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編輯推薦)第七十二期:公民社會與通識教育

教育行政應以支援教學為目的


文/張旭政 全教總理事長
 「教育行政應以支援教學為目的」,這句話聽起來理所當然、理當如此,其實不必多論述,教育界人人同意。只是看起來理所當然的一句話,在台灣實際運作起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甚至處處可見為了行政而犧牲教學的本末倒置現象。因此,有必要點出問題所在,釐清教育行政的觀念。

一、現行教育行政的問題
(一)傳統上教育行政領導教學
 傳統上,學校校長的地位崇高,是「學而優則仕」的典型。也因此,許多教師以擔任校長為職涯的目標,並有校長是教師的領導者之認知。不僅如此,校長要更上一層樓,就是到教育局處擔任主管,掌握教育行政大權,坐擁教育資源分配之位。由於科層體制的觀念牢固,校長、教育行政機關主管,變成了教育體制上的領導者,而被領導的教師是科層體制下最底層的一群人,形成教育行政領導教學的型態。這反映在現實上,各種與教育有關的政策,不論影響到教學與否,行政機關幾乎都找校長來討論並形成政策;同樣的,應該是以輔導教學為主的國民教育輔導團都是由校長擔任各領域召集人,就可看見行政領導教學觀念在作祟。

(二)現實上教育行政創造績效
 教育行政和政治一向分不開,傳統的統治者以掌控教學內容來讓百姓臣服,效忠君王。即便是現在民主社會,政治人物仍需要依靠「績效」來作為下次選舉的政績,所以用行政權來指揮校務辦理的情況就屢見不鮮。各種常見的問題除了各局處為了製造績效而要求學校辦理的宣導、比賽之外,縣市首長經常神來一筆的要求加強英語教學、仿PISA測驗、甚至走回頭路的一綱一本,都是未經過教學專業的論證而下的指令,目的無非就是為了「投選民所好」的績效。

 上行下效之故,許多學校校長為了讓績效好看,不僅經常辦活動而干擾到教學,也把行政績效擺在教學之前,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校長團體要求的「保障兼任行政教師不超額」爭議。學校真要是為了學生好,應該是保障認真教學的教師,但保障兼任行政教師的目的顯然是為了校長便於創造行政績效。而教師不願意兼任行政職務,最根本的原因也是在於行政工作瑣碎繁雜,且大部分都不是在協助教師教學,除非想要走上擔任校長之路,否則實在不知忙碌的意義何在。

(三)校長的觀念是關鍵
 由於校長在法令上具有督導考核權,也掌握了資源分配的地位,學校行政能否支援教學,關鍵點還是在於校長的觀念與領導。已有許多的實例說明,校長如果能堅持行政支援教學理念,排除外界不必要的干擾,對專心於教學的老師受益最大,可以將心力投注在學生身上。反之,若校長迎合外界要求,以創造「績效」為要,各種指令、比賽、活動無役不與,則受不利影響最大的就是教師和學生。因此,校長是從科層體制看待教師,抑或以服務教師的教學為要務,在在影響學校行政的運作方向。

二、翻轉教育行政的關鍵點
 為了能讓教育行政回歸支援教學的根本要務,在現行的制度上必須要做調整,才能翻轉傳統的觀念和創造「績效」的錯誤走向。

(一)建立教學者的專業地位
 由於學校的領導者是校長,因此形成凡事以校長馬首是瞻的校園文化。然而,教學是一種專業,決不會因為擔任校長就會在教學上比較專業。因此,強化教學者的專業地位,讓行政人員在處理和教學專業有關事項,必須得到教學者的認可,方能避免行政干擾教學的現象。例如:上級機關和外界要求的比賽、活動,在校內就必須經過相關人員,包括教師的討論,取得共識後再決定是否參加。又如,影響到教學的事項,必須得到教學者的同意方可推行,這都是尊重教師專業,建立教學專業地位的做法。

(二)主管機關應和教師組織建立合作關係
 在民主法治社會,教育主管機關既非教學專業,更不能恣意而行,必須和教師組織建立合作關係,才能讓教育政策更完善,也才能有效推動。然而,許多縣市主管無法認知到這一層,觀念仍停留在過去用科層體制來貫徹行政意志,罔顧教學現場的需求和問題,也和教師組織產生衝突。這是行政傲慢的表現,更是對教師專業的不尊重,造成的影響就是教育的停滯。

 教師組織代表多數教師,也是凝聚教師意志的專業團體,和教師組織合作不代表事事都依教師組織的意見,而是建立討論、協商的關係,各種教育政策透過論辯而後形成共識,或說明清楚原因取得理解後,政策才能有效推動與執行,否則又是另一項行政領導教學的情形出現,受害的絕對是教育。

(三)回歸教學與尊重教師專業
 學校是提供學生學習的場所,而教師的教學是最主要的任務,學校行政還是要回歸到服務教學與尊重教師專業。因此,主管機關不僅要避免將學校當作創造績效的單位,更應盡量減少干擾教學的活動與業務,讓學校的行政人員全心的為教師的教學做支援。另一方面,凡是牽涉到教學的政策應該有教師組織的參與,干擾到教學的活動應該得到教師的同意,這才能讓教師的心力回歸到教學,專注在學生的學習上。

三、結語

 2016年的國際教學高峰會議(International Summit on the Teaching Profession, ISTP),許多教育先進國家一直強調「教師自治」(Teacher autonomy)的重要性,期內涵及在於尊重教師專業與教師自主,並認為這是提升教學效能的不二法門。因此,讓教育行政回歸到支援教學,尊重教師的教學、讓教師參與政策的擬訂,行政機關和教師組織建立合作關係,這是翻轉錯誤行政觀念的關鍵點。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