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2 期(2017年09月)

墨家之科技思想及其科技


文/蕭宏恩 中山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
壹、重視科技的墨家
 先秦諸子百家之中,唯墨家著眼於當今所言「科技」的探究,孫中原教授指出︰「在先秦諸子中,墨家最重視生產經驗、應用技術的理論總結和科學研究。由手工業工匠上升的墨家學者中,有條件把當時的手工業生產經驗、應用技術,上升到科學理論。」(孫中原、吳進安、李賢中,2012,p.194)墨家之所以如此重視「科技」,自有其相關之背景與原由。

一、墨家的出身
 墨家出身平民,立於平民之階層。戰國時代,對凡夫俗子、平民百姓的稱呼有「黎民」、「黔者」等等,形容面色(皮膚)黝黑的勞形之人,墨家即是如此之人。墨家形勞於天下,非為為己,卻是為天下蒼生之苦難:「民患有三:飢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勞者不得息。三者民之巨患也。」(墨子非樂上)墨家關切平民百姓深以為要的問題,苦百姓之所苦,自比為「賤人」正是立於賤民之立場,面對平民百姓迫切的危機與困境而積極奮鬥。

二、「兼愛」的理念
 墨家以「兼愛」為理念,「兼」有普遍、普及的意思,兼愛就是普遍、普及的愛,或簡單說為「無差等的愛」。墨家「兼愛」的重點不在表面上或「量性」上之無差等的愛每一個人,卻是由「兼愛」之理念發而為現實具體之行動,以謀取眾人之福祉,營造天下人之幸福。「兼愛」的行動(行兼愛)即是「義」(為義),「義」就是「利」,「利」是「公利」,為公眾謀福祉、營造幸福,即是「為義」。公眾之福祉與幸福自非一人或少數人所能成就之,因此,必要彼此互利,才能營造整體的福祉、成就幸福。所以,「兼相愛」必要「交相利」。然而,世人容易著眼於利益的獲取,誰又能夠先去愛了他人、為他人謀福利呢?墨家「兼愛」的實踐(兼愛行),就是主動地「先」愛對方,互利(投我以桃,報之以李)的結果,也就是在這種愛的主動性之下才能獲致。(李賢中,2003,p.163)在《墨子》一書中的〈貴義〉篇記載了墨子講「為義」的一個比喻:假如在這裡一家十人,有九個人好吃懶做,只有一個人耕作,那這個耕作的人不是該更加努力了,因為吃的人多而耕的人少。1

三、「非攻」的主張
 由以上可知,墨家「兼愛」是放眼於天下之福利。然而,墨家所處正是戰亂頻仍之戰國時代,生靈塗炭、朝不保夕、民不聊生,黎民百姓何來福祉,遑論幸福!因此,墨家在「兼愛」的理念下主張「非攻」,以確保「兼愛」之遂行;「非攻」即為「兼愛」客觀化之落實。《墨子》一書上記載:公輸盤(魯班)為楚國發明製造了「雲梯」這種攻城的器械,楚王想要拿鄰近的小國,宋國,來測試一下,墨子得知消息之後,即刻啟程,趕了十天十夜的路,到了楚國的都城,郢城,見了楚王和公輸盤。墨子先是道德勸說,無法止戰,於是就和公輸盤做起了沙盤推演。結果,公輸盤用盡了戰術、策略,不但皆被墨子抵擋了下來,而且墨子尙有餘力。2

 由之,即不難明白,墨家之所以重視科技,一方面是為「非攻」之主張的落實,墨家不行主動攻伐之事,而守禦工事,除了器械之外,則需要更高、更靈活的科技思維。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絕大部分的科技並不是用在戰事,而是在於民生之建設,造福黎民百姓。因此,科技可使得紛亂得以弭平,以及幸福生活的塑造成為可能。

貳、墨家團體──科技制度化之表徵
 言及「墨家」,除了學術意義上的墨學者(如:墨子)之外,實際上講的是「墨家團體」。前已有言,墨家起自平民,而黎民百姓是當時戰亂世代最為弱勢的一群,墨子即將黎民百姓組織起來,百姓即「百工」,在科技制度化的建構下,使得百姓不再是一盤散沙,並有效的結合百工,儼然凝聚成一股可撥亂反正之力量。

一、墨家團體之特色
 墨家團體成員共同的特色即如淮南子所稱之「赴火蹈刃死不旋踵」(淮南子泰族訓)。如此建構之墨家團體的特色如下:(吳進安,2003,pp.234-236)

