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4 期(2018年01月)

總編輯的話


文/本刊
 本期【主題論壇】的主題是「十二年國教課程與大學入學」。「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的目標乃是要落實所謂「核心素養」,期望各校各自發明、規劃課程,藉以「適性揚才」。

 然而「核心素養」的主要內涵到底是什麼?恐怕教育界還沒有取得共識。記得十幾年前,教育當局積極推行的「國教九年一貫課程」裡,所強調的是「十大基本能力」。但查「基本能力」一詞原譯自英文core competencies,其中包含了價值觀(values)、態度(attitudes)、知識(knowledge)與技能(skills)四大面向。該詞當年被譯成「基本能力」,不免窄化了人們的認知,十分不幸(究其原因,大約是:教育界已先有人將「語文素養」literacy稱為「素養」);現在正名為「核心素養」,當較為達意。

 黃春木先生文中一開始就說到「核心素養」是指「一個人為適應現在生活及未來挑戰,所應具備的知識、能力與態度。」又說「十二年國教之推動實與通識教育之提倡,在理想上是相通的。」誠哉斯言!然而黃先生以他多年在高中任教的經驗指出,未來這一理想面臨兩大挑戰:一、多數學科依舊堅持本位立場;二、大學入學考試依舊以紙筆測驗為主。

 關於第一個問題,曾政清、張淑惠、林秀珍三位屬不同學科的高中教師分別依據自身經驗,給了部分答案。

 關於第二個問題,大學入學考試中心的新任主任劉孟奇在他的文中說明了未來努力的方向:「素養導向命題有三個重要方向,分別是『情境化』、『整合運用能力』、『跨領域或跨學科』。」他說將重視「閱讀與理解」,但也強調在發展「素養導向」出題的同時,仍會有一定比例的評量基本知識、概念、技能等的「基本題」。但他也不諱言:「導入較高強度的素養導向試題不管在命題或試務上都將面對相當挑戰。」吾人且拭目以待!

 方永泉先生在文中則耽心「核心素養導向」的名稱固為「素養」,惟實際上的涵義卻是較偏向「在真實的生活情境下,可以運用出來」的「能力」。他寫:「我們逕自從『有用』、『實用』的角度來定義我們的教育,甚至以『能力』來簡化『素養』的內涵時,我們還能夠藉由通識教育達成全人教育的目標嗎?」(方先生文中的「能力」註明其原文是competency,而「素養」則註明其原文係literacy,足見教育界尚待尋求共識)且拋開名詞定義問題不談,方先生所關心的實在也是本刊同仁所關心的:高級中學的教育可以偏重實用而弱化基礎素養(如語文、歷史與價值觀)嗎?本刊在未來的文章中將繼續關注這一問題。

 本期【主題座談】針對上期「高教環境劇變下的大學通識教育」作回應。劉廣定與黃光國兩人談及綜合類大學(如臺大)的通識教育,王遠嘉與陳復兩人則談到技職類校院的通識教育。各有見地,值得讀者閱讀。

 本期【社論】兩篇,一篇針對高教圈內的學術倫理問題,質疑政府(特別是科技部)不積極處理一年前爆發的臺大論文造假事件,認為此事是「臺灣學術界的最大危機」,不可等閒視之。另一篇據「flipped classroom」原創者的現身說法,針對教育界近年流行的「翻轉教育」,指出:第一,「翻轉教育」一詞是杜撰,且抄襲錯誤。第二、因材施教、因地制宜才應該是教學關注的焦點。

 這期的好文很多,不克一一介紹,請讀者自行發掘。但翟本瑞先生的〈中國大陸高校通識教育發展趨勢介紹〉相當全面地回顧了自1995年來中國大陸高校推行「文化素質教育」、「通識教育」、「書院制」種種的發展情況,特別值得推介。中國大陸高校的素質/通識教育乃受臺灣啟發而逐漸發展,如今有後來居上之勢。反觀臺灣,則在許多大學裡,通識教育「不進則退」,令人遺憾!在此也該提及,李曉青主編在本刊〈從兩場研討會反思通識教育的發展〉一文也述及大陸高校的通識教育。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刊在大陸的「百度網」裡埋沒了一段時間後,目前已「復出」──可查到創刊以來所有的文章。本刊向以「作為世界華人通識教育的平臺」為使命,期望這一寶貴的資料庫未來更能發揮實質的效果。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