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3 期(2017年11月)

大學的通識教育不能完全靠大學


文/李家同 清華大學榮譽教授
 大學的通識教育一直不很理想,可是大家往往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實,那就是我們不能以為大學生的程度是一樣的。如果我們這樣想,我們就犯了大錯。由於我們國家的廣設大學政策,使得我們的大學生程度相差很遠。所謂通識,其實就是普通的知識。台大醫學院的學生不僅在專業上程度很好,就在普通知識上也是相當好的。有一次,我對一批醫學院的學生演講,不知何故,我提到了一些中國的古詩詞,這些學生顯然對中國的古詩詞相當熟悉,這使我非常訝異。當然,我也常常和別的學校學生有接觸,他們對於中國古詩古詞的熟悉度和興趣都不是很高的。

 所以我認為我們大家一天到晚喜歡講大學的通識教育,總忘了我們國家有些大學生的程度是很有問題的。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學怎麼樣地努力,恐怕都沒有辦法了。

 我有一次問過一批國中生關於普通常識的問題,他們居然不知道希特勒是誰,十一位國中生中,只有兩位知道他是德國人。可是並不知道他在二次世界大戰中殺害了六百萬個猶太人,更不要說希特勒還殺害了大批的吉普賽人。這些學生是很普通的學生,他們將來會一直進入大學,難道叫大學教授教大學生有關希特勒的事嗎?

 我曾經做過一個調查,看看大學生的普通常識到底好不好。其結果是,相當多的大學生認為戴高樂是一種積木,因為有一種積木叫樂高。至於阿拉法特,很多人認為是一種法國軍艦,因為法國有一種軍艦叫做拉法葉艦。更荒唐的是,很多大學生認為米開朗基羅是忍者龜。很坦白地講,我們必須認清事實,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學的通識教育是很難辦得好的。

 我們一直有一個迷思,總認為通識教育和物理差不多。教物理就要壓迫學生上幾門課,可是通識教育上幾門課就可以了嗎?我認為這是絕對做不到的。我們常常聽說哈佛大學的通識教育有幾門課,所以很多大學也說我們的通識教育和哈佛大學的課是一樣的。其實,哈佛大學的學生通識也是相當有問題的。有一個記者在哈佛大學某一個畢業典禮中問學生一個簡單的問題,為什麼北半球冷的時候,南半球是熱的?相當多的哈佛學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更有趣的是,給他們一個電燈泡、電池等等的裝備,他們不知道如何使得電燈泡亮起來。

 通識教育本身就有一點誤導,因為通識是不太能夠靠老師教的。我們讀微積分是靠老師教的,而且以我來說,老師教的就夠了。但是就以歷史來講,我們不能說上了兩門外國歷史的課,我們就懂得外國歷史了。世界上有這麼多的國家,讀一輩子的歷史也無法說我們懂得外國歷史了。隨便舉個例子,很少人知道俄羅斯在什麼時代拿下了整個西伯利亞,當時的俄羅斯沙皇是誰?又有誰知道英國第一個國王是誰?不要說古時候,就問一個近代的歷史,美國在哪一年和梵蒂岡建交的?我可以打賭,很少人知道這個答案。

 可是這些都是通識,我們如果知道這些事情總是好的。怎麼辦呢?唯一的辦法就是一、大量閱讀;二、終身學習。

 國人對於閱讀向來有功利心,也就是說閱讀是為了某一個目的。這是很令人遺憾的事。閱讀應該是有趣味的事,所以我們應該鼓勵學生大量閱讀,也應該注意為什麼學生不喜歡閱讀。就以歷史來講,我們的歷史書寫得非常嚴肅,而且最奇怪的是,沒有地圖,所以我一直搞不清春秋戰國時代的國家究竟在何處。試想,我怎麼會對歷史有多大的興趣?

 歷史書上說「五胡亂華」,就沒有說這些外國人究竟講什麼語言的,有沒有文字,他們原來住在哪裡,而現在又到哪裡去了?我其實是不知道答案的。當年念歷史就硬背,也不思考,現在老了,忽然之間發現這些都是有趣的問題。可惜我不是歷史專家,又無從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如果當年我們的歷史把這些小事情講清楚了,我相信我對歷史就會有更大的興趣。

 所以我希望我們的大學教授知道,通識教育必須從小學做起。小學生就應該大量閱讀,老師不能只照書本教書,也應該給他們很多普通的常識。即使是偏鄉地區的小孩,也會對巴勒斯坦問題等等有興趣的,但是先決條件是老師要講得好,不能沒有地圖,更不能很嚴肅地教。

 也希望我們的教授們知道,我們有責任使得全國老百姓都喜歡接受普通知識。問題乃是國人太重視功利,因此理財的書永遠是最暢銷的書。如果這種想法沒有改變,我可以打賭,我們的國人是缺乏普通常識的。普通常識中當然包含國際觀,世界上相當多的大學生會不滿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國際銀行,可是我們的大學生是不會有這種想法的。如果我們的學生只喜歡看漫畫書、上網聊天而不看書,無論大學教授如何努力,大學通識教育絕對搞不出所以然來。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