 (一)以兼愛、尚賢、非攻等為口號,本質上是守禦脆弱城邑的集團。

 墨家團體的凝結,以兼愛、尚賢、非攻等為口號,提出以士以上階層為本位之儒家大不相同的思想。又從作業和行動方面來看,其本質上是個守禦脆弱城邑的集團。

 (二)以工人為主力,加上其他中、低階層社會成員編制而成,從事所有需要勞力的事業。

 墨家團體係以土工、木工、石工、繩工、鐵工、革工、陶工等工人為主力,然後再加上戰士、商賈、巫醫、農民、亡命者等編制而成,並從事城牆的構築、修補、兵器、防禦設備的製作,戰鬥、經理、救護、團紀維持等,所有需要勞力的事業。

 (三)團體的肇始,旨為同志性的團結,為時頗久後,才將學習、教育、研究、著作、宣導等的知識性部門組織起來。

 (四)團體成員各按其經歷、特殊技藝而法定勞力之分擔,但也要求他們循環各部門並熟習之,唯有老練且富有經驗的成員,才從事知識性的事業。

 (五)有成員具備土木力學、幾何學、光學等知識,有成員常使用規、矩、繩等等工具,以及從事測量、運土、固土等有關城牆構築之作業。

 (六)團體所稱頌的聖王、賢者等,往往被描繪為工人或技術的指導者。

 (七)「巨子」(鉅子)為團體最高指導者的稱呼。

二、墨家團體之整體性風格
 墨家團體成員之所以能「赴火蹈刃死不旋踵」而凝聚成一足以撥亂反正之力量,正是在於其整體性之風格:(吳進安,2003,pp.236-237)

 (一)墨者終身以賤人自處,褐衣蹻服,枯槁不舍。

 (二)「非攻」為墨家對外政治關係之主張,除有鮮明之理論外,復具有防禦戰爭之優良技術與器械。

 (三)巨子具有發號施令之權力,親率弟子,言行合一,以實踐墨子義理及理想為團體努力之目標。

 (四)團體成員皆為平民階級,具高度服從之精神。

 (五)墨者一身兼具經驗家、技術家、工匠和科學家之素質與品格。(孫中原等,2012,p.195)

 由以上墨家團體的特色及其整體性風格,不難見得,墨子科技制度化的建構,不但將一群僅有技術、沒有知識的平民百姓集結成一個有團體,而且賦予知識以提升技術,造就不同於一般之更有力量之集團。

參、墨家之自然科學思想
 近代西方科學知識的傳入,轉變了傳統著重於以社會倫理思維方式的研究,而以西方科學知識作為理解墨家科學知識的對照與借鏡,亦使得近代學者更加深入研究墨家科學知識。(李賢中,1999,p.45)

一、墨家相關科學的論著
 墨家的科學思想見之於《墨經》3的「經上、下」以及「經說上、下」四篇之中,其論述,以西方科學知識作為理解《墨經》的對照和借鑑,含括哲學、邏輯學、自然科學以及人文社會科學之範疇和定理。簡單地說,〈經上〉一百條是各門科學之範疇和簡單命題,〈經說上〉是對應的詮釋和說明。〈經下〉八十三條是各門科學定理和論證關係的提示,《經說下》是對應的說明和論證。(孫中原等,2012,p.194)由於當代是以自然科學為典範的科技思維,所以本文特別要對墨家相關自然科學的記載作一介紹。《墨經》中涉及自然科學思想之內容的共有四十七條,細分如下︰(李賢中,1999,p.46)

 (一)數學,特別是幾何學之思想,計有十九條。包括︰點、線、平面的定義和關係,以及各種幾何圖形的分析。

 (二)物理學,計有二十八條。包括︰

 1.物理學的一般概念問題︰時間和空間相關的概念說明,論運動和靜止的問題,論五行關係、相比標準、物質不滅。

 2.力學理論︰力學和幾種簡單機械原理的說明。

 3.光學理論和測日影定方位問題︰光和影、針孔成像和球面反射鏡成像理論。

 由《墨經》中相關記載可知,墨家自然科學知識是與當時人民的實際生活相結合。因此,墨家在科學(尤其是自然科學)的應用上,正是基於「兼愛」理念以「為義」,來造福天下人之工具。

二、墨家自然科學的思想方法
 墨家對自然科學的運用,無論是在科學理論、實用性、實效性等各方面皆有傑出的表現,基本上,定有其一定的方法與步驟可尋。根據《墨經》的內容,可歸納為以下五種方法︰(李賢中,1999,pp.47-52)

