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3 期(2017年11月)

建構系統化「勞動教育」之迫切性
──從訂立「勞動教育專法」談起


文/李俊璋 全教總集體協商暨法務中心副執行長
一、前言
 截至106年8月為止,我國勞動市場就業人口總數約莫有1,100餘萬人,勞動力參與率來到了58%1。前開數據尚不包含非從事統計分類中所列經濟活動之非勞動人口。亦即,在臺灣總人口數當中,將近有半數以上之國民,會以勞工之身分進入勞動市場提供勞務或成為企業之經營者。由於,統計之數值尚未包含類如家事勞動者等非屬統計分類之提供勞務者。在密集度如此高度之社會共同行為,如何使得以經濟體獲取利益者與提供勞務取得對價人間之勞資關係,盡可能地達到衡平,不使任一方之權益不當受到侵害,勞動意識之建立、價值之普及與實踐,可能會係必要之鑰。

 近年來,在資本主義帶動全球化之影響下,使得生產技術出現變革、經濟結構發生變化、勞動需求型態之改變、非典型勞動者增加等情形。資方為保持經濟體之持續成長,勞工為維繫生活條件之同時,漠視了勞動教育應視為與公民社會網絡銜接過程中之重要一部分,致生雙方對於與己身相關勞動權利及義務之認識猶為不足。從而,衍生出資方罔顧勞動相關法令,勞工誤用規定及怠於行使勞動基本權,更甚者,也間接影響工會之組織率,並有共同忽略「勞動者」、「勞動行為」及「勞資關係」三者間所欲表彰之基本價值等問題。

 然而,現代公民社會之形構與創建,勞動教育實屬公民教育之重要一環,其中涉有勞動法之權利義務,亦應涵蓋對勞動(階級)社會之認識,前開所指涉之教育範疇,更係政府於教育行政上必須擔負起之教育義務2。近期在部分立法委員召開相關公聽會及民間團體主張訂立勞動教育專法,並將勞動教育導入「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之脈絡下,本議題之討論再度被端上檯面。

二、我國勞動教育實施概況
(一)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之定義
 「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按《高級中等教育法》第一條之規定:「高級中等教育,應接續九年國民教育,以陶冶青年身心,發展學生潛能,奠定學術研究或專業技術知能之基礎,培養五育均衡發展之優質公民為宗旨。」次按《國民教育法》第三條第一項規定:「國民教育分為二階段:前六年為國民小學教育;後三年為國民中學教育。」再按《高級中等教育法》第二條第一項復規定:「九年國民教育及高級中等教育,合為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

(二)現行高級中等教育以下各學段別施行勞動人權教育之分析
 目前「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就各學段別課程之安排,乃係依教育主管機關所訂之「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及「普通高級中學課程綱要」為之。

 但有論者認為,以國民中小學階段為例,其針對正式課程訂有七大學習領域課綱(新訂之十二年國教課綱將正式課程調整為八大領域),及針對七項重大議題訂有學習綱要,然,迄今皆未包含勞動教育,其在中小學課程之呈現,僅散見於不同學習階段之能力指標,並以集中在社會學習領域之主題軸為主3

 另外,在觀察民間團體對於此一議題之態度上,略可先從全國教師會、全國勞動者家長聯盟等民間團體之教科書檢視行動觀之。2007年該團體對於我國現行高級中等教育以下各學段別之教科書中,有關勞動與人權之內容予以檢視,並指出在勞動人權部分至少包含,扭曲勞動者之意義、漠視勞動者之結社權利、全球化獨漏工會組織與勞工議題等十一項缺失,並提出以下三項主張4

 1.將勞動人權、勞工運動史、社會主義思潮等納入中小學課程綱要。

 2.教科書審議委員會應納入勞工與人權團體代表。

 3.中小學師資培育課程應規劃勞動教育、人權教育之課程或學分。

 2012年7月5日,「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下稱全教總),由時任副秘書長羅德水老師及李雅菁老師代表出席勞動教育法制化諮詢會議,會議中表達支持勞動教育法應立專法,另建議教科書審議委員會應納入勞工與人權團體代表,若修正社會領域之綱要,應將勞動教育直接納入,對於勞動教育之落實將更具有執行力。

