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2 期(2017年09月)

總編輯的話


文/本刊
 所謂「公民社會」,指國家與個人之間的具有公共性質的社會,包括各種非政府組織、非營利組織。在威權轉型或民主化過程中,臺灣是否能發展出穩健活潑的公民社會?有鑑於近年社會與政治上一些離譜的發展,這是一個值得重視的課題。吾人應該反思,在現有的教育體制下,我們究竟會培養出何種公民?本期的【主題論壇】以「公民社會與通識教育」為主題,收有五篇文章。

 劉阿榮教授在主題評論中指出,要建立健全的臺灣公民社會,「公民」須具備知識與德行,須對現況體制有獨立思考和批判精神,也同時要負起對國家、社會的承擔,而非僅要求權利拋卻義務和責任。在臺灣的威權轉型過程中,中學階段的「公民教育」課與大專院校的「通識教育」課程(包括核心課程、相關課程和潛在課程等),都應扮演重要的角色。遺憾的是,近年各校通識教育的「歷史」、「民主與法治」、「憲法與公民教育」、……等課或淪為特定意識型態的教室,或學校乾脆以「不受學生歡迎」為由,取消而擬代之以實用性科目!

 陳政亮的文章分別了三種「公民教育」的不同想像。另外兩篇文章牽涉公民的參與,或參與政府政策的聽證,或參與審判制度。但無論如何,再好的制度設計,若公民教育不夠健全,多參與只會造成多災難。公民教育的核心價值在尊重、講理與合群,此有賴小學到中學教育的健全,大學的有關知識教育只能扮演輔助角色。

 進一步論,則良好的公民教育當以修身為基本。《大學》有言:「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西方社會在學校之外有宗教維繫,吾人若見不及此,既學不到西方的宗教規範,又捨棄脩身的德性教育,則奢談公民社會恐是捨本而逐末!

 本期的【主題座談會】回顧上期「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的主題,共收有六篇文字。此六篇加上上期【主題論壇】的七篇文字,十三位作者乃集一時之選;他們各從不同角度與經驗討論生命科學的通識教育,涵蓋面可謂周全。這兩期的有關文字,當係臺灣從事生命科學教育者所不可忽視的重要文獻。

 本期收有三篇與教育行政有關的文字,分別是屬【社論】的〈終結變質的中小學校務評鑑〉,屬【焦點話題】的〈高教深耕計畫如何揠苗助長?〉及屬【國教與通識】的〈教育行政應以支援教學為目的〉。這三篇文字都切中要害,言之有物,值得各級教育當局高度重視。我們的教育當局這多年來比諸二、三十年前,最重要的差異可說是:「教育行政人當家」。「教育行政人當家」,於是「人家行政當教育」!換言之,行政凌駕教育之上,教育遂受到嚴重扭曲。

 〈終結變質的中小學校務評鑑〉這篇社論揭露出「中小學校務評鑑」的種種不為外界知曉的腐敗,總之其中至少有「六失」──設計失時,對象失焦,指標失要,人選失當,過程失序,結果失效。這樣的評鑑,當只會造成教育人反淘汰,而教育則繼續沉淪敗壞下去!欲求清明的學校文化,欲建立清明辦學的氣象,終結變質的中小學「校務評鑑」,是必要的一步!

 周平先生在好好讀過教育部2017年4月14日所公告的「高等教育深耕計畫」草案後,寫出〈高教深耕計畫如何揠苗助長?〉一文。其中沉痛指出:「對大學中真正的主體──教師和學生而言,『高教深耕計畫』的通過將代表一場耗盡精力與青春的夢幻泡影。反之,對那些寄生在『高教深耕計畫』以吸食養分的機會主義者們,構想書的聲聲呼喚,喚出的不是真理的探求和智慧的啟蒙,而是那潛藏在內心深處的貪、嗔、癡。」我們的教育當局要好好反省啊!在過去十幾年玩過一連串勞民傷財又無效的「競爭型計畫」後,還要另起爐灶,繼續荼毒高等教育嗎?

 張旭政先生在〈教育行政應以支援教學為目的〉這篇文章裡指出,「學校是提供學生學習的場所,而教師的教學是最主要的任務,學校行政還是要回歸到服務教學與尊重教師專業。因此,主管機關不僅要避免將學校當作創造績效的單位,……,讓學校的行政人員全心的為教師的教學做支援。」誠哉斯言!

 張文對象是中、小學教育,而【社論】的另一篇〈學生品質的管控,才是高等教育的第一要務〉則憂心「臺灣(高等)教育的空洞化」,呼籲「大學教育的主體,仍然要回歸學習的本質。要重建大學教育的價值與信心,……根本之道還是在提高和保證老師教學和學生學習的品質。

 兩文不約而同地都強調教育與教學,這裡所反映的是:過去二十年來我們的「教育改革」已在各種升學設計、評鑑及競爭型計畫等「行政掛帥」的舉措中,在各個層級都「改掉了教育」。當教育沉淪,還能期望社會安定進步嗎?

 在此一崩壞的時代環境中,本刊誓當中流砥柱:在探討教育理論與實務的同時,既揭露真相據以匡正,也標舉大方向團結有志同心。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