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67 期(2016年11月號)

與政治怪獸的搏鬥


文/本刊
 在共識很難達成的今天,我們很幸運的有一個共識:日前高中課綱微調所引發的糾葛,其實源自於國家認同的歧異。

 在國家認同歧異時,掌握政權的政黨,通常會將其意識型態(如史觀)透過教育加諸學生身上,1949年後,國民黨統治之下的「黨國教育」就是一例。

 政權轉移之後,新政府為「撥亂反正」,也往往會透過教育將新的意識型態「灌」給學生,2000年之後陳水扁政府所做的即是如此,與之前的政府不同的只是小巫與大巫之別而已。2008年政權二度轉移,馬英九政府扭捏一陣之後,終於忍不住以「課綱微調」為名,翻轉其所不喜的意識型態,只因手段不夠俐落而被阻止。如今台灣進入三次政權轉移,新政府迄今忙於他事,對課綱問題暫時按兵不動,但這可能只是風雨前的寧靜而已。

 在政黨政治的架構下,教育不可能沒有意識型態。但假如政黨想以一套極具爭議性的意識型態加諸學生身上,如此作為不僅無助於台灣社會的穩定發展,且根本會讓教育淪為政治的工具,而不成為其教育活動。如今的教育工作者在面對過去數十年教育淪為政治操弄的窘境之下,還能不警惕、還能不挺身而出?

 我們在此以幾點提醒全國的教育工作者。

 一、讓我們重讀一下民國88年公布的教育基本法,這個法在第六條規定「教育應本中立原則。學校不得為特定政治團體或宗教信仰從事宣傳……。」更重要的是第二條:「人民為教育權之主體」,教育之目的在造就健全之個人,而「國家、教育機構、教師、父母應負協助之責任」。合第二條及第六條來看,教育基本法告訴我們:學生不是工具,尤其不是國家或政黨的工具,他們既不應是政黨為延續其政權的工具,也不應是政黨意識型態的扛旗手;他們是國家的主人,不是政治人物的奴僕。

 二、現代教育自西方啟蒙以來,目的就是在陶成「獨立自主之個體」。人應能進行獨立思考,人的尊嚴就建基在此。任何的灌輸作為都是人性尊嚴的貶抑,不可原諒。過去台灣政府在課綱上的作為,嚴格說都是灌輸。

 三、假如政治人物不肯罷手,執意要以特定的意識型態強要學生接受,教育工作者就不妨採取不合作的行動。但這不合作也絕不任意隨性。為求教育的中立及學生獨立思考能力的培養,教育工作者可將具爭議性的議題(如「日治」或「日據」的爭議)如「實」地呈現在學生眼前。先說明爭議的緣由,再列出官方及各種非官方的立場,並鼓勵學生就這些爭議進行理解分析,最後自行採行自認合理之立場。如學生不反對,老師亦可表明一己之見解。

 教育工作者要對台灣當下社會困境負起責任。負責的作法就是不當政治人物的附庸,把學生的自主性(autonomy)放在心上。今天的政府治理愈趨精巧,高層的學術及教育領導人物在面對政府恣意任為時,大多噤口不語。既如此,全國第一線教育工作者何不秉持教育基本法的精神,奮起與政治怪獸進行長期的搏鬥!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