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2 期(2017年09月)

面對E世代通識教育的問題
──2017香港中文大學通識學苑暨師生學術會議


文/王崇名 東海大學共同學科暨通識教育中心主任
 從6月27日至6月30日,香港中文大學大學通識教育部舉辦了整整四天的通識學苑暨師生學術會議,齊聚了美國、新加坡與兩岸四地的朋友,彼此無私地分享,認真共學如何將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批判閱讀(Critical Reading)、公民參與(Civil Engagement)與通識教育相互結合,特別是認真思索與討論如何協助提升E世代的大學生,讓他們對於通識教育能夠認真學習而有收穫。我有幸得同事陳以愛老師的推薦,獲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部梁美儀主任的邀請,可以參與其中。

 E世代大學生所面對的世界已不同於上一個世代的老師,學習態度截然不同,這已經是世界性的問題,兩岸四地、新加坡與美國都面臨相同問題:「通識教育如何因應E世代的學習態度?」這是當前世界各地大學通識教育所必須認真面對的問題。齊聚一堂的朋友們,難免抱怨學生難教,但是旋即認真共學,依著關愛學生的態度,認真共學如何改變自己的教學方法,以提升E世代大學生的學習價值。

 每天上午9點30分到下午6點30分,行程滿檔卻是出席踴躍,讓我非常感動,我見此狀,更是認真學習,深怕自己跟不上新思維,落後了大家願意改變的心。6/30回到台灣我才發現我的身體非常的累,不過心卻是非常的澎湃,我知道我一定要將這幾天所學收穫與台灣的朋友們分享,也身體力行改變自己的教學方法,認真面對E世代的大學生,好好關愛他們,與他們共同學習面對已經來臨的嶄新世界。

 6/27上午與下午是由澳門大學Spencer Benson教授分享如何運用設計思考的理念與技巧,提升通識教育的教學品質。設計思考在台灣如何與通識教育結合還有爭論,有些老師跑得非常快已經將其用於教學,但是有些老師不免擔心又是譁眾取寵。我聽完Spencer教授的分享與引導討論之後,加深我對於設計思考的認識,也確信它可以幫助學生提升通識教育的學習態度,但是也深深感受到老師自己要先做改變,必須願意成為一位有設計能力的老師,才能夠將設計思考與通識教育相結合。該天傍晚則是由美國Dominican大學學術副校長Ashley Finley教授分享公民參與在Dominican大學的實踐經驗,我聽了非常感動,特別是Ashley教授建議與會老師們要體會新鮮人剛加入大學生活是陌生的,大學應該結合co-curriculum協助他們。更讓我確信通識教育不應該只有課堂上的知識,生活學習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就台灣而言,通識教育已經萎縮成課堂內的知識而已,Ashley教授的分享深深地感動我,也讓我多年在住宿學習的努力,受到了鼓勵而願意繼續堅持。

 6/28上午是由Kean大學通識教育學部主任Karin Beck教授與Columbia大學校友教育學院副院長Deborah Martinsen教授共同引導如何運用批判閱讀與通識課程結合。兩位教授的引導讓我清楚認識批判閱讀,不是批判他人,而是一種深沉的閱讀,甚至顧及深沉而願意緩慢,非常重視觀察能力,特別是對於文本內容的觀察,不輕易放過任何可以反思與認識的線索。批判閱讀確實應該讓台灣的通識教育深刻反省:為何我們的中文教育與外文教育是如此地急躁?總是希望給學生很多東西,卻不給他們願意深沉觀察與反思的機會?我們或許真的教太多了,少了讓學生發現自己與他人的機會。另外兩位教授也問了一個好問題:當學生不發言時,你怎麼辦?與會的朋友有很多的想法,但是兩位教授的建議,卻是讓我印象深刻,也決定效學,那就是當學生不肯說時,就讓他們寫,慢慢地寫,然後請他們分享。真是讓我茅塞頓開,當學生不願意回答時,引導他們讓他們去想,讓他們去寫,就是去想,想了才能回答。我又學到了一招。真是寶貴。

