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65 期(2016年07月)

走出一條技職通識教育的路


 文/張瑞雄 臺北商業大學校長                           
陳閔翔 臺北商業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一、前言:從大學的功用談起
 在《大學的功用》中,克拉克柯爾(Clark Kerr)曾經這樣說:「知識的創造者一般來說都崇尚自由……伴隨其體制中所有的自由,透過其在所有知識的許多面向,對知識進行更好的運用」(柯爾,2009:120-121)。無疑的,關於「技職通識是否要複製綜合大學」?我們的答案是否定的。不過,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有必要先釐清一些根本性的爭議,以便能完整地指出有著技職體質的技專校院之「大學」,其需要怎樣的「通識教育」。

二、兩種通識教育?技職大學vs.綜合大學
 我們常說,通識教育是大學的靈魂!這並不意味著大學裡的系科專業教育不是靈魂(以下用「系科」呈現科大內部有五專生的現況),也不意味著專業教育與通識教育是二分的,而是說一個較佳的大學教育,除了專業素養與核心能力的學習外,有許多抽象或無形的觀念、態度、見地、品味、視野、創意等(其可依人格特質表往下羅列),也是一個大學生相當重要的部分,若沒有這些軟實力或博雅精神,大學製造的畢業生可能只是一個「訓練有素」的人,這點,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甚早就提到過:「讓學生獲得對各種價值的理解和感受是很重要的,他必須能真切地感受到美麗道德的良善,否則他的專業知識只是使他更像一隻受過良好訓練的狗,而不是一個和諧發展的人」(何姆斯、梅爾編,2003:119)。

 換言之,無論是技職大學或綜合大學,以下這些教育哲學是一致的:通識教育是一種全人教育,其教學理念應該是以「博雅的自由教育」為基礎,目的是在建構人的主體性。就此而言,專業系科所開的「經濟學」與通識教育的「經濟學」有著不同功能,但通識性質的經濟學絕對不是專業經濟學的淺薄化或簡單化。大致上,經濟學可以從總體經濟學講到個體經濟學,甚至可以提到國際政治經濟等範疇,然而,通識課裡的學生成員來自各系科,可能有哲學系、法律系、資管系、數位多媒體設計系、幼兒保育系……,因此老師的教學目標是相同的──讓課程具備理論厚實及知識承載度──但因為學習者知識背景差異極大,教師就必須修正教學方法與教材,分析面向或實務個案有所不同。另一方面,高等教育所強調的職業倫理是相同的,當一位會計系畢業生在事務所審核企業客戶帳目,遇到逃漏稅或老闆要求做假帳等情事,均要勇敢拒絕或依法檢舉,這些最基本的職場倫理,並不會因出身技職大學或綜合大學而有所不同,類此正義的行為或道德上做正確的事,是所有大學教育的使命與宗旨。

 有此認知與共識之後,我們可進一步思考這兩種大學內部結構的不同,以至於通識教育應該存著怎樣的差異。不可諱言的,就台灣現有的升學管道來說,技職大學的生源主要來自高職生,部分來自普通高中或五專後插大或轉學進來的。仔細分析學生特質,粗略地把技職大學等同應用型大學,我們認為這樣的分類是有盲點的,可能會有技職生學科能力較差的迷思或錯覺。事實上,倘若長期追蹤大學畢業生進研究所的流向,技職大學的表現並不輸綜合大學,北商大歷年有為數眾多的四技畢業生考上台大、政大或中央等校的研究所,技職大學畢業之所以就業比率高,實是經濟條件或科大研究所較少等其他因素所致。因此,單純的把學生分為學術型與實用型,忽略了也壓縮了技職生發展學術能力的可能與空間,也過於小看技職大學的研究與產學合作能力。當然,我們仍須承認,技職生不喜歡唸書的事實是存在的,因此上述所說的盲點主要來自「考試領導教學」,例如四技二專的「統測」仍是以學科能力做為入學分發標準,雖然有繁星、技優、推甄、獨招等不同管道,但這離適性入學的理想似乎仍有段距離。此外,無容否認的,技職生比較愛玩也很會玩,喜歡動手做東西,這反而呈現了他/她們在日常生活中的技能、辦活動、創意創業等層面的能力。最後,若以北商大為例,財稅系與綜合大學的財稅系最大的差別在於證照要求與實習制度的比重。2015年1月14日公布的「技術及職業教育法」第25、26條規定教師應具備實務經驗,這些制度規範均影響了技職通識教育的實施與規劃。

 職是之故,我們看到了技職大學與綜合大學的最大不同處:務實致用。技職通識教育切不可複製綜合大學,因為根據上述的整理,兩者在學生組成、系科特徵、課程架構等面向都有所不同,從教育本質來說,每所大學都應根據自己的歷史傳統、地理位置、校務優勢等,發展獨特校風的通識教育──技職大學應根據自身屬性,建構出通識教育的特色。