 但礙於勞動教育權責機關難以劃分,及為避免造成學生過大之學習負擔等事由,勞動教育始終未被有系統地納入高級中等教育以下各學段別之課程,勞動教育專法亦未三讀通過。僅有極少數縣市分別於所轄高級中等教育以下各學段別之學校,進行相關課程或演講。令人感到些許欣慰地係,近日教育主管機關與勞政主管機關經多次協調達成決議,將於今年9月起於高中職進行每學年一次之勞動教育專題演講,讓勞動教育落實在各學段別有了一些曙光。

三、現行高級中等教育以下各學段別教師對勞動教育之認知
 由於教育行為傳遞之過程中,仍存在於教師與學生之間,因此個別教師對於勞動教育之認知,便成了一項相當重要之因素。有論者便以曾經於學校實施勞動教育之新北市、臺中市、高雄市之國小「社會科」、國中「公民科」及高中「公民與社會科」之365位教師為研究樣本,並有效回收228份問卷,進行勞動教育認知之相關研究,得到以下分析結果,值得作為後續政策研議之參考5

 (一)勞動概念主要包含「工作態度與勞動組織」、「勞工與雇主權利義務」、「勞動與就業市場」及「勞動法律基本概念」4構面18項概念。

 (二)國小、國中及高中教師對勞動概念課程認知重要程度與現行教科書中勞動概念出現的滿意程度存有落差,其中「勞動契約」概念相關內容,是各級教師一致認為最重要的勞動概念,且為現行教科書中最須「優先改善」項目。

 除此之外,為建立或引導每位教師在養成階段便具有勞動意識,筆者認為,師資培育課程應著重勞動教育、人權教育課程之面向多元性,對於現職老師亦應提供勞動教育之課程以利進修。但應特別留意,礙於各職業別及其衍生之權利態樣多元,要如何使各該養成階段之教師,不至於僅成為完成課程之人,但卻不了解勞動現場,是一件相對重要之事。

四、《勞動教育促進法》草案
 立法院曾於第八屆第七會期第十次會議中,由委員提案第17651號,擬具《勞動教育促進法》草案,並提請公決。「該草案將勞動部視為主管機關」(草案第二條);「其實施之對象包含勞工、雇主、政府機關(構)所屬人員與學校教職員工及學生」(草案第三條);「中央主管機關應設勞動教育審議會」(草案第六條及第七條);「雇主、政府機關(構)及學校每年辦理之勞動教育不得少於四小時」(草案第十二條);「中央教育行政主管機關應將勞動教育納入高級中等以下學校之課程綱要」(草案第十三條);「(六)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每學期應實施勞動教育相關課程或活動至少四小時、大專校院應將勞動教育納入通識教育課程」(草案第十五條)。很遺憾地該法案並未三讀通過。

五、結論
 2017年9月29日立法委員鍾孔炤、吳思瑤、林靜儀、劉建國於群賢樓召開「制定勞動教育專法」公聽會,並有部分民間團體主張訂立勞動教育專法,並將勞動教育導入「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之同時,筆者試圖回顧現代社會網絡勞資關係之形塑與勞動教育間之脈動,並說明現行教育制度當中,勞動教育所存在之困境。

 並由前述說明可得知,我國目前並無相關「法律」對學校階段之勞動教育有所規範,更礙於短期、片段之學習,各課程間難有完整之學習目標、內容及實施方式;更甚者,各該教師對於勞動意識之認知,恐會係勞動教育成敗之關鍵。礙於篇幅,僅以有限之文字說明,以期作為建構系統化「勞動教育」之思考,透過多元之意見,能夠讓勞動意識之建立、價值之普及與實踐更加完善。 


注釋
1.行政院主計處網站:https://www.dgbas.gov.tw/mp.asp?mp=1(最後瀏覽日2017.9.30)。
2.林良榮(2016),〈日本勞動教育的現況與實施:以勞動權利教育為中心〉,《台灣勞工季刊》,第48期,頁84(本文同時刊登於勞動臺北電子報第49期)。
3.林斌(2014)。「勞動教育內容及目標研究」,勞動部委託專案,頁6-7。
4.羅德水、陳巨擘(2007)。〈全面檢討教材內容,勞動人權教育應納入學校課程〉,《全國教師會會訊》,第35期。
5.歐陽傳福(2016)。《國民基本教育教師勞動教育概念認知之研究》,頁53以下,中國文化大學勞工關係學系碩士論文。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