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4 期(2018年01月)

「道德空泛」與「學術虛華」


文/黃光國 臺灣大學心理學系名譽教授
 今天我們要檢討國內大學的通識教育,首先必須誠實面對「一九九四教改」所造成的後遺症。對於這個盤根錯節的議題,我們可以從一個根本性的結構問題來加以分析:在歐洲大多數國家中,人力資源的分布,大致是技職體系佔70%,一般性大學佔25%,研究型大學佔5%。「一九九四教改」在「廣設高中大學,減輕升學壓力」的口號下,把臺灣的技職體系全部改成「科技大學」,在短短數年內,大學數目由二十三所暴增為一百六十餘所。然後要求大學教授與「國際接軌」,在國際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以提高大學院校的國際排名。這是用「全民大煉鋼」的方式,希望把每一個人都變成愛因斯坦。

 這種荒謬的教改政策不僅扭曲了臺灣的社會及人口結構,更是造成今天臺灣教育面臨兩個大難題。第一,是長期的「去中國化」,使道德教育落空,把下一代的價值觀改造成「個人主義」、「功利主義」和「享樂主義」;第二,是對西方科學哲學的演化缺乏相應的理解,更不知道如何用它來做研究,造成研究型大學學術研究虛有其表,華而不實。我們可以從最近發生的兩個案為例,分別說明這兩個問題的關鍵所在。

「孝道」與「情感敎育」

 臺大發生潑灑硫酸兇殺案,造成一死三傷悲劇之後,敎育部部長潘文忠到臺大醫院探視受傷學生,承諾將協助臺大相關輔導資源,同時呼籲各級學校做好校園安全防護工作,他也強調:未來教育部將進一步「強化情感教育的推動與落實」。

 我不曉得教育部對於「強化情感敎育」到底有什麼錦囊妙計?就拿教育部目前正在大力推動的「公民與社會」課綱修訂來說吧,以前這門課的題目叫做「公民與道德」,內容包括文化、心理與道德。民進黨執政之後,為了推動所謂的「同心圓史觀」,假借「多元」、「包容」之名,將文化部分去掉了。目前正在研擬中的公民課綱,不僅不談「道德」,連「心理」部分也一併刪除。反倒找來「法律、社會、政治、經濟」四個領域的幾位敎授,從大學教科書中找來一些核心概念,東倂西湊,併裝成一本所謂的「公民課綱」。對於青年學生而言,文化、道德、心理都不重要嗎?

 遠的不談,就拿這起臺大學生潑酸案來說好了。案件發生後,行兇之後自殺的張姓學生,其父母聞訊後大為震驚,他們不僅出面向受害人道歉,而且發表公開信,表示他們是低收入家庭,本來期望兒子畢業後能夠有所作為,改善家計,現在一切希望都沒有了。受害人謝姓學生的父母也是傷痛逾恆。他們低調的發表一紙公開信之後,即不再接受任何訪問。在這個案件裡,我想請教教育部部長的是:「孝道」是你所謂「情感教育」的一部分嗎?我們現在的公民教育,還有教「身體髪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的道理嗎?

 任何一種知識我們都有可能「向西方國家學習」,唯獨有倫理與道德一事,不可能從西方移植過來。這道理十分簡單,每一個文化中的倫理與道德,都是以其宗教信仰作為基礎。儒家文化是以對「天」及「鬼神」的雙重信仰作為基礎,和西方基督教國家完全不同,推動「教改」的「自由派」妄想在這方面「和西方接軌」,最後一定培養出只知「個人主義」和「享樂主義」的下一代!

 當我們社會中的倫理案件層出不窮的時候,敎育部沒有從這些血淋淋的案件中學到任何教訓,也不想在目前修訂的公民課綱中有任何作為,反倒是像在放「破唱片」一樣的重彈老調。我想請潘部長告訴大家:目前教育部要推出的「公民課綱」到底推動了什麼樣的「情感教育」?推動「情感敎育」又如何可能解決我們當前面對的倫理難題?

「跟屁論文」的「前瞻目標」
 自然出版集團最新公布「二一七自然指數排行榜」,列出去年在物理、化學、地科、生物等自然科學領域論文研究表現傑出的五百大。臺灣的龍頭大學臺灣大學排名第一四八名,竟然比排名第八十六名的蘭州大學大幅落後六十二名!

 對近年來臺大在各項科研指標排名上出現的「滑坡」現象,臺大行政主管的典型解讀是「金錢萬能說」。舉例言之,今年六月臺大教務長郭鴻基受訪時曾經感嘆,南韓、大陸、港澳、新加坡等國家,近年來都大幅擴張高教經費,反觀臺大一年經費只有一六億元臺幣,約卅五億元人民幣,略高於大陸蘭州大學。不料現在經費還略輸臺大的蘭州大學,在自然領域的學術表現,其排名竟然大幅領先臺大。如果「金錢萬能」說能夠成立,為什麼經費比蘭州大學多的臺大,竟然無法維持住對蘭州大學的優勢?

 臺大研發長李芳仁指出,大陸現在推「雙一流」大學,在「給經費」和「設目標」上,都比臺灣有魄力:臺灣卻還忙著搶計畫經費,「還沒跟外面打仗,就自己打得頭破血流」。這也是典型的「金錢萬能說」。問題是:二十年前,臺灣在國家預算寬裕的時候,政府在「給經費」方面也是十分的「有魄力」,什麼「追求卓越計畫」、「五年五百億」、「頂大計畫」,大把銀子拚命揮灑,卻不懂如何「設目標」,合理評鑑學術研究的成果。結果所謂的「頂尖大學」,就出現一批「卓越教授」,他們拉幫結派,搶學生、搶經費、買貴重儀器、教學生套用西方流行的研究典範,用「跟屁」(follow up)的方式,大量製造「輕、薄、短、小」的「垃圾論文」。

 二十年下來,臺灣教育及學術部門的行政主管已被一批以「論文掛名」博取權位的大小「學閥」把持。所謂「頂尖大學」的研究倫理幾乎全面崩潰,教育部部長、中研院院長、臺大校長相繼出事,教育部和科技部的權力結構卻「不動如山」,他們還想搞「玉山計畫」,讓大把鈔票直接送入「學閥」口袋,連「養小鬼」的經費都可以撙節下來。

 李芳仁說,這是「國家策略的問題」,臺灣高教要有「前瞻跟長遠」的計畫,要有三至五所大學,跟美國一流大學比拚,且「設定幾年內要達到目標,得到諾貝爾獎」,評估需要多少經費,讓大學努力。

 這個說法不能說錯。問題是:從「一九九四教改」啟動以來,在「廣設高中大學」的國家政策之下,臺灣各大學一直是用「全民大煉鋼」的方式在製造「跟屁論文」。學術資源高度稀釋,大家只能一起沉淪。在臺灣學術界普遍用論文掛名的手段,鞏固教授權位的時代,教育部和科技部還能設定出什麼樣的「前瞻目標」?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