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3 期(2017年11月)

經典之意義與閱讀之價值


文/劉見成 弘光科技大學通識教育學院教授
 何為經典?美國小說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 1835-1910)幽默地將之定義為:「為人們所稱頌卻又不去讀的書。」(A book which people praise and don't read.)馬克吐溫令人莞爾的說法,其實是對一般人關於經典認知的一種揶揄與反諷。經典若真如其所言,則我們也無須對讀經問題多費口舌了,當下立刻罷手方是。

 何謂經典?二十世紀義大利著名作家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 1923-1985),在其名著Why Read the Classics?《為何讀經典》(李桂蜜譯,時報文化出版,2005)一書中,提出了關於經典的十四點定義:

 一、經典就是你經常聽到人家說:「我正在重讀……」,而從不是「我正在讀……」的作品。

 二、經典便是,對於那些讀過並喜歡它們的人來說,構成其寶貴經驗的作品;有些人則將這些經典保留到他們可以最佳欣賞它們的時機再閱讀,對他們來說,這些作品仍然提供了豐富的經驗。

 三、經典是具有特殊影響力的作品,一方面它們會在我們的想像中留下痕跡,令人無法忘懷;另一方面它們會藏在層層的記憶當中,偽裝為個體或集體的潛意識。

 四、經典是每一次重讀都像首次閱讀時那樣,讓人有初識感覺之作品。

 五、經典是初次閱讀時讓我們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之作品。

 六、經典是從未對讀者窮盡其義的作品。.

 七、經典是頭上帶著先前的詮釋所形成的光環、身後拖著它們在所經過的文化(或者只是語言與習俗)中所留下的痕跡、向我們走來的作品。

 八、經典是不斷在其四周產生由評論所形成的塵雲,卻總是將粒子甩掉的作品。

 九、經典是,我們愈是透過道聽塗說而自以為了解它們,當我們實際閱讀時,愈會發現它們是具有原創性、出其不意而且革新的作品。

 十、經典是代表整個宇宙的作品,是相當於古代護身符的作品。

 十一、「你的」經典是你無法漠視的書籍,你透過自己與它的關係來定義自己,甚至是以與它對立的關係來定義自己。

 十二、經典是比其他經典更早出現的作品;不過那些先讀了其他經典的人,可以立刻在經典作品的系譜中認出經典的位置。

 十三、經典是將當代的噪音貶謫為嗡嗡作響的背景之作品,不過經典也需要這些噪音才能存在。

 十四、經典是以背景噪音的形式而持續存在的作品,儘管與它格格不入的當代居主導地位。

 卡爾維諾的十四點經典定義廣泛而全面,相當有啟發性,而其中精義值得我們特別加以重視:

 (一)卡爾維諾把經典看作「我正在重讀」而不是「我正在讀」的作品,而且是「每一次重讀都像首次閱讀時那樣,讓人有初識感覺之作品。」經典的意義從未對讀者完全展現,是故每一次的重讀,都給讀者帶來新的啟發與洞見。如此,經典就是對於那些讀過的人構成其寶貴生命經驗的作品。因而對於經典的任何一次閱讀都絕不會是最後一次的閱讀,而每一次的重讀則愈增益其價值。

 (二)經典因此成為你自己生命的經典。卡爾維諾特別強調,當經典發生其作用之時,它必須與讀者之間建立起密切的個人關係,也就是說,經典必須成為我們自己的經典。這是卡爾維諾關於經典的第十一點定義之要義,而這只有在自願的主動積極閱讀過程中,我們才會尋覓到「自己」的經典,而這也在不斷重讀中發生。

 為何閱讀?據傳為宋真宗趙恆所作之〈勸學詩〉中所述,可說是傳統的標準答案:

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栗。

安居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

娶妻莫愁無良媒,書中有女顏如玉。

出門莫愁無人隨,書中車馬多如簇。

男兒欲遂平生志,五經勤向窗前讀。

 但歷史上真正能從勤讀五經而得享有千鍾栗、黃金屋、顏如玉、多馬車者,還真是鳳毛鱗爪屈指可數,是故以此作為讀經之理由,並不充足。試想,若讀經不再能得這些高官厚祿、嬌妻美房,或者有人並不在意這些實際可致之現實利益,難道我們也就不讀了嗎?為何讀經應該有其他不同的理由。

 事實上,前文所述經典之定義,其本身即足以是為何讀經的美好理由,然也因其太過美好而反倒令人卻步不前。是故對於為何讀經之問題,仍須有所闡析論述。廣泛而言,為何閱讀實有十分殊異之出發點:

