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3 期(2017年11月)

關於「公民社會與通識教育」的一些思考


文/劉久清 銘傳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
 去脈絡化,乃一般試圖以客觀、中立方式理解一概念,亦即試圖將一概念普遍化時,會採取的策略。為一概念下定義,就會採取這樣的策略。如果我們只是要概略知道某一概念是怎麼回事,透過定義,應已足夠。

 然而,如真要理解一概念──尤其是一指涉具體社會現象的概念,要深入掌握其意涵,就不能只是查定義。

 何況,如只是查定義,將會發現,真正重要的概念,定義都不只一個,且這些定義不僅各言其是,有時甚至會相互排斥。其所以如此,在於下定義者,對該概念有著不同的理解重點、視野、關切,甚至下定義者本身的知識背景、意識形態,也就是他所置身的時空脈絡,都會影響他所下的定義。

 一個概念所以能容許諸多不同定義,也因為概念是在脈絡中發展,隨著時空背景的遞嬗,一個概念會由緣起、遞衍、轉型、乃至變形的系列發展。這也使下定義者得以就所需,截取一個概念發展脈絡中的特定時空片段,做下他偏向、認同,或他認為正確的定義。

 尤其是當我們要將一概念實際運用在特定時空、脈絡,不只是我們理解這個概念的必要因素,更常是我們如何闡釋、應用該概念的關鍵因素。掌握這一關鍵點,當所試圖運用之概念乃並非源自本土之舶來品,就變得更為重要。因為,其中還涉及如何移入、移入後如何在本土生根成長的本土化問題。要有效實現本土化,必須能至少對兩個不同文化脈絡的充分理解、掌握,這一步功夫無法做到位,本土化將難免橘逾淮而為枳的難堪,甚至造成社會災難。

 「公民社會」就是一個這樣的概念。

 「civil society」這個詞,譯成中文,就管見所及,在臺灣至少有三種譯法:「公民社會」、「市民社會」與「民間社會」。其所以如此,除了譯者本身對此概念之理解,更夾雜了譯者翻譯、引進此一概念之用意、目的。

 之所以將「civil society」的概念引進臺灣,主要不在學術興趣,而在於追求民主化的發展,因為見到西方(主要是西歐、北美)社會的民主體制中,civil society所發揮的巨大力量,乃試圖援引以促進臺灣的民主發展。

 而「民間社會」的譯法,則主要見於上世紀九年代。由於在中文語境中,「民間」乃相對於國家機器的存在,當時會有人採用此一譯法,正是著眼於要以一獨立於國家之外,與之相對、甚至對抗的位置,集結社會力來取代國家機器,以促進民主化發展。

 同樣地,今天《通識在線》所以要討論「公民社會」/「市民社會」(《通識在線》兼用兩種譯法而不分),也是因為由西方經驗認知到「公民社會在形塑現代民主政治的內涵與發展上至關重要」,乃試圖以在臺灣「發展出穩健活潑的公民社會」來因應「近年社會與政治上一些離譜的發展」。

 但是,《通識在線》主要是以第三部門的意涵來討論「公民社會」,所以會冀望透過第三部門能因應社會政治發展的問題,是與上世紀分別出現市場失能與政府失能的現象相關,既然第一、二部門都出了事,就只好藉助第三部門。

 但是,公民社會在其概念的整個發展中不僅是指涉第三部門,而是與整個西方社會中國家與社會關係的不斷變動發展有關。公民社會在西方之所以能對民主政治發揮具重要作用,是隨著西方歷史文化的不斷變遷逐步形成,其中不只是持續不斷的調整國家/社會關係,甚至是指相互間反覆出現衝突、妥協才一步步衍生、發展出來的。

 這一點,只要去檢視「公民社會」概念意涵在西方的發展過程,即可見一斑。

 因此,要引進「公民社會」來解決本土社會的問題。除了要清楚瞭解其定義,更要能在脈絡中掌握其所以發揮作用的關鍵因素,並回頭檢視臺灣本土社會的土壤中是否具備相應因素,以供其落地生根,且健康的發芽成長乃至繁殖。
這樣的考量,就「公民社會」言,至少須相當程度掌握我國社會與西歐北美社會在兩個面向上所具認知的異同:「個體-整體」關係與「公-私」關係。

 明顯地,我國傳統與西方社會在這兩個關係上的認知與實際表現截然不同。比較異同,遂成當務之急。

 但是,要使此一工作真正有效,還須注意到一更基本的雙方思考模式上的差異問題。

 在上面舉出的兩組關係中,表面上呈現的是二元對立關係。這一思考模式,用在當代西方社會,沒有問題;要用在我國傳統思考的脈絡中,則不然。我國傳統面對二元區分時,常不是採either/or的立場,而往往是both/and。在我國傳統思想中日夜非對立、陰陽非二分。因此,個體與整體非截然劃分而對立,公與私亦非分處二各自獨立之領域。

 沒有適度處理、因應上述思考模式上的差異,其結果,就是至少由梁啟超以「新民說」推動公民教育開始到現在,時間雖已超過百年,我們的公民教育仍存在極大問題。以此而要求進一步發揮公民社會的功能,是有著相當困難的。

 因此,如欲透過通識教育使公民社會能在臺灣本土發揮積極、正向作用,除了介紹「公民社會」的理論、「第三部門」的概念,闡述並介紹公民社會、第三部門所能/曾發揮的正面價值、作用,以及探討第三部門如何運作之外,更須能透過通識課程協助學生清楚瞭解兩種思考模式的差異,進而自行反思、認知「個體-整體」與「公-私」相互間是應/能處於何種關係?激發學生透過這樣的反思、認知,去檢視、建構、發展自己對「個體-整體」與「公-私」關係的想像,進一步促使學生經由不斷彼此互動,發展出對「個體-整體」與「公-私」關係的共識。

 唯有臺灣社會中的「公民」對「個體-整體」與「公-私」的關係有深切掌握,並能發展出共識,《通識在線》對「公民社會」的期待,才有可能落實、成真。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