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編輯推薦)第七十二期:公民社會與通識教育

終結變質的中小學校務評鑑,建立清明辦學的氣象


文/本刊
 「校務評鑑」(school evaluation),一個本屬於全校同仁自發追求提升教育品質的舶來品,在學者引入、教育部倡行、各級教育行政機關「便宜行事」以及相關人員各有用心的長年「耕耘」下,徹底成為每年度播映一次的本土劇。

 追溯教育部針對中小學訂頒的「學校評鑑要點」,始自八○年代,明訂了各級教育行政主管機關應對所轄學校「定期」實施「校務評鑑」,但大部分的主管機關在實施了一段時間以後,便陸續不了了之,而教育部也沒有後續的處置。

 2003年《國民教育法》增訂「為校長應否繼續遴聘,主管機關應評鑑其辦學績效」之規定,2013年公布實施的《高級中等學校教育法》亦然,因此,各級教育行政主管機關乃重拾「校務評鑑」的舊瓶,僅將實施的時間「定期」於校長任期屆滿之前,便讓「新酒」正式上市。

 除了少數教育行政主管機關將「新酒」的功能,明載於「校務評鑑」的實施計畫或辦法中,絕大多數都以「未便言明」的默契處理。

 於是,「校務評鑑」成為一個「畸形」的設計,一則並非所有任期屆滿的校長都還想要續任,卻安排每所學校每四年接受評鑑;二則規定「評鑑的結果若未達一定成績,下學年須接受複評」,屆時任期屆滿的校長卻可能已經續任。矛盾的設計下,「為校長一人的前途,卻增加大家不少麻煩」和「為免來年的複評,還是『潦落去』」的複雜情緒,就在每年的二至五月,瀰漫於受評學校的校園中。

 而「校務評鑑」的內容,更堂而皇之的只重視學校行政,強調領導、教務、學務(或訓導)、總務、輔導工作的績效,至於關乎學校教育核心的「教學品質」,僅屬於「邊緣內容」──評鑑委員未必入班觀察教學,且縱然入班觀察,其所見所聞亦不列入評鑑結果;各項和教與學有關的佐證資料,則聊備參考。

 由於評鑑指標的數量,高達上百,佐證資料又強調具體和可驗證性,以「校長教育理念」為例,計包括參與校長遴選時的校務經營規劃書、到校服務後的四年校務發展計畫、個人網頁、相關著作、講話記錄、會議記錄以及參與活動的照片或影音檔案等;「為委員要看要問,不得不『生』出龐大的書面資料」便成為受評學校相關人員的共識。

 雖然充分覺察評鑑指標「太過理想和單一,難以符合學校運作的實況」、「太過抽象和重疊,資料不知從何著手」,但在「校長拼搏續任」或「同仁避免複評」的強大壓力下,相關人員至少得以兩、三個月的時間,放下一切相不急迫的業務,全力加班、趕工,以補齊資料。

 確實有做卻未留下記錄的資料要補,應該具備卻未實踐的資料更要補,在撰寫「回憶錄」或「新小說」之餘,拜託同仁補開相關會議,或在「創造」出來的會議記錄上補簽名,甚至要多帶兩件衣服替換,以供補拍兩張照片,自是必須。而大量資料的反覆影印,同一份資料只修改實施年度和時間,甚至向其他學校借用或由網路下載資料……等,以分別填充在不同的檔案夾中,更成為另一種對策。

 再加上評鑑還須訪談校長和行政人員、教師、家長及學生等代表,重點涉及校長的領導作為、校務發展計畫的研訂歷程等,因此,不僅需要利用各種集會反覆的宣講校務願景、課程目標,簡介校務發展計畫,……,還須製作「模擬答題」的備忘小抄,提供全校同仁充分準備,甚至殷殷叮嚀學生和家長「不要亂講話」。

 當然,講究「表面效度」的招數更是絕對必要,舉凡向接受相同評鑑委員評鑑過的學校打探,有哪些必要的「眉角」必須留意;設法針對每位委員,安排最適當的接待人員,以求「見招拆招」;以及聯絡委員接送周到、歡迎告示美觀明顯、歡迎歌曲唱作俱佳、應對服務溫馨體貼、校園環境整齊清潔、會場布置氣派大方、檔案資料氣勢驚人、午餐菜色精緻可口、飲料水果一應俱全、接受訪談謙虛有禮、綜合座談齊聲感恩、……等,無不精益求精,力求完美。

 可以想見評鑑委員是多麼的身分貴重,但可知尚有許多「實質上的貴重」?