三、技職通識教育:打造真正的「務實致用」人才
 設若技職大學不走綜合大學的路,那麼,技職通識教育應該具備什麼樣的內容呢?我們可以檢視教育部先導型計畫的實驗內容,勾勒過去十年通識教育發展的軌跡來回應。根據教育部〈96-99年度通識教育中程綱要計畫〉,各大學應推動能力導向的教學,發展出能培養學生知識反思、整合與創新的通識教育。這個由顧問室打造的優質通識課程時代,帶動了一波通識教育內涵的轉變。例如國文課不再是老師念文言文、解釋字義的枯燥乏味,而是用感恩家書、詩詞吟唱或文學創作等模式取代上課或考試。這時期具里程碑的成就,除了奠定通識教育專業化外,就是各校逐漸形成通識教育是全校性教育的理念與共識。

 2011年,資教司整合歷年計畫理念,推出「公民核心能力」、「未來想像與創意」等人才培育計畫,其中〈100-103年現代公民核心能力養成計畫〉作為通識教育方案,倡導倫理、民主、媒體、科學與美學五項公民素養,建構出社會參與式學習,而以「學生」為中心的學習成效評估,帶動了通識課程多元化。這一階段的特色是:專業教育與通識教育互為融通(亦即系所老師與通識教師的合作與互動)、面向網路媒體世代的社區參與、社會行動,以及整合式課程或跨領域課程受到高度重視。甚者,該計畫強調以公共性、自主性與多樣性來陶塑公民素養。2014年3月爆發太陽花學運,如此多的學生聚集在立法院,回溯這幾年的公民意識覺醒,遠因是否為通識教育的影響,或許留待日後的實證資料去證明。

 眾所周知,去年4月技職司為了提升技專校院的學生競爭力,推出「通識課程革新計畫」,其中針對教學內涵改革,羅列了學生應具備的六大核心素養:國際移動、邏輯思辨、溝通表達、問題解決、鑑賞美感、探索創造(今年修正為創新思維)。顯然,當前及未來的技職通識教育思維,我們可歸納出如下要素:做中學,以「能力」取代知識,以「問題解決/案例討論」取代書本傳授,知識必須與生活經驗相結合或鑲嵌於具體社會脈絡中。舉例而言,技職生的技術與實用能力相當好,很會做影片或設計DM、組裝機具、料理食物,因此技職通識教育應該根據學生特性,著重智慧財產權的法律觀、強調機械原理與實踐的連結性、以及突顯在地食品的文化美學。以此,技職通識教育就像幫學生的知能畫龍點睛,培養的是一個有思考能力、關心社會、具世界觀的藝術家、工程師、或美食家!

 必須注意,教育部的各種指標或計畫補助,只是透過經費挹注方式進行政策引導,技職大學應自己建構通識教育的核心內涵,而不是去期待政府給予指示。職是,在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的4G時代,滑臉書對學生來說,就像吃飯、呼吸那樣熟悉──無論我們稱他/她們為崩世代或滑世代。因之,前述的公民素養按照各大學的教育目標,亦可再增加歷史、法治、資訊等;而技職生的核心素養亦可根據學生的特質,例如科大生打工比例很高的需求,置換成團隊合作、性平意識、多元文化等。

四、結語:尋找下一個魏德聖、賈伯斯及……
 進入廿一世紀的網路時代,台灣社會面臨許多重大的問題,從都市更新、貧富差距、隨機殺人、轉型正義等等。而整個人類的未來也是深具挑戰的,包括氣候變遷、能源危機、難民問題、恐怖主義戰爭等等。因此,技職通識教育也要因應複合式問題的出現,融入跨領域或跨科際的思維或課程設計,從而使學生理解到「科技來自人性」的公民人文主義思想。

 在技專校院紛紛改名的這幾年,冠上大學之名卻可能逐漸淡忘了應用型知識與技術轉移的重要,於是,我們想起德國那種實用主義及科學為主的大學目標,德國汽車或工藝技術仍是世界最領先的領域。柯爾校長歸納現代大學的服務型功能,其特徵是「知識之城」,這提醒我們技職大學不是多益補習班或證照保證班,那不是科大的功用;其「思想之城」,更提醒我們技職大學不是職業培訓所或就業轉運站,那也不是科大的任務。技職大學應當為世界、為國家、為公民社會、為產業所提供的服務是:以實作實驗實習培育出更多的魏德聖,或者在創新創意創業方面製造更多的賈伯斯,又或者如同戰後的愛因斯坦與英國數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所展現的勇氣,敢公開聲明核武的危險。是故,我們呼籲技職大學要更重視通識教育,讓學生成為手腦並用、術德兼備,也有正義感、能包容他者的新公民!


參考文獻
1.柯爾(2009),《大學的功用》。楊雅婷譯。台北:韋伯。
2.何姆斯、梅爾編(2003),《愛因斯坦的智慧》。漢斯譯。台北:圓神。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