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3 期(2017年11月)

《大學的過去、現在,與應然》(二)
美國大學的發展及其相關問題


文/楊洲松 暨南國際大學教育學院院長
 本篇導讀文出自狄班科(A. Delbanco, 2012)的《大學的過去、現在,與應然》一書的第三至第四章。接續上期前兩章談大學的目的與起源,第三章開始討論大學的發展及其問題,作者闡釋了從學院到大學,大學的樣態與規模之轉變;第四章則描述美國大學生人數的增長變化,以及招生與收費方式的演進。

一、從學院到大學的轉變與發展
 第三章「從學院到大學」中,作者追溯了美國自殖民地時期以來,以迄20世紀之前的大學發展。在獨立戰爭之前的殖民地上有九所大學,分別是哈佛大學(1636年)、威廉瑪麗大學(1693年)、耶魯大學(1701年)、於1896年成為普林斯頓大學的紐澤西學院(1746年)、於1784年成為哥倫比亞大學的國王學院(1754年)、1779年成為賓州大學的費城學院(1755年)、1804年改名為布朗大學的羅德島大學(1764年)、1825年成為羅格斯大學的皇后學院(1766年)、以及達特茅斯學院(1769年)。

 新大學成立的原因主要是,由原學校中不滿的師生分裂出來而創建的。到了19世紀20年代,美國的大學增長到了約50所,但招生總數仍然很少。此時學校的捐助不多、學費收入不穩定、當地教派支持也不盡相同,因此大學無論在教師教學、學生生活與學習等方面的情況其實都很糟糕。但從19世紀20年代到30年代間,大學展開了許多具有活力的教育改革實驗,尤其是基於宗教上的理由而主張大學的目標在於培養學生的道德個性上,使得上大學成為一種自律與自治的實踐。

 隨著時代演進與社會變遷,大學也產生變化。首先是科學觀點逐漸顛覆了神學觀點;另外是內戰結束、西部開拓、與現代化的進程,都促使大學必須回應社會需求地去培養更多的專家。1862年通過的莫瑞爾捐地法(Morrill Act)更促成了州立大學體系的成立。南北戰爭之後,學習德國研究型大學而成立的綜合大學開始出現,也賦予了大學(university)與學院(college)不同的意義:大學的任務除了教學之外,還有研究與職業訓練的功能。構建有多個學院的綜合大學進一步將大學部的教育工作交給了沒在研究的教師,甚至有拉出本校區到附屬校區的作法;這使得高等教育機構逐步成為等級制度:研究與綜合性大學在頂層,學院在底層,結果造成各個學校都在力爭提升層級與排名。

 19世紀大學發展的另外一個爭議是在於選修課程多寡的問題。普林斯頓校長McCarthy主張有限度、控制與引導的選修課程;哈佛校長Eliot則主張自由與個別差異以發展想像力與抱負。但社會在於經濟、人數與職業方面的需要推動了大學專業化的需求,全體學生規模的增加有利於專業化的發展;加上要支持科研、提供獎助金以及成立校友基地等,更是需要增加學生人數,以收取更多學費。因此,隨著人數增加,堅持開設必修課程,就意味著要聘請更大量有能力教授這些課程的教師,然而這麼做代價高昂,而且教授可能要拋棄其獨特的研究興趣來引領十八、九歲的年輕人,這可能會威脅到大學的理想。

 大型綜合大學帶來的另外問題是,專業知識的增長使得現代學術生活官僚化,以及教師分裂成為互相提防的利益群體。從19世紀末的研究型大學到20世紀中的巨型綜合大學(multi-versity),為了更高的獲利成為了一種「綜合性知識企業」(comprehensive knowledge enterprise, CKE)。大學成為一個國際網絡,借由該平台,學術機構、政府、公司企業等,在有著共同利益的項目上合作以產生巨大的財務收益。

 最後,作者也討論了科學主義,因其具體進步的形象主導了高等教育的發展,甚至威脅到人文學科的存續。有些人文學科採取了模仿科學主義的方式或採取了後現代式的反諷,卻都使得人文學科更邊緣化。但是作者認為,科學還是無法回答有關人生的重大問題,這仍需要人文學科,但要求人文素養的通識教育卻遠遠不敵對職業訓練方面更多的需求。

二、二十世紀以來美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問題
 在第四章中,作者進一步探討了20世紀以來美國高等教育發展中的種種問題。他指出,在20世紀前三分之二的時間裡,精英大學一直都有一股強大的社交勢利眼、反智潮流、公開的種族主義與反猶太主義傾向。例如,在20世紀早期,「Big Three」或熟知的「HYP」1則以對特權者一種強而有力的「肯認行動」(affirmative action)的政策,以回報捐贈與遺贈者後代。雖然20世紀上半葉擔任哥倫比亞大學校長的Butler在招收大學生時就贊成猶太人配額,但哈佛的Lowell校長則拒絕猶太人與黑人的入學。但這潮流也會轉向,在二戰期間,普林斯頓將近三分之二的學生反對招收黑人(第一位黑人大學畢業生是1947年班),但到了二戰結束時,耶魯卻約有90%的學生同意提高黑人學生獎學金。

