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3 期(2017年11月)

從SCI被賣掉談起


文/王立天 銘傳大學資訊工程學系助理教授
 研究能力不應該只是大學教授的特有知能,也是21世紀學生的基本素養與能力(21st Century Competence and Skills)。而研究能力的培養,除了方法及技術之外,更在乎的是研究的態度,其中最基本的就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

 時光如梭,SCI被賣掉已經超過了一年,台灣的學界似乎沒有甚麼反應,大家還是汲汲營營的忙著發表論文。粗淺分析,可能是研究太忙,沒有時間去看新聞。但是令人好奇的是,究竟有多少人在乎過,SCI/SSCI原是那個單位舉辦的嗎?

 多年前在一股反對高等教育獨尊SCI/SSCI的運動中,特別邀請了SCI/SSCI舉辦單位的亞洲區主管,對SCI/SSCI的來龍去脈做系統的介紹。當時在交流中發現,從未有任何政府相關單位曾經邀請他們去做說明或討論。不久在一次公聽會上,國家教育及研究單位的首長均列席在座,當一位老師請教在座的諸位領導,是否知道SCI/SSCI是那一個單位辦理的?居然沒有人能回應。

 驚訝之餘,想起舊唐書中賈曾上諫之言:「上行下效」。君不見今日學界,一大群高級知識分子,鎮日埋頭苦幹、嘔心瀝血的努力研究。不少人的目的似乎不真是為了研究,而是為了論文能上SCI/SSCI。因為不僅可升等加薪,還會被公開表揚得以光宗耀祖,並且學校會犒賞高額的研究成果獎金。

 因此,大家練就了一身作研究的本事,把統計方法套過來又套過去,忙東忙西出論文,還順便雨露均霑彼此掛個名。但多數人可能和前述幾位領導一樣,並不知曉SCI/SSCI的來龍去脈為何?追根究柢的研究基本態度在此消蹤匿跡,問題是出在那兒呢?

 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之後有沒有任何教育主管單位邀請SCI/SSCI去做過說明?如今,SCI被賣了,大家都變成了「新聞界」人士賺錢的工具,真是情何以堪?可是學者們居然無動於衷,仍然前仆後繼的發表論文賺點數。好似大學教師的人生只有一個目標,就是為了SCI/SSCI而活。殊不知你每寫一篇「I」,別人口袋裡就多了幾塊錢。何等的可笑、可悲。

 不過話說回來,這應該可以算是一個結構性犯罪!首先,一組人馬畫了一個空中樓閣,同時,另外一組人馬拼命吹噓這樓閣多麼美麗、多麼有價值。之後,前一組人馬把空中樓閣高價轉手賣掉,後一組人馬得到了升等加薪,還順便領了不少國家研究經費。

 那麼誰成了被坑殺的倒楣鬼?首先是無辜的殷殷學子,因為老師的心情不在學生身上,而且很有可能還成了廉價勞工;還有的就是努力繳稅的小老百姓,不相信?看看5年5百億的錢都花到那兒去了!

 社會本就是三教九流,教育應當尊重學生差異而因材施教。但是台灣高等教育只有一種,那就是依照評鑑指標的教育。而且不幸的是,台灣操作評鑑的精神,完全不是以學習者作為核心,而是利用西方工業標準化的思維,使用一個大家沒弄清楚目的為何之SCI/SSCI作為工具,然後大刀一揮來砍教師、滅學校。

 一位負笈海外求學多年的老師,返台後在某科技學院任教,曾經歎息的說到:「且不論招生壓力有多大,現在能讓學生每天來學校,不在街上惹事生非,已經盡了最大的社會責任。可是評鑑的要求,幾乎與頂尖大學等同。」語重心長!

 看到眾人如此瘋狂SCI/SSCI的光景,不禁想起先人的諄諄教誨;唐朝李節曾說:「論者不思釋氏扶世助化之大益,而疾其雕鎪綵繪之小費。吾故曰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者也。

 那麼,到底SCI和SSCI的舉辦單位是誰?其發展背景為何?為甚麼SCI被賣掉?SCI的新老闆是何方神聖?這些疑問,就交給各位研究大師慢慢去研究、研究吧!


參考文獻
https://www.thomsonreuters.com/en/press-releases/2016/july/thomson-reuters-announces-definitive-agreement-to-sell-its-intellectual-property-science-business.html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