆大約培訓三百多人,九年下來約有兩千名正式學員接受培訓,許多人已經成為中國各高校重要通識教育推動人才。甘陽在2015年第7屆暑期講習班(紀念香山會議十周年)指出,對講習班,他想帶領同學們做四件事情:「閱讀一部經典,理解一種文化,接觸一個學科,思考一些問題。」

 中國文化論壇以及通識教育暑期講習班,無疑是過去十餘年中國大陸通識教育發展的重要基礎。論壇的理事都是中國第一流的人文社會學者,論壇章程第一條也說明中國大陸近年來通識教育發展主軸:「立足於21世紀中國文明的歷史處境,本論壇以跨學科的合作方式,從具體問題切入,重新認識中國文明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促進對全球化時代中國文明主體性的理論思考和實踐關懷。

 換言之,過去十餘年中國大陸通識教育的發展基調即為:藉最優秀的師資,透過經典閱讀和小班討論,從人文社會角度掌握中國文明主體性。

二、書院與通識核心課程
 中國高校在上述理念下,嘗試在既有院系框架外,以書院方式推動通識教育改革。經歷多年的實驗,逐漸發展出各自特色。其中,北大、復旦、清華三校最具特色。

 北京大學仿美國博雅學院菁英教育作法,在2001年試辦「元培計晝實驗班」,低年級通識教育,高年級寬口徑的專業教育,學生原則上自由選擇專業。學生只按文、理分類,不分專業,低年級修習通識教育,第二學期末選專業意向,到第三學期末確定專業,以達到「加強基礎、淡化專業、因材施教、分流培養」的目標。2004年開始,北京大學出版社推出《大學之道叢書》逐步擴大為《北大高等教育文庫》,其中包括《古典教育和通識教育叢書》、《哈佛大學通識教育紅皮書》等。2007年元培學院正式成立,在專業分科教育之外,規劃出通識博雅學習之途。2015年北大任命張旭東為元培學院副院長,明確將通識教育作為元培學院的發展方向,同年,北大教務部推出系列「通識教育核心課」,作為全面推展通識教育的策略。核心課程具備「閱讀經典、批判思考、大班授課、小班討論、課後寫作讀書報告」等基本特色,透過北大各院系的教學名師和助教團隊,尋求更具成效的教學方式,達到培養「懂得社會,懂得自己,懂得中國,懂得世界」的北大青年為目標。立意雖好,也投入大量資源,但現實上的限制則是在140個學分,通選課程只占16學分,通選課程有可能是專業之外的「營養調劑」,而淪為形式主義。

 復旦大學學習哈佛、耶魯的文理學院,從2005年開始新生不分專業、全部進入復旦學院(通識教育學院)學習,實行一年的通識教育,透過核心課程和書院兩條途徑來推動通識教育。2012年設立志徳、騰飛、克卿、任重、希德五大書院,除了全面實施本科住宿書院制度外,也規劃了完備的通識教育核心課程體系,將通識教育理念貫穿進人才培養過程中。截至2015年春季學期,核心課程已開設180門課程,共計270多名教師參與教學,形成經典研讀、小班討論、多元考核的課程教學模式。建制了50多個基本課程單元及教學團隊,透過小班討論,強調學生閱讀、口頭書面討論,全方位助教培訓系統,將教學模式由教師「教」的傳統模式轉換成學生自主「學」的模式。此外,在課程獎勵、舉辦復旦通識大講堂、「科學與人文」通識名師大講堂、建設核心課程網站、開展課程研究等,都展現了對通識教育重視的具體作法。校長許甯生並指出:在雙一流考量下,復旦大學2020一流本科教育提升行動計畫,將在「2+x」培養體系中進一步加強通識教育,在課程品質提升、教師充分參與、書院內涵建設和慕課建設等面向,都將更為積極推展。

 清華大學從2013年起推出一系列通識課程,並在2014年成立新雅書院,強調小班授課、深度學習、有效研討、學科交叉、師生互動,將通識教育與住宿書院制度結合。校長邱勇更強調「在清華,通識教育已經成為學校頂層設計中的主導性安排,即便艱難,學校也會不斷向這個方向努力。」

 許多中國高校紛紛建立結合通識教育的書院制度。例如:2009年中山大學仿國外博雅學院的經驗,每年精選30名學生進入「博雅學院」,由甘陽擔任院長,研修中西方文明傳統及其經典著作,以培養有能力從事高深學術研究的人文藝術和社會科學菁英人才。中山大學在一般學生的通識教育則以建構高品質文化素質教育選修課程體系為主,在自然科學與現代科學技術、社會科學與行為科學、人文科學與技術、生命科學與醫藥等四大類,要求學生至少選修16學分,其中跨學科門類選修課不少於50%。2012年重慶大學成立博雅學院,甘陽擔任學術總監,採用和中山大學博雅學院同樣的教學和管理模式。