 就讀大學的人數而言,在20世紀初時,美國18到24歲人口中有4%的人念大學,不到25萬人;二戰結束時,超過了200萬人;1975年時,達到了接近1,000萬人,占了全國年輕人的三分之一。美國大學的不斷擴增主要來自於:19世紀末女子學院與「黑人」(Negro)學院的成立、捐地法成立的學院擴張進入州立大學系統、1950年代Clark Kerr的加州大學「總體規劃」、二年制的社區學院、種族隔閡的瓦解、男女同校等。根據經濟學家的說法,這些人力資本提供了美國在20世紀主宰世界的巨大貢獻。而有些人認為,未來將會是由透過網際網路遠距教學的供應商,以及藉由教育牟利的企業來主導高等教育。

 在20世紀50年代的常春藤聯盟則建立了「需求本位」(need-based)助學金原則,其根據對學生家庭能承擔多少進行仔細評估而合理折扣定價。在最富有的學校中,需求本位助學金所依據的是後來被稱為「需求迴避型招生」(need-blind admissions)政策:在評估申請人時並不考慮其經濟狀況,一旦招生辦公室決定招收哪些學生,就根據每名成功申請人的家人所披露的財務訊息,計算其可以負擔的學費來提供助學「套餐」(package)(助學金、貸款與校園工作),以彌補上學開銷與家庭承受能力間的差額。這種「需求迴避」錄取是令人敬佩的理想,但作者也指出,若一所大學將招生集中在像是Scarsdale或Beverly Hills這樣的地方,「需求迴避」就僅是一句自我感覺良好的口號。

 另外,不大可能短期內解決的問題是:低收入學生不僅面臨錄取精英大學的問題,還有如何進入並讀完大學的問題。1970年代的「加州13號提案」(California’s Proposition 13, 1978),引發了一連串的抗稅行動,導致了各州開始在高等教育大規模收回投資。為了彌補公共資金的下降,這些年來公立大學學費增加比私立大學快。事情更惡化的是,由州政府管理的學生助學金,分配越來越是基於優點而不是需求,這意味著獎學金越來越多的給了成績好的學生,他們多來自於高收入家庭,就排擠了低收入家庭學生進入大學的機會。

 就私立大學而言,從上世紀中期開始需求本位招生以來,主要的財務模式被稱為是「羅賓漢」(劫富濟貧)系統,也就是由較為富裕的學生支付較貧困的學生更高額的學費。雖然有些家長質疑:「為何我們要支付比其他學生貴的學費來讓他們搭便車?」。但是問這個問題忽略了這樣的事實:既使是支付了全額學費定價的家庭,也遠不及他們孩子教育上的全額開銷。換句話說,美國私立大學中的學生,除了那些以牟利為目標的大學外,所有學生無論貧富,某種程度上都在享受補貼,這就意味著大學就必須透過其他收入如投資回收、政府補助、私人捐助等來彌補營運與學費收入間的差額。

 然而,自從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這些作法變得更加困難。各項資金來源都在下降,不然就是增長的很緩慢,但助學金預算壓力卻急遽上升;同時,大學本身也時刻接受外界的檢視,尤其是大學的排名。這些排名是基於:畢業與註冊率、錄取率(申請人能獲得錄取的百分比)、薪資、校友捐贈、同儕評量等,總結而言就是「聲望」(prestige)。然而,瘋狂追求聲望導致對許多高校的任務產生負面影響,其意味著一些大學將教育品質與拒絕多少申請者混淆了。因為更低的錄取率就意味著更高聲望,於是大學更加追求更多的申請者,而不是為了尋找更好的學生,目的只是為了宣傳該校入學的門檻難度高。

 另外的問題是對於考試分數的關心,這限制了個別學生會學習什麼,或貢獻什麼的預測值。但對於低收入學生而言,他們必須做更多事情來加以因應。有錢的父母有辦法用錢來提升小孩的成績。這樣的家長有能力為其子女提供SAT的考前輔導與購買私立大學先修指引;但低收子女不僅沒有這些優勢,而且所就讀的高中提供很少甚至沒有任何大學的諮詢。對他們而言,多元入學就是「多錢」入學。越是探討頂尖學校錄取的方式,就越發看到更多問題:給予可能會錄取的學生較低的助學金,以保留經費用於可能需要激勵其入學的學生,這樣合理嗎?有錢的高校應該提供助學金而不是貸款,就可使學生做些像教學或公共服務的工作而不會受困於債務嗎?或說是應該保留助學金給那些貧困學生,而給不那麼貧困學生貸款,就可以讓學生不用操心必須歸還他們所借的錢?

 對於如何應對這種明顯越演越烈的不平等問題,在2008年曾經有過全國性的討論。但是一個明顯的事實是,美國的大學近年來都加劇,而非改善美國社會中財富與機會上的差別。儘管多名校都在擴大招生,但著眼的是收更多外國學生,反而是國內許多夠格念大學的高中生畢業後無法繼續升學;而繼續念大學的人當中,又有人發現,這些大學資金不足、學生人數過多。而今日,來自低收入家庭的聰明學生面臨的障礙,比過去直截了當排斥更加隱蔽,像是他們不知道何時申請大學,該填什麼表格?該怎麼填?更不用說紐約大學系統以外的大學名字了。 


注釋
1.Big Three 或HYP指的是哈佛、耶魯,以及普林斯頓三大名校。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