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3 期(2017年11月)

非政府組織參與公民社會的觀察


文/黃嘉韻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
 非政府組織(NGO)是公民社會組成的一員,透過建立社群連結、組織發聲、監督公部門政策,以展現公民社會的力量。通常民間社團會運用記者會、遊行抗議、媒體投書等方式,來推動、監督及影響相關政策,並推動相關立法與修法。

公民素養與公民教育的影響
 近年來社會期待能透過教育來提升民眾的公民素養,然而,公民素養不是人一出生就已完備的內涵,需要透過課程學習與實務經驗交互累積,而大學「通識教育」例如人權教育、性別平等教育、環保教育、藝文教育、服務學習等,均具有增強大學生公民素養、思辨能力及善用自身權利之功能,並可培植多元觀點知識,經由學習來促使未來每個人都能自主、獨立且積極地參與公共生活及公共事務。

 但從身為民間非政府組織者的角度,就社會現狀底下有幾點觀察心得:

一、團結的民眾力量,未必為進步的力量
 台灣自2004年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後,這20年來,不論是學校或是民間社團,均認同該法的立法宗旨,致力於性別平等教育的落實,讓台灣的校園更加性別友善,孩子們的視野能多元,社會文化朝平等前進。

 然而,從2011年至今,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卻面臨許多反挫與阻撓。一股反動的保守宗教團體勢力頻以各種手段打壓同志教育、性教育、情感教育、多元家庭教育之施行,他們會運用社群媒體(如LINE)和媒體平台,散佈許多關於性別平等教育的不實謠言與污名,並斷章取義,意圖煽動社會大眾的恐慌與不安,藉此吸引許多反對性別平等教育的人士參加行列。

 無論是12年國教課綱研修會議、兩公約國際會議、家庭教育法研修會議等公部門或國際會議上,都可以看到反性平教育者的身影,他們每每打斷其他代表的發言,不允許不同意見發聲,也針對提出建議的國際專家學者,當場大聲駁斥,並阻止會議進行;更有甚者,當著多元性別族群,直接說出歧視性言論。

 自1990年代之後,台灣民主化20多年來,我們的社會都能包容不同立場的表意自由,「即使你有不同意見,但我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已是成熟的民間組織基本理念,但對反同群體所表現出反對民主的行為與態度,顯然與應具有的包容與尊重、平等多元精神頗有差距。

二、爭取自身權益,不代表可以犧牲少數人的權益
 「一個國家對待少數民族的方式與政策,代表著一個社會是否民主與成熟的指標」,今年5月,大法官做出釋字第748號解釋,宣告民法親屬篇關於婚姻只容許一男一女和一夫一妻的規定,不能讓相同性別的二人成立具有親密性和排他性永久結合關係是違憲的。該號解釋之作成固然是對多元性別及族群的保障,對外而言,並能大幅提高正面評價與國際能見度;然而於此同時,對內如何化解歧見,相互包容,是目前重要的課題。

 同性婚姻權的確立,必然對社會與家庭結構有巨大改變,故而,反對同婚團體主張法律應維護多數人(異性戀者)的權益,不得因為少數(同性戀者)而修改法律,並透過抗議、提起行政訴訟、要求彈劾大法官等手段,期待能恢復僅保障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

 在公民社會中,任何群體皆能透過公共議題的討論、倡議、說服、立法等政治手段來尋求解決問題之方式。自2011年真愛聯盟抹黑性平教育教材事件1,以至2015年11月「護家公投」連署書事件2,透過各級學校晨會或於學生回家作業,於學生聯絡簿中夾帶特定宗教背景或政黨等發起之公投連署書。反性平教育人士,基於對特定宗教理念的信仰,僅學習到議題參與的技術操作,卻欠缺民主精神及素養,藉由打壓少數人的基本人權,過度強調自身之利益,實非民主社會所樂見。

 通識教育的目的,是要培養學生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且對不同的學科領域有更多元的認識,以拓展心靈、智能與視野,將不同的知識融會貫通,培育出一個能在現代社會善知自處的現代人3。以上問題的解決之道,實有賴於公民教育的建構,除了社會參與的方式外,即建立有品質的公民概念,藉由教育供給基本知識,有助於改善我們目前民主社會的偏差。現代公民素養與公民教育是近來社會與教育關注,在強調以個人為主體,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人與科技等關係時,若能在教育階段,提供正確的民主概念,才能建構出一個理想的公民社會,而我們下一代才能活在沒有歧視、偏見與暴力的健康環境中! 


注釋
1.2011年起,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面臨許多反挫與阻撓。保守宗教團體運用社群媒體(如LINE)和媒體平台,散佈許多關於性別平等教育(包括同志教育和性教育)的不實謠言與污名,並斷章取義、渲染扭曲《性別好好教》、《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這兩本教育部發行教師資源手冊育與教材專書,並被以移花接木的手法扭曲文章剪接誤植。這些遍尋不到的教材內容,無論作者群或相關團體澄清,仍繼續在網路上流傳,擴大對於教材編著者的誤解與傷害。資料來源:真愛大解密──真愛聯盟訴訟案始末說明座談會,載於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650,(最後閱覽日,2017.9.13)。
2.具有特定宗教背景或政黨等發起之「護家公投」連署書,透過各級學校晨會或於學生回家作業,於學生聯絡簿中夾帶特定宗教背景或政黨等發起之公投連署書,教師擔心若不連署(尤其是資淺教師),恐往後會被同事排拒;學生擔心若家長不簽署連署書,無法「完成」此項回家作業,收到連署書的家長莫不焦慮。
3.江宜樺(2003)。教育部顧問室通識教育計畫辦公室,通識教育系列座談(三)會議記錄,2003.4。載於:https://goo.gl/DFj6nf,(最後閱覽日,2017.9.13)。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