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65 期(2016年07月)

台灣有科學教育嗎?


文/曾錦坤 中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問這個問題似乎太白目。台灣有大專院校一百六十幾家,理工農醫相關的科系好幾百個;懷疑台灣的科學教育,真的是太瞎了。如果說台灣沒有科學教育,那麼眼前林林總總的這些科系,他們是在幹什麼的?真的說不過去。不過,諸位稍安勿躁,不是有「大惑不解」這個詞嗎?真正的問題,是你不認為它會是問題的問題:這樣的問題才可怕,才會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大問題。我不是說台灣一定沒有科學教育,只是在問題還沒討論之前,你就先下結論,你真的是太急躁了。

 科學與技術不同;技術是科學的應用,它導源於科學,卻又不等同於科學。科學是本,技術是末;最好是有本有末,有學有術,學術兼備。我們罵人,常說不學無術,那是學與術都不具備了;又說不學有術,不學怎麼會有術呢?這樣的術,明顯不是從學衍生得來,是自己瞎掰亂搞的。正因為他會瞎掰亂搞,所以不學有術一詞,一方面是稱讚他有本領,一方面也挖苦他敢亂搞。總之,學與術應是本末兼具,一路貫通的。台灣有沒有科學教育,有四個明顯的指標,大家不妨攤開來談談。

 其一,科學精神與態度。首先要尊重事實,其次是全心投入。理論可能更替,但事實居先;一個人如果會漠視或扭曲事實,那麼這個人的科學素養太差;他不適合做科學研究,或者說,他做的不是科學研究。科學界之所以嫉惡論文抄襲或造假數據,是有其原因的;這些人應該從科學的園地驅逐出去。

 其次是要全心投入,玩票性質的淺嘗輒止是不行的,也不容易有明顯的成績。至於把科學當工具,名利做目標;那也違犯了科學精神。就此而言,西醫漠視甚至扭曲中醫的治療效果,這算符合科學精神嗎?吾愛吾師,吾尤愛真理;觀念的改變是很不容易的,當科學模式(典範)轉換時,是尊重事實與堅持真理等科學精神的嚴重考驗。

 台灣社會的問題應是另有專注,然而多少理工農醫的研究者,學而優則仕,紛紛借調當官去了,棄科學工作如敝屣;從此進入政壇、遠離學術。更多的是想從政而不得其門而入者,這樣的人具備科學精神嗎?聽說國外許多科學家死於實驗室,這種事情在台灣則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萬一發生了,那還真的是新聞。科學界棄甲丟盔、入閣從政的人太多,多到我不敢舉例;科學精神云乎哉?

 其二,科學哲學。科學的本質是什麼?它與宗教、哲學、藝術的本質有什麼不同,彼此的關係又是如何?科學的結構如何,新的理念是如何傳播終致獲得認同的?科學是怎麼進展的?可以有不同的科學(典範、解釋系統)嗎?不同的解釋系統之間關係如何?不同的解釋系統之間有優劣之分嗎?若然,如何決定解釋系統的優劣?科學是終極真理嗎?它是在什麼基礎理論上建立起來的?各種分支學科的基礎理論是什麼?它們運用的是什麼樣的研究方法?它的功能與限制是什麼?科學哲學是科學活動的反思,以上只是簡單的幾個問題。

 理念帶動行為,理念推展知識;這些問題沒弄清楚,不能說你懂得科學;無法掌握科學的性質,則無法於宗教、哲學、藝術之間各安其位,也無法自覺地促進科學系統的進步與改造。基此,所學習的都只是技術而不是科學。當他方的科學系統改造時,你又得一切從頭、奔命於學習,捨本而逐末;至於理論創新,那就只好聽天由命了。

 這些學技術的,有幾個修過科學哲學?是必修,還是選修?台灣有幾個學校開設科學哲學的課程?有多少學生修過科學哲學的課程?這是個現成的指標,進一步了解,你就知道台灣的科學教育實況如何了。據我所知,台灣的教育,多數是學科學的不修科學哲學,學藝術的不修藝術哲學,學歷史的不修歷史哲學,這是客觀符實的描述。

 其三、基礎科學。物理、化學、生物、數學等是共同的基礎科學,高中生學的就是這些。而分支的科學又有自己的基礎科學,例如景觀建築學系的建築學、建築史、園藝學、園藝學史等學科,這些都是基礎科學。每個科系都有自己特有的基礎科學,這是無庸置疑的。問題是你重視或不重視,有沒有落實去實施?

 就化學界而言,資深(大牌)老師喜歡教研究所或高年級,大一的化學概論或化學史給初出茅廬的年輕小伙子教。童蒙養正,入門最是重要,這些科目應給系上最權威最有成就的老師教,讓學生能一窺這學科的堂奧,多少有個概念。聽說國外常是諾貝爾獎得主來教,最道地了;台灣剛好相反,顯然觀念有些差距。

 基礎學科是這個科系發展的根本,建築沒有基礎,這房子能蓋得廣、蓋得高嗎?現在許多學校、許多科系開始重視基礎科學,理念開始在扭轉了;至於實際施展的狀態、及整個基礎科學所受到重視的情況,各校各系多有不同。說台灣教育完全不重視科學基礎,未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說此中還有極大的改善空間,應該也不算過分。

 其四、科際整合。活動與活動、知識與知識、科系與科系之間(際)的結構組織,叫科際整合;有別於單一學科的科技。知識是一棵大樹,枝葉相關;知己知彼,才能消極地避免越位相傷害,積極地發揮功能。科際知識越豐富,越能發揮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功能;這方面認知與實踐,台灣教育界實在有所疏忽。

 阿基米德為皇冠的比重所困,洗澡時因水溢出而領悟黃金真偽的辨識方法;如果他進圖書館尋找資料,或呆坐在書桌前苦思,那麼問題將無解。門德葉夫的化學元素表,聽說是受昆蟲組織的啟發,這可以說是生物學對化學的貢獻。不同性質的活動與知識,有時有讓大腦休息重組的功能,有時有不同知識間啟發靈思的功能;無論如何,具有正面且積極的貢獻。

 休閒不是偷懶,研習其他學科的知識不等於不務正業;知識的大樹,原本就是枝葉相互溝通、血脈相互流動。若拘守知識的領域性,只會凸顯胸襟的狹隘和見解的貧乏。這樣的觀念應當建立推廣,目前通識教育推展跨學科的課程,台灣的教育界,總算有了初步的進程。

 科學教育的欠缺,導致科學發展停滯、資源浪費,在科學領域更不易有所創造發明。或許有人會說,華人不也拿過幾次諾貝爾科學獎嗎?不過你可以進一步觀察,他們之中有幾個是在台灣接受完整的高中及大學教育的?真相就可以清晰明白了。

 從以上四個方面考察,台灣的科學教育,不是欠缺,就是具體而淺薄。科學關係國脈民生,影響至深且鉅;而每年投入科學領域的經費,更是龐大;因此,科學教育的方針與內容,不可不仔細斟酌。

 看完本文之後,對於台灣的科學教育,你還能跟之前一樣樂觀嗎?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