 (一)體系定義法:以定義的方式,將對實物的觀察心得抽象為概念形式,再以連鎖的概念定義,形成一些概念體系。例如:「同長,以正相盡也。」「中,同長也。」「圓,一中同長也。」(經上)先對「同長」下定義,再由「同長」定義「中」,復以「同長」與「中」定義「圓」,即成一概念體系。

 (二)相對取捨法:在某一情境中的相對狀況,取其一、捨其一的處理方式。例如:整體中去掉部分,為沒被去掉的部分來說即為「損」。相對時間的延續、空間的延展,沒有延續的方為「起始」,延展之外的即是「無窮」。

 (三)分合併用法:先對一狀況加以分析,然後就所分析各部分的組合來說明所欲表達的概念。例如:時間之本質為「延續」(古往今來),分而言為「古、今」,由「今」再分為「旦、暮」;而綜合而言「古、今、旦、暮」又為整體時間之義。

 (四)分類例證法:對所要說明的概念,分析成幾種狀況,再分別就這幾種狀況以舉實例的方式加以說明。例如:「動」與「不動」(固定),門戶之得以轉動、開關,在於其有固定(不動)的樞軸;作為弦樂的琴瑟,在於弦的振動而發出聲音,而弦之所以能因振動而發出聲音,則是由於弦被固定的兩端,而且藉由固定兩端之調整弦的鬆緊,可使弦的振動發出不同頻率聲響的音階、樂聲。

 (五)擴充觀察法:對於某一類現象的觀察,觀察者除被動的觀察外,也主動地調整現象中的事物,而對現象中的狀況做更多的推演與擴大。例如:光與影的關係,光源移動而造成的新影,並非影本身移動,其中包含視覺暫留的概念,使得眼見影在移動。

三、墨家自然科學思想方法的發問形態
 方法的運用在於問題的解決,並探索更為深邃的要理。而問題的解決,在於對周遭(現象)關聯的問題意識以提出問題。由以上五種方法的應用,不難見得,此五種方法並非各自獨立,卻是彼此之間有其相關性,且可交互運作,例如︰擴充觀察法是對現象的觀察、實驗之紀錄,體系定義法正是藉由擴充觀察法之實錄來建構其概念體系。

(一)《墨經》中自然科學思想方法的發問形態
 藉由對《墨經》中以上五種自然科學基本思維方法的整理,及其彼此之間相關性與交互運作之省思,可勾勒出墨家在自然科學思維上的提問形態。(李賢中,1999,pp.53-54)

 1.觀察者所觀察到的現象整體為何?

 2.這個現象整體可以區分成哪些部分?或哪些相對的部分?

 3.部分與整體的關係如何?或小類與大類的關係如何?

 4.各類認知的現象是否可還原到實例狀態予以說明?

 5.造成各類現象的原因為何?

 6.觀察者調整或變動現象中部分對象的狀況,原本的因果關係會有何變化?

 7.如何窮盡一現象整體的各種可能變化?

 8.如何以理論的建構反映現象整體的因果關係?

(二)墨家對「自然」(周遭)之理解結構
 由以上八種提問形態,不難了解,墨家對周遭(自然)的理解,在於由主體(觀察者)出發的「關係」建構上。(李賢中,1999,pp.54-56)

 1.認知者與認知對象的關係︰感性接觸、理性抽象。

 2.整體與部分的關係,在現象中有形物的整體與部分之關係。

 3.在同一認知整體中,部分與部分有「同」與「異」的關係。

 4.在變化過程中,事物彼此間的因果關係,可分為「小故」(必要條件)與「大故」(充分條件、充分必要條件)。

 5.思想或理論與人的生活之間的關係,這也是墨家最重視的。

(三)墨家自然科學探討之根本問題
 至此,已不難歸結出,墨家的自然科學,即在於下述四個根本問題的探究︰(李賢中,1999,pp.54)

 1.觀察的對象如何選定?

 2.是否有某些信念或意識形態支持墨者的選擇?

 3.觀察對象之整體又如何確立?

 4.現象之整體是現象描述或理論架構者,在哪種世界觀或在怎樣的理念之下所建構出來的?

