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3 期(2017年11月)

總編輯的話


文/本刊
 一所大學要健全發展,除了須有理念外,還必須能自主;一個國家的高等教育是否先進,也要看其各大學是否有相當程度的自治權。然而諷刺的是,臺灣從威權時期發展至看似已擁有相當自由與民主的今日,「大學自治」依然是一個難以企及的奢望。

 本期的兩篇【社論】都與大學自治有關。第一篇〈大學自治 來路方長〉,先是闡述了中國現代大學「大學自治」發展的歷史脈絡,然後提到1994年至2005年的約十年期間,曾有過一段大學自治成長的光景。只可惜好景不常,種種跡象顯示:近年來,由於法律的修訂以及教育部的種種措施,大學已逐漸失去了自治權。

 大學自治原本受到憲法的保障,但若大學本身缺乏自我省察與自我進取的能力,就不免受制於教育部的擺弄,而大學自治會遂越來越難以實現。該文呼籲,大學自治其成員除了須擁有一定的素養與共識外,更需要政府在觀念上的突破與實質的支持。該文也提到加強高等教育研究的重要。

 教育部繼所推動的「邁向頂尖大學」、「教學卓越」等計畫到期後,最近又陸續推出一連串的競爭性計畫案,其中有關「教學升等」部分,特別受到大學教師的矚目。在【社論】第二篇〈「教學升等」能拯救大學教學品質?〉一文中,對於教師權利的自主性提出質疑。這與【教育觀測站】王立天〈從SCI被賣掉談起〉所指出的「特定學術期刊」,有很大的干係。

 教育部經年常是以「為了改善某項問題」,「而提出另一項計畫來解決」,但從來沒有徹底了解問題的核心到底出在哪裡!最近「頂大」發生了幾起因教師未升等遭到校方解聘,而進行行政訴訟事件,更突顯其問題性。此文特別點出「升等」的意義,值得有關單位省思。

 本刊長期關注高等教育的發展,特別有感於高教環境變遷所產生的衝擊,已是迫在眉睫。去年逢「高教105大限」的「斷層」,已敲起了各大學因少子化而影響招生的警鐘。據統計,從明年107年開始,十八歲的人口還會連續十年下滑,到117年及齡入學大學的人口將不到十六萬人,與現今相比少了十萬人,問題十分嚴重。

 過去政府廣設大學、廣設研究所及大量升格技專的政策,造成高教資源被嚴重稀釋,目前許多大學正面臨倒閉的危機;再加上近二十年來,臺灣高教在內、外環境急遽變化下,包括物價節節升高而大學學費凍漲、因應各種評鑑、不斷翻新推出的「競爭型計畫」,為爭取世界排名而迎合的惡性競爭,已讓大學的價值理念蕩然無存。

 高等教育在如此劇變的環境下,應該如何生存?大學通識教育如何應對高教環境的變遷?本期【主題論壇】以「高教環境劇變下的大學通識教育」進行深入探討,邀請到四篇大作,讀者不能錯過!

 今年臺灣海峽兩岸各有一件大事。臺灣自1987年解嚴,今年是解嚴三十周年。這三十年來,臺灣經歷三次政黨輪替,在走向民主化的過程中,公民權的恢復促使其權利的行使與擴張。如何讓一個公民社會能成熟穩定發展,公民自身的核心素養是至要關鍵!但我們往往只知「如何捍衛自己的權利」,殊不知「如何尊重別人的權利」。本期【主題座談會】延續上一期的主題「公民社會與通識教育」,針對公民的行使權與公民社會的概念,有一番討論。

 另一件,則是適逢西南聯大八十周年。1937年,日本軍閥挑起了盧溝橋事變,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使得北大、清華與南開師生被迫南遷。他們先是在長沙設臨時大學,後又移師昆明組成西南聯合大學。在極端困苦的條件下,不僅設備缺乏,許多老師講課只憑記憶,但師生們卻以「剛毅堅卓」的精神,造就出嚴格、嚴謹的優良學風。本期特別製作【鑑往勵來】專輯,邀請北京大學前副校長王義遒及清華大學程鋼教授,述說西南聯大的自由學風。這與本篇開始提到的「大學自治」,也有強烈的呼應。

 風雨如晦,本刊堅持創辦的理念,將繼續作教育界的中流砥柱。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