 該天下午是關於閱讀的專題討論。首先是由香港中文大學王永雄老師分享該校推動經典閱讀的經驗,特別是關於與科學對話的經典閱讀。與人文對話、與科學對話都是香港中文大學的核心通識課程,非常重視學生的厚實閱讀,令我印象極為深刻,再次提醒我學習絕對不能便宜行事,一定要有深厚的閱讀,只是如何提升E世代學生早已輕視閱讀的態度,仍須通識教育界的朋友共同努力。第二位則是由上海復旦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主任任軍鋒教授分享他的經典閱讀課程,任教授也非常重視學生的閱讀,對於不閱讀的學生,他甚至請他們離開教室,確實閱讀了再來上課,任教授如此嚴厲要求學生,也讓我印象極為深刻,作為老師對於學生的要求,絕對不能打折。對於學生的要求,如果老師正了,學生絕對不敢歪,這是我必須再學習之處。第四位是新加坡科技與設計大學Casey Hammond教授的分享,他是一位歷史學家,非常重視在地關懷,引導學生閱讀自己的生活世界。他對於E世代學生的學習態度也憂心忡忡,但是卻是願意從引導學生的生活世界,提升學生通識教育的學習價值,也令人我十分敬佩。最後一位則是我的同事陳以愛教授的分享,雖然同事多年也深知陳老師非常照顧學生,我依然認真地聽完陳老師的分享,才知陳老師為何可以榮獲全國通識教育傑出教師獎,她實在太愛學生了,願意引導學生,雖然陳老師對於E世代學生的學習態度也是憂心忡忡,但是她的言談之中,那種不願意放棄學生的態度,深深再度喚醒我應該勇於作為一位好老師。

 6/29上午Ashley Finley教授在教學工作坊更進一步引導與會的老師們如何運用公民參與的實踐技巧。這是一位非常典型的美國教授,神色自若。非常有信心,卻不咄咄逼人,但是她會要你認真思索每一個問題。例如當有老師分享志工是公民參與,她就很委婉但很直接地表示,志工不是公民參與。志工不是公民參與,她特別要解釋的,正是公民參與最為重要的精神,要有社會資源整合才算是公民參與,真是一針見血,也點破了我們自以為已經了解的無知。該天下午則是服務學習專題討論會,分別由香港科技大學服務學習中心主任關錦波教授、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系主任倪錫欽教授、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創新研究中心主任黃洪教授以及我分別分享服務學習的實踐經驗。前面三位教授分別分享該校服務學習的學習成效,我實在沒想到香港地區的大學是如此重服務學習,該天上午Ashley教授也分享了服務學習與通識教育的結合是Dominican大學通識教育最有學習效果的教學方式之一。

 E世代的學生喜歡參與式學習,服務學習正是如此的學習方式,如果老師善於引導將大大提升學生的學習態度。我個人也投入服務學習與公民參與的通識教育多年,將近20年,我深知此理,但是也感觸良多。就我自己的心路歷程而言,我也在該天的下午分享,服務學習必須立基於老師願意克己復禮。畢竟服務學習最大的挑戰是老師願不願意轉變,而且是徹底的轉變,服務學習雖然不至於都是上山下海,但是一定得帶領學生走出教室,走出校園,這是需要非常大的決心與公民參與能力,服務學習的老師如果不能以身作則,服務學習絕對不能到位,這是我在該天的分享。

 最後一天6/30通識教育師生學術會議,由於我得到荷蘭旅遊與考察社會責任的創新活動,所以我提前6/29下午就返回台灣,但是我利用6/28中午的時間仔細觀看了香港中文大學師生共同製作的通識課程學習成果海報展,讓我印象非常深刻,雖然大部分的課程內容在台灣也不陌生,但是我對於香港中文大學的國際化程度實在非常驚豔,這已非新聞,但是我對於台灣的大學生也感到幾分擔憂,E世代絕對是全球競爭,但是台灣的大學生似乎尚未準備好。

 我在香港中文大學整整三天的研習,設計思考、批判閱讀與公民參與的工作坊與專題討論,讓我收益良多,雖然我在東海大學也嘗試推動設計思考、批判閱讀與公民參與等三大面向與通識課程結合,但是總是有些膽怯,深怕方向是否正確?但是經過這三天的密集學習,大大提升我的視野與信心。我所感覺與看到的方向是正確的,但是如何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努力,才是最大的挑戰,才是我最需要努力之處。

 此次在香港中文大學與美國、新加坡、兩岸四地通識教育夥伴的共同研習,不僅僅是代表東海大學,我也以「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理事與《通識在線》編輯委員的身分參與了。感謝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部的用心規劃與邀請,著著實實推動了兩岸四地通識教育的交流,更是提升兩岸四地通識教育國際化的視野。台灣的通識教育發展得比較早,也深受美國通識教育影響,但是缺乏兩岸四地的交流,特別是國際化的交流。不論是「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通識在線》或是相關的通識教育成果發表會,應該多多舉辦小型而兼具國際化、兩岸四地交流的教學工作坊。今年的夏天雖然是如此地猛熱,卻無法熱昏我繼續願意為通識教育盡一己之力的實踐方向,由衷自我期許我可以向香港中文大學學習,承辦如此美好的通識教育教學工作坊與研討會。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