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五期:技職通識是否要複製綜合大學?

教育豈是政治


文/本刊
 立法院在五月通過法案,規定未來課審會除了提高到政院層級外,並須納入學生代表。之所以支持學生「可以」或「應該」納為課綱審查委員會委員的人,大致有如下的立論:(1)公民參與為普世價值,學生也是公民;(2)學生是課綱的消費者,這些消費者最能了解課綱是否合用;(3)在網路時代,學生可借用方便的資訊掌握有關課綱的問題,因此有能力;(4)學生進入課審會可增加課綱的多元性,也會較周全;(5)年輕人的意識型態非常重要,值得納入課綱;(6)學生是自主的個體,有能力決定自身的事務;(7)往年的專家模式所生產的課綱包山包海,以致在實際教學時,讓師生疲於奔命;(8)學生參與課審會是學習的機會,也是教育;(9)國外也有學生參與類似課審會的事實。

 以上這些洋洋灑灑的論據可從兩方面來駁斥。

 第一,以上學生「可以」或「應該」參與課審會的理由,會導出國中、小學生也可以或應該參與課審會的結論。因為我們也不能否認有些國中、小的學生有相當令人激賞的知識或公民參與的能力,假如高中生或大學生可以成為課審會的正式委員,國中、小學生為什麼不能?主張高中生或大學生可以或應該成為課審會正式委員的人,必須面對如此的質疑。就事理而言,假如我們從一套理據推出令人難以信服的結論,我們就應該回頭過來質疑那套理據。依據前述支持學生參與課審會的理據,我們也可以去論證所有公共事務裡的組織運作也應有學生代表。譬如說,除行政院之外的四個院都應有數席給學生;國安會也應有學生代表參與國安會議;NCC也應有學生代表……。但如此的推論結果會讓人質疑那導致如此結論的理據。

 第二,假如我們從教育活動的基本結構來看,任何教育活動都有受教者與施教者,在兩者之間的,是人類社會所肯定的種種知識、態度與技能。施教者的任務就是將這些種種受肯定的知識、態度與技能傳遞給學生,讓學生在接受這些東西之後,能夠成德達材。嚴格而言,教育內容當中,種種有價值的知識、態度與技能都是人類在歷史發展過程中所萃取出來的菁華,都是人類的經驗(racial experiences)。教育的活動就是施教者將受教者引入(initiate)受肯定知識(態度與技能)殿堂之中的活動。在這過程中,他們「本來」就處於較被動的接受狀態。他們應該接受什麼樣的知識,養成什麼樣的態度或具有何種技能,「本來」就不是他們的事。不讓學生參與課綱的審定,並不表示會忽略學生的學習動機與學習情形,也不表示否定他們的能力、學習機會或表達意見的權利。他們當然應該有管道表達他們的想法。

 課綱微調所引起的爭議(如黑箱作業)原來可以用技術的方法來解決,但這個社會卻仍然選擇政治的方式。在這一點上,我們其實沒進步。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