 南京大學實行「大類培養、專業培養、多元培養」三個培養階段,其中大類培養即為通識教育,學生閱讀能力和習慣培養則是通識教育的重要內容,圍繞《南大讀本》和60部基本經典書目,規劃了經典研讀、導讀和悅讀三個模組,形成了「60部經典、2冊讀本、3個模組、6個單元團隊、60個虛擬課堂、60位導讀教師、2個悅讀通識學分」的教學模式。寧波大學的陽明學院是負責全校一年級新生的通識教育學院。浙江大學將竺可楨實驗班人才培養經驗推廣至全校範圍,規定本科生前期要全部修滿48個學分的通識課程。西南科技大學城市學院按「大類招生」,新生大一以通識教育學習為主,大二再依根據興趣進入相關專業學習。

 通識教育從理念進入實踐,對當前中國高校,是一場教育體制改革的實驗。重點高校都展現出改革的企圖。

三、大學通識教育聯盟
 2015年11月15日在上海復旦大學舉辦的「復旦大學通識教育十周年學術研討會」上,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中山大學四所高校發起創立大學通識教育聯盟,並制定「大學通識教育聯盟章程」,「旨在推動中國高校通識教育的發展,增進高校在通識教育方面的相互交流、協作與支持」(第一條)。

 2016年6月26日第二屆大學通識教育聯盟年會在清華大學舉行,會中,浙江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廈門大學、重慶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等六校簽署「大學通識教育聯盟章程」,加入聯盟,擴大為十校聯盟。到了2017年8月22日在北京大學舉辦的「通識教育與『雙一流』建設」的第三屆大學通識教育聯盟年會,己有近150所高校參加,並審核通過了中國人民大學、上海交通大學、西安交通大學、陝西師範大學等34所高校加入聯盟。

 章程第九條聯盟主要工作中列出:每年舉辦一次「大學通識教育年會」、「大學通識教育核心課程暑期講習班」,不定期舉辦「通識教育核心課程教學研討會」以及「校長論壇」等相關會議。同時出版通識教育叢書、《通識教育評論》期刊,發行《通識教育通訊》,建立聯盟微信公共號及網站。推動之初即已規劃以聯盟名義共同編輯出版:(一)《通識教育評論》(復旦大學承辦半年刊學術期刊);(二)《通識教育通訊》(北京大學承辦,包括「通識經典」、「核心課程」、「博雅園地」、「通識動態」四個欄目);(三)建立「通識聯播」微信公共平台,並開設聯盟的通識教育網站;以及(四)出版通識教育叢書,藉以積極傳播通識教育理念和各校教學改革動態。

 至此,大陸通識教育進入組織化的推動與發展階段,全面而積極地推動通識教育的發展。在此同時,中國國家政策的發展,也推動通識教育的加速發展,政策也開始引導通識教育改革。

 2012年7月24日中國全國教育科學「十二五」規劃2012年度課題指南,在「一般課題」最後一項「14.比較教育研究」中,提出了「大學通識教育模式的比較研究」一個子項,鼓勵各高校研究通識教育在理論與實踐上的可行性。

 到了2017年1月10日國務院關於印發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中,要求各高校要「深化本科教育教學改革。實行產學研用協同育人,探索通識教育和專業教育相結合的人才培養方式,推行模組化通識教育,促進文理交融。」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經國務院同意,2017年1月24日聯合印發《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實施辦法》(暫行),將雙一流與十三五建設的高校推進,有了具體方向。

 從2014年起,一些著名中國高校在學校章程中,將「通識教育」寫入章程中。第一個入章程的是上海交大,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高等學校章程核准書第8號(上海交通大學,2014.5.15)第34條中明列:

本科生教育實施與通識教育相融合的寬口徑專業教育,使學生系統地掌握本專業及相關專業必須的基礎理論、知識和技能,具備創新創業精神、良好的體能體質和心理健康素質,具備從事本專業實際工作和研究工作的基本能力。

 第二個通過的則是北京大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高等學校章程核准書第24號(北京大學,2014.9.5)第9條列出:

本科生教育堅持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相結合,研究生教育堅持高層次的專門化教育,突出正確價值觀和社會責任感的培育,突出獨立思考與創新能力的培養。