 論及於此,要特別一提、甚而強調的是,任何的探究者(主體)皆有其自身理念與視角(向度、觀點);墨家關於自然科學的探究與運用,正是為「兼愛」之核心理念的落實,「科技」亦正是墨家「為義」之手段或工具,以成就造福天下人之事功。那麼,僅僅有理念及手段或工具仍不足,必要有其「精神」之維繫,方得以永續。

肆、墨家之科學精神
 當代墨學大師,孫中原教授,前些年雖已自北京人民大學哲學系退休,但至今仍活躍於國際墨學界,備受尊榮。孫教授認為,「科學精神」乃墨家科學智慧的「第一要義」,對墨家的科學精神有其精闢的論述。(孫中原等,2012,pp.196-211)

一、求故明法重理性,因果規律探分明
 (一)求故:探求原因,掌握因果聯繫,即「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

 「然」是現象、事實、結果、目的、宗旨;「知其然」乃確定事實、結果;「所以然」即對原因、理由、根據、方法、途徑的了解。確定「然」,即事實,要靠準確的觀察;對確定的事實,要用實然命題的形式表達。察知「所以然」,要借助聯想和分析;對因果的必然聯繫與規律性,要用必然命題的形式表達。「然」與「所以然」是兩回事:理性思維和科學認知的目的,是探求事物的因果必然聯繫和規律性。

 (二)明法:明確法則,知道規律;遵循法則、規律,得到確定、預期的成果。

 從代代相傳的各類手工業技術、技巧中,可觀察到概括的共同法則。人類認識法則,貫穿於行動,能夠實現改造世界的目的,使客觀事物適合人的需要,按照人的意圖取得預期效果。《墨經》用人的實踐行為來定義「法」(法則)的概念,說明科學認識的來源、實質、功用、趨向和檢驗標準,包括人類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兩大任務。

 (三)重理性:智慧的顯發,非僅智思的運作。

 墨家雖然重視「經驗」,推崇「百姓耳目之實」,卻非經驗上的道聽塗說,而是通過分析外在表現出來的現象,深入認知隱藏在現象內部的本質,即是由「百姓耳目之實」而「以見知隱」。如此,墨家建立了感性和理性、經驗和理論並重的科學理論(知識),表現出崇尚理論、智慧和知識的理性特質。

二、求真務實重實證,實事求是科學性
 「求」是「研究」,「真」是「真理」,「求真」正是科學知識的來源。「實」是「真實、事實」,「務實」就是把事實分辨清楚;「證」即「論證」,是形成科學的途徑,「實證」即是用事實來論證。「求真務實」即「實事求是」,「實事」意謂客觀存在著的一切事物,「是」乃客觀事物的內部聯繫,即規律性。《墨經》上有言︰「夫辯者將以明是非之分……決嫌疑。焉摹略萬物之然,論求群言之比。」(小取)「辯」即「論辯」,目的是為辨明「是、非、真、假」,論辯的方法即在於「摹略萬物之然,論求群言之比」。「摹略萬物之然」即反映世界本來面目,正是墨家科學世界觀基本原則,即「實證原則」;「論求群言之比」也就是探求各種言論的是非得失。

伍、結語
 「科技」是人類認識周遭、改造世界的一種手段或工具,如今以自然科技為典範的世代,無論是人類對周遭的認識鉅細靡遺,或是對世界的改造日行千里,在在顛覆了前一世代,塑造新的人生觀與世界觀。可是,當科技帶來新的便捷與利益的同時,科技的誤用與濫用,同時也導致了更多、更難解的問題、危機與危害!由以上對墨家科技思想及其應用的探討可領悟,科技需要美好的理念,如同墨家「兼愛」之理念,科技需要美好的世界觀,如同墨家基於「兼愛」以「為義」(兼愛行)所展現為天下人謀福利的外在事功。善用科技,人與人及其周遭有一良好互動、建立和諧關係,才能塑造美好、幸福的生活與人生。


參考文獻
李漁叔(2002)。墨子今註今譯。臺北市:臺灣商務印書館。
李賢中(1999)。《墨經》中自然科學的思想方法。哲學雜誌,28,44-59。
李賢中(2003)。墨學:理論與方法。臺北市:揚智。
吳進安(2003)。墨家哲學。臺北市:五南。
孫中原(1999)。論墨家的人文與科學精神。哲學雜誌,28,4-23。
孫中原、吳進安、李賢中(2012)。墨翟與《墨子》。臺北市:五南。 


注釋
1.子墨子自魯即齊,過故人,謂子墨子曰:「今天下莫為義,子獨自苦而為義,子不若已。」子墨子曰:「今有人於此,有子十人,一人耕而九人處,則耕者不可以不益急矣。何故?則食者眾而更者寡也,今天下莫為義,則子如勸我者也,何故止我?
2.墨子「阻楚攻宋」的事蹟,請參閱〈墨子公輸〉篇。
3.《墨子》一書中的「經上、經下、經說上、經說下、大取、小取」等六篇,合稱《墨經》。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