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67 期(2016年11月號)

勿讓政治汙染教育的純淨


文/本刊
 台灣是一個很容易泛政治化的國家,甚麼事情都能扯上政治,而且,政治往往凌駕專業。前些日子,立法院院會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規定課程審議會必須納入學生代表,引起諸多非議。許多人認為這種過度政治化結果,將造成台灣教育一場大災難。

 其實,台灣因教育政治化引起的禍害,國人殷鑑不遠。今日大學氾濫的原因,始作俑者是參與四一教育改造運動者的擬議,它點燃「廣設高中、大學」的火苗,卻造成放火燎原的慘劇。但是,真正的罪魁禍首,則是政治的過度涉入。

 當時,在「教改人士」的倡導下,支持廣設大學的呼聲幾近八成。因此,許多政治人物認為「民氣」可用,並以教改做為選舉的工具。陳水扁在2000年總統大選時,提出「一縣一大學」的政見,正是「民粹式教改」的典型。

 更有甚者,一些政治人物挾著「教育開放」的「民意」,不斷對政府遊說、施壓,讓一些資格不符的技職專校浮濫升格,導致今日不可收拾的局面。

 掀開台灣的教育史,一直受到政治「明顯可見的那隻手」控制。日本對台灣殖民時,實施皇民政策,打壓由來已久的漢文教育;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則實施「黨國教育」,教育乃為政治而服務。這種政治意識型態的強勢介入,使得教育承載過多的非教育目標。

 如今,黨國教育隨著台灣社會的民主化逐漸消失。但是,政治對教育的干擾卻仍未絕跡,操弄技巧甚至更加精妙。過去,政治對教育的控制,是由上而下的威權教育;如今,卻是透過由下而上游擊式的民粹操弄。

 一些政治人物,常常藉由台灣人民對「國家認同」的分裂與矛盾,利用意識型態激起教育立場的對立與衝突,因而獲得政治的利益。台灣教育的停滯不前,甚至混亂,很多時候是因政治勢力過度涉入的結果。

 課綱擬定是專門的學問,審議者必須瞭解學門的內涵之外,也必須顧及學生的學習需求和認知基模。因此,除了邀集該學門的專家學者、教師以外,也應包含認知心理、課程編序的教育學者。然而,在政治凌駕一切的現實下,一些教育學者幾乎處於被閹割的狀態,成為失聲的一群。

 從教育需求角度而言,高中課程審議必須「諮詢」學生意見。但對象不應是尚未有學習經驗的高中學生,而是剛完成該科學習歷程的大學生;更何況,在眾聲喧嘩的年代,沒有人可以真正代表誰。「學生代表」的代表性,將成為未來衝突的來源。

 我國「教育基本法」明文規定,教育應本中立原則,不為政治而服務。雖然,當前教育充斥各種政治性的語言,但教育不應淪為「國家意識型態的工具」,也不應成為「民粹操弄的場域」。在此,懇請政治人物能夠放手,還給教育一片純淨的空間。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