 以媒體批露的「104年臺中市中小學校務評鑑發展亮點學校計畫」為例,預算金額為新臺幣760萬,其中編列239萬為人事費,另有505萬出席、鐘點、住宿等費用,二者合占總金額的98%左右。而有資格承攬該業務的單位,則非大學與中小學學校行政或評鑑相關的系所難以為之。

 事實上,中小學校長和主任的在職進修、甄試、培訓及遴選等工作,也都仰賴這些系所,甚至連各級教育行政主管機關的相關人員更都出自這些系所。因此,在中小學學校行政的人事上,這些系所往往因所在的地理位置,成為雄踞一方的霸主,具有長年「壟斷」的勢力,「校務評鑑」不過是其中的一個小小環節。

 也因此,和這些系所關係良好的學者、專家,就成為評鑑委員的固定班底。在支領相關費用的同時,評鑑委員還擁有無盡的潛在利益,例如在和受評學校的相關人員互動時,賣弄幾個新概念或新術語,提點一下研究所入學考試或校長甄試的方向,後續的演講和新出版的書籍便有了市場,而執弟子之禮、人前人後言必稱「某公」的中小學教育人員,更是使出渾身解數,只盼登堂入室。

 當然,「公」字級的委員,自有其過人的特質。君不見評鑑的結果,一律從95分(或優級)起跳?除了顯示學校辦得好,也肯定了承辦的大學系所評鑑指標訂得好,更頌揚了教育行政主管機關對學校的監督成效。「喜鵲」,果真是人見人愛。

 即使位處山巔海濱的教育優先區學校,校長將對弱勢兒童教育的補助款,用在發展他個人喜歡的國樂,或一窩蜂搶搭太鼓熱潮,招收校內社經環境相對優勢的學生,其評鑑總評卻依然是「能設立音樂性社團,發展音樂教育,建立學校特色,表現卓越。」,而評鑑結果也自然榮獲「優等」。

 至於改進建議呢,總結報告書中充斥的意見,諸如「學校各項規章,宜在右上角註明規章名稱、通過或修正的時間與會議名稱。」、「希望有專長與熱誠的優質教師,勇於組隊參加教學卓越獎角逐。」、「學生體位偏瘦,請用專案計畫研究,尋找改善策略。」、「學生家長中單親、隔代、外配……比例不少,家庭教育之功能急須學校補強。」,評鑑委員到校與否,可有差異?

 不少學校就喜歡這樣的建議,因為只要存查了事,還可以淡淡的說:「這些建議啊,唉!還需要委員說嗎?他們要有本事,就到中小學來辦學!」可知這其實是委員的「用心良苦」?無關痛癢的建議,既不增加自己和學校的負擔,又贏得「好鬥陣」的口碑,更平衡了受評者的自我概念!

 評鑑工作就這樣淪為部分政通人和者的「禁臠」,甚至有委員自豪的說,四年間參與了千場以上的評鑑工作!

 至於評鑑的實際影響呢?本土劇不正具有演者恆演、罵者恆罵、看者恆看、最後卻未留下任何鱗爪的特色嗎?中小學教育和校長遴選,是不在乎虛言矯飾或廣建人脈的。

 對照「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孔老夫子早就描述了「校務評鑑」本土化的成果!

 若想終結這齣本土劇,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名實相符」,分別還「校務評鑑」和「校長辦學績效評鑑」其本來面目!

 「校務評鑑」本應鼓勵學校依據自訂的校務四年發展計畫,逐年自訂評鑑的重點,自行組織內外部人員合作的評鑑團隊,進行形成性和診斷性的「健康檢查」,而檢查的結果則供調整來年校務發展計畫之用。而此一完整的「自我評鑑」歷程和結果,則應公布於學校網頁,提供公眾檢閱、接受公評、並作為有志到校擔任校長者擬訂校務發展四年計畫草案的依據。至於其他勞民傷財的措施和不可言明的默契,一概取消!

 校長如何領導全校親師生辦理「校務評鑑」並善用以推動校務發展,是為「校長辦學績效評鑑」的重要評鑑項目,至於其他的內容,非屬本文的討論範圍,故從略。

 唯有清明的學校文化,才有日新的教育品質;欲求清明的學校文化,終結變質的中小學「校務評鑑」,是必要的一步!跨出這一步,不僅中小學,連大學相關系所的汙濁,均將有所清理!是所至盼啊!是所至盼!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