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4 期(2018年01月)

技職院校通識教育之困境與解決之道


文/王遠嘉 育達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自民國105年起臺灣高教體系面臨前所未有的變遷。「少子化」的趨勢到這一年更為強烈席捲高等教育體系。技職院校的教育環境在此浪潮中受到的衝擊更為明顯,尤其是技職院校的通識教育課程。在大學教育體系中,教師存在的客觀條件是:有學生才有課程,有課程才有教師。然而,隨著「少子化」浪頭衝擊而來,技職院校在節省成本的前提上,課程面的「變革」,首當其衝的就是通識教育課程!在生員日益減少的情形之下,通識教育的資源,包括課程學分、班級數目與規模,甚至開課方向等,經常是最先被侵蝕的單位。

 當前大專院校的通識教育目標,似乎已逐漸遠離優質通識之「博雅教育」的理念,不少行政主管巧立名目,以「表面的通識,實質的專業跨足」,透過課程名稱之變革,以及學分時數的調整,逐步掏空通識教育的資源,將通識教育作為專業系所教師縮編後的「大後方」來安頓之。進而將長期以來在通識教育課程上努力良深良久的教師,定義為一群沒有專業專才的教師。很明顯地,這是因為學校的經營者根本不瞭解通識教育的真正意涵,亦無從理解通識教育在大專院校中的核心價值。

 吳大猷、牟宗三都明確定義通識教育是與專才教育或專業知識,有著層次與根本上的相對或差別。黃俊傑指出通識是全人教育時,即意味在專業的訓練之餘,補足人之天生特質、人性與情操的內涵,使大學生成為健全完整的人;亦如同劉振維所言:避免大學生目光侷限於一隅,無法全面觀照現代知識發展的現象。近二十年前當政府為高教開闢另一條高速公路──技職院校之際,技職院校的通識教育,對於來自高職學生在人文社會與基礎科學知識相對不足的情形,扮演著重要的公民素養培育功能。

 如今,許多技專院校試圖透過「虛級化」制度將通識教育融流回專業科系。常見的弊端包括:一、行政主管隨意解釋通識課程屬性,產生將清潔打掃工作強行列為通識必修學分的怪異現象;二、透過行政會議程序,而非課程委員會討論興革之道的方式,強行將專業科系的實習課程併入通識教育學分,以致排擠通識課程學生;三、隨波逐流地將產業變遷成職場時髦流行口號,諸如服務就業、創業理財等課程,當作通識教育課程,要求開設此類課程作為加強學生的「專業能力」。諸如上述舉措都是乍看為「通才教育」的通識課,實則為失之毫里,差之千里的變裝。

 筆者認為在當今的教育環境之下,要務實地強化大學生因應社會劇變的能力,不是縮減通識課程或是用假通識讓學生湊學分而已,當要回歸大學存在之本質所在。在技術層面上,建議教育部能夠恢復對各大專院校的通識教育評鑑機制,此必要之惡,或可督促各校創造優質的通識課程,維持通識課程品質,進而拯救技職院校通識課程在形式架構與實質內容的初衷。並期學校領導者能認知:一、確立通識教育範圍,規避行政主導教學之歪風,避免行政主管任意解釋通識教育範疇,而產生「寶石鑑定」、「寵物飼養」、「高球練習」等笑柄。二、應將通識課程從教務評鑑分離出來。以往通識評鑑併合於教務評鑑,弊病甚多;若能獨立評鑑,當能讓通識教育的實質內涵不被稀釋。

 最後,「少子化」潮流致使未來技職院校逐步退場之形勢不可逆轉,然而,在此險峻的局勢當中,通識教育的角色,不但培育大學生獲取應付劇變的公民素養,同時也為國家累積優質人力資源。與其空論理念或盡作一些跳動權變的流水席,不如腳踏實地從通識教育的陶養,改良國民素質;律法、規章、典則有賴教育部的評鑑作業,期能延緩技職院校教育精神惡質化的趨勢。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