 1.為娛樂而讀(reading for entertainment)

 2.為資訊而讀(reading for information)

 3.為理解而讀(reading for understanding)

 4.為啟蒙而讀(reading for enlightenment)

 5.為超越而讀(reading for transcendence)

 真正的讀經實發生在為啟蒙而讀與為超越而讀的層次,除了為娛樂而讀之外,為資訊而讀、為理解而讀也應該得到相當重視,因為它們乃是真正讀經之基礎養成階段,忽略這一階段的養成,真正的讀經難以發生。質言之,真正的讀經不只是閱讀語言文字,乃為生命而讀(reading for life),那可是人生啟蒙、心靈超越的生命修煉歷程,這當然無法憑空而來無中生有,實有待於對宇宙人生之認知理解,在此基礎上而有之生命反思與超越安立。經典猶如生命的道場,讀經即吾人生命之修煉。

 徒法不足以自行,讀經既有如是價值,則應如何實踐而展現之?讀經在大學教育中的實際運作可以採取開課、講座、座談、讀書會等多元之方式進行,但不論運作之形式如何,應該確保兩項基本原則的嚴格落實:其一,讀經必須是對經典文本的直接而深入的閱讀,並不是吸收別人解讀的二手資訊。如果一個人想要了解老子、孔子、柏拉圖、康德、馬丁路德、釋迦牟尼,為什麼不直接去讀有關它們的原著?若只是一味的讀二手資料,我們獲得的永遠只是別人的想法,而無法形成自我的觀點。我們期盼通過一門深入閱讀的經典課程來培養並提升同學們的閱讀能力、分析能力、思考能力與表達能力,這些能力的厚植意可有利於增進對自我、存在意義的認知與思考,因而能更有效地體現為生命閱讀的讀經精神。此一課程之開授修習乃是導引同學們對於經典的第一次深度閱讀,種下讀經種子,經此而後,我們深切期待同學們未來的不斷重讀,生命因之得以啟蒙而有養正之功,而得超越轉化之效。

 職是之故,一個好的經典閱讀導師乃至關緊要,是為讀經教育成功與否之關鍵,此即第二條原則:引導學生讀經者必須由最好的教授來執行。在近代中國大學教育史中被讚譽為「清華大學終生校長」的梅貽琦先生深信「大師」,即好教授,實為大學之精神所在,其傳頌於後世之名言:「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梅校長所謂「大師」、「好教授」,很清楚的就並非只是在某一專業知識領域中的專家學者而已,其內涵遠較此義還更加寬廣。所謂「大師」除了是某領域之專家外,其在性情心志修養上亦是具備良好品格的有德之士。如此之教師在教育過程中以身作則地樹立楷模,作為同學們於做人、做事、做學問之學習榜樣與終身追求之典範。莘莘學子受教於此類教師門下,觀摩濡染薰陶浸淫日久,影響所及有朝一日自可期不言而喻之功效,這種理想的師生教學關係,梅校長謂之「從游」。

 然綜觀當前大學教育場域的現實狀況卻遠非如是,教育不再是教學相長的學問人生之共同提升,倒像是提高消費者滿意度的知能販賣之服務業,此中似乎少了學術的傳承、文化的承擔與生命的成長,而更多的卻是討得顧客的歡心。學子將其難能可貴本應十分珍惜的受教權錯誤地視作消費權,這不僅導致教學成效嚴重不彰,是高等教育的悲哀,更是學子人生中的一大損失。

 就根本而廣泛的意義上而言,讀書就是讀人、讀生命、讀世界。我們每個人事實上都不時地在讀自己、他人的生命以及周遭的世界,希冀對於自身、所處與所欲有所了解,對所疑而得啟迷解惑之指點引導,從而建構型塑一己之人生價值追求。在此意義上,讀書即是讀經。經所反映的乃是人們針對其一生之安身立命所作的永恆思考,藉由讀經得前人之智慧啟發而引導一己存在價值之安立,故經為常道不可不讀。是故,作為在世存有的我們似乎不得不閱讀。雖不得不讀,然若讀不得法,則難得其效。只有當我們知道如何去讀時,我們才可能真正讀懂並讀出味道津津,唯有如此才是真正的讀書,樂亦在其中矣。邵雍有言:「學不至於樂,不足謂之學。」讀經之義亦然:「讀不至於樂,不足謂之讀。」能真正讀書則讀經之效亦自了然於胸。

 讀經是生命的探險,靈魂的壯遊,它必然備嘗艱辛,但終將帶給生活帶來豐滿與喜悅。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