 此後,西安交大、復旦大學、中央民族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華中農業大學、中國地質大學、大連民族大學、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北京電子科技學院、中央司法警官學院、國際關係學院等校,均將通識教育列入學校章程中。至於省屬由教育廳核准的章程也不在少數。可見過去幾年間,中國大陸高校對通識教育的看法,有了重大轉變。

 甘陽在2016年指出,10年之前大家在描述通識教育時還是用「人文教育」一詞。當時開會時許多領導告訴他「通識教育」這個詞「比較敏感」。但10年後,幾乎所有校長致辭用的都是「通識教育」了。如與10年前相較,通識教育和專業教育的壁壘逐漸崩解,而通識教育教學方式開始影響到專業課程的教學,特別是文科的教學方式,「現在年輕老師不會像10年前一樣講概論,教學無一例外都會以經典為中心,會有討論課」,顯見推動通識教育己有相當成效。

 大國崛起後,各高校教育經費相當充沛,預算是台灣各高校無法比較的。通識教育改革自然成為他們未來發展的重點,花錢也不會手軟,更何況與雙一流國家政策相結合,成為發展高校特色的通識教育。

 中國高校未來對通識教育會有什麼發展趨勢?我們從北大的基本態度可以略窺端倪。北大校長林建華在2017年大學通識教育聯盟年會中,他特別指出中國大學必須堅持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相結合的道路,「『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相結合』的本科教育改革,根據『加強基礎、促進交叉、尊重選擇、卓越教學』十六字本科教育方針指導,在『設立多層次的跨學科本科教育專案、培養跨學科人才』方向大力建設通選課和『通識教育核心課』,培養懂人生,懂社會,懂中國,懂世界的卓越人才。」「中國特色,世界一流」成為通識教育未來使命。

四、小結
 通識教育在中國大陸十餘年的發展,己經成為顯學。書院式菁英教育,搭配通識核心課程,成為中國大陸通識教育的主要範式。經典閱讀、人文博雅精神、大班教學小班討論(或小班教學)、助教帶領研讀與討論,是重點高校全力推動的模式。

 最大限制在於,目前大多數學校通識課程只有不到16個學分,學分數少,不足以開展上述教育目標。再加上專業課程繁重,很可能流於調劑性的課程,失去規劃設計理念。尤有甚者,對大陸高校而言,通識就是人文博雅教育,也是為「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奠基的工程。這些雖然重要,但不應該通識教育的全貎。

 通識教育當然不只有一種。以哈佛大學為例,過去,哈佛的「核心課程」被認為在理念和實踐上,是最能體現通識教育精神的本科人才培養模式。但推行二十餘年的核心課程面臨了一些困境,因而在2004年的《哈佛學院課程檢討報告》中,建議將「核心課程」改為「通識教育必修規定」,讓通識不再只是獨立於專業系所之外的人文博雅訓練,成為跨系的通識,學系也需要參與通識教育的建構。2009年開始實施的哈佛通識教育模式,要求學生在8大領域各選一門課,從核心課程轉變成分科跨領域學習。實施5年在2015年12月哈佛通識教育審核委會發表的最終報告,認為這套作法在實際推動時出現一些問題,需要重新修訂。

 即使如哈佛這般優秀的學校,都需要與時俱進,並評估實際施展成效,而不囿限於自我滿足的框架之中。

 人文博雅、書院菁英當然很重要,但不會是通識教育的全貎。因學校特色、學生背景,需要設計出不同的通識教育框架。台灣過去二十年來推動的通識教育改革,己經在人文博雅、書院菁英學習之外,發揮出跨領域、能力培養、實作等不同模式的通識教育,多元、多樣己經成為台灣各大學通識教育的特色,無論在潛在課程、非正式課程、核心課程、選修課程等,都有許多不同模式,也發展出不同論述,可依不同學校、不同學生背景而設計出不同制度。這,成為台灣高教中的一些軟能力,正足以提供大陸高校參考。

 對哈佛大學而言,教育的目的是讓學生準備好適應和加入到不斷變化的世界中來,衡量通識教育的價值與意義,也可以用此一標準而考量。台灣過去二十餘年通識教育發展,卑之無甚高論,卻有著許多潛在特色,因時因地,為學生準備面對未來世界而努力,自不當妄自菲薄。

 相較於大國崛起,比大比強,台灣卻有許多巧而美、精緻而細膩的作法。就專業而言,台灣高校未來很難與大陸高校競爭,但就通識教育而言,台灣經驗絕對有我們的特色,甚至成為未來與大陸高校相較的強項。而這正是台灣的軟實力,值得珍惜的競爭力!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