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2 期(2017年09月)

生命科學納入通識的困境


文/湯銘哲 成功大學生理學暨研究所特聘教授
 生命科學在台灣的大學裡,從來不是通識教育的範疇。持平而言,通識教育作為培育大學生宏通器識的基礎,不能不提供生命科學的基礎課程。生命科學基本上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生物的多樣性、生命現象的構造及其運作的道理,作為知識爆炸時代的現代知識分子,不可不具備這方面的通識。然而,談到生命科學納入通識教育,幾乎台灣所有的大學,都視之為畏途,何以?

 首先,我們的社會一向重視專業,輕忽通識。在大學中,多數人認為生命科學是一門專業,較少人認定它是通識,即使有些大學把生命科學開在通識課程之中,也很容易變成「營養學分」。我們有許多生命科學領域的專家,也具有生命科學專業的博雅人。前者在大學的體制下兢兢業業地從事該領域的學術工作,少有時間思考或投入通識課程的教學;後者人數較少,屬於稀有動物,即使努力通識教育的開創,也不太受到重視,甚至十年寒窗,無人問津。

 另一個比較重要的關鍵是教育的對象──大學生。台灣的大學生在入學的時候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選定(或被選定)了專業,這和美國的大學很不一樣。美國的大學生有泰半以上是以undeclared或是undetermined入學,是不分系的,學生可以花一到兩年時間選擇未來的主修,透過豐富扎實的通識教育課程,有助於對自己心性及興趣的了解,進而影響其主修的抉擇。在台灣,高中時代就開始分流,高中生被迫提早決定自己的類組,以及未來選科的方向。大學指定考試四個類組之中,只有第三類組(以前是生物醫農)考生物學。有道是考試引導教學,其他三個類組因升學考試不考生物學,當然生命科學也就不用上課了。我認為生命科學作為大學通識課程的最大挑戰,就在這裡。

 生命科學是否納入通識,端看我們擬定的大學教育目標為何。生命科學作為通識課要如何教,必須要照顧到學生的背景及程度,如果背景不足或程度差異太大,對任教者而言絕對是相當大的挑戰。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