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55 期(2014年11月)

揭露高等教育中的學術審查


文/許芳慈 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生
書 名:《教授怎麼想的?──學術審查會祕辛》
    How Professor thinks: Inside the Curious World of Academic Judgment
作 者:Michele Lamont
出版社: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出版年:2009


一、關於本書
 高等教育是各學門專家雲集之所。在各學術組織中,教授們致力高層的知識研究,聚集各方志同道合的同儕,並制訂了評斷研究品質高低的標準。由此,同儕審查(peer review)因而誕生。然而,同儕審查真的能選出最優秀的作品嗎?高等教育真能任人唯才嗎?或者,所謂的學術研究,只是聚集了一群自產自銷的菁英份子呢?

 為了揭開高等教育的祕辛,本書特深入美國高教,探索學術中賴以定義「傑出」的同儕審查系統,和其不為人知的運作方式。透過社會學研究中的文化評估(evaluative cultures)觀點1,作者得以深入探討審查會這個文化腳本(cultural script)中,各成員扮演的角色與所屬類型,以及他們之間的權力互動。

 作者的研究方式是以訪談和觀察為主。訪談方面,作者與美國五個提供獎助金的高教組織合作,以面對面的方式,訪問了49位審查者。其涉及領域跨足人文、藝術、歷史、社會學。2觀察方面,則直接進入學術審查會中,紀錄與會教授間的互動,及其休息時社交的情況。其蒐集之資料含括多所大學,不可謂不豐富。以下,便是研究部分重要所得。

二、學術審查會的運作──怎樣的研究算「傑作」?
 本書從第二章到第六章,分別針對審查小組的運作方式、各學門文化差異、審查會的明規和暗規、對傑出的定義,以及跨領域與多元性的考量,進行多方面的探討。在審查會中,資深教授所組成的審查小組,必須面對各校傑出申請者送交的研究計畫,從中挑選優異者給予獎助。然而,各學門對傑出作品的觀點各異,評斷時,教授們又往往各有自己的一套框架。故在審查會上,要說服別的領域的專家,通常不是易事。這讓審查會行事不得不格外小心謹慎,不但得考量一些公定的作品標準,也得考量送審者本身的條件,甚至審查會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在這其中,作者觀察到,有幾個現象特別值得注意:


(一)學門差異影響研究的優劣認定
 作者採取Max Weber的觀點,將審查會中教授們所屬的學門劃分為人文、歷史和社會科學三類。他發現,不同學門的教授受到其學科主流理論的認識論影響,對於何謂「傑出」作品的定義顯有差別。像是文學和人類學的審查者,評論觀點就偏後結構主義,比較會採取相對觀點。優點是接受各類作品的可能性較高,但缺點則是無法確切的判斷送審作品的品質。

 當然,就算在三領域內細分各系所,彼此間採用的觀點也各不相同。好比政治和經濟學門,雖然對研究好壞的認定都很清楚,但一個是受理性選擇影響,一個則是受到數理實徵的傳統。作者在本章的後半段,分別對哲學、英文、歷史、人類學、政治學和經濟學個別討論,不但點出各學門的認知差異,也顯現了跨領域整合知識的困難性。

(二)審查會議的遊戲規則
 雖然審查者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獨立評斷優劣,但在開審查會議時,就得面對不同教授,不同系所的觀點和評論。在審查過程中,講求的不只是個人學術水準而已,團隊默契也是很重要的。因此,除了要說服其他教授支持自己的觀點,每位審查者都得先服從遊戲規則。如此,才能在展現個人能力的同時,也擴展正向的人際關係。

 作者發現,一個好的審查者,除了必須在討論時顯現自己有充足的準備,並適時展現對學科知識掌握的深度、廣度和經驗外,若能在發言時言簡意賅,整合其他領域的知識,則更可顯現專業。此外,審查者還得注意一些團隊規則,好比先聽主導討論者的專業意見,不要急於表現,或適度展現合作的誠懇態度等等。

 雖然為了力求公平,審查會的成員多會刻意迴避掉和自己有利害關係的對象,並避免只選和自己同類型的研究,造成自我複製(self-reproduction)。然而,若要審查者在評審時完全革除個人偏好,卻也是不可能的。畢竟,教授們通常較習慣於自己瞭解的研究。

 不過,這種個人偏好通常會被團體制衡的力量中和掉。作者指出,當某些審查者的意見太偏自己學門的時候,其他學門的教授通常會表達強烈反對。值得一提的是,會中若有這種行為出現,不只將影響到該教授的個人評價,也會影響團隊合作的氣氛。

(三)「傑出」的共通定義
 從學門差異可以發現,高等教育階段,各研究者對「傑出」作品的定義是不同的。不過,在審查會中,為了使出來的結果讓大家心服口服,評審依然有些共通標準。總的來說,脫穎而出的傑出作品,至少得在六個跨領域公認的評分標準上,奪得佳績。而這六大標準分別是:陳述清晰(clarity)、品質(quality)、原創性(originality)、研究重要性(significance)、研究方法(methods),和可行性(feasibility)。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標準在人文、歷史和社會領域研究中的權重並不相同。但總的來說,重要性和原創性這兩項是最關鍵的,至於可行性則是六項之中最不重要的。如果要把這六個標準繼續向下細分,還可以分為各種類別。好比在重要性的標準中,研究的影響力,就比研究主題本身更為重要;原創性的標準中,研究採取途徑,也比研究結果重要。

 當然,除了這些學術研究的標準外,申請者展現的能力和智力表現,同樣會被納入考量。像是行文風格,或者研究設計的精細度與邏輯性等等。若是作品本身夠吸引人,在評審時,自然也會大大加分。

(四)多元性的考量
 在選擇傑出作品時,審查會除了作品本身的品質外,也會將作品象徵的多元性納入考量。但是不同於高教的其他組織,審查會關心的多元性,並不全然意味只以申請者的性別,或者種族為考量。由於選出的作品牽涉到研究本身的品質,審查者們會依序考量以下六個方面的多元性:申請者所屬機構、所屬學門、主題類型、申請者性別、申請者種族,和申請者的居住地。

 誠然,若要讓研究能夠呈現多元性,許多申請者會採行跨領域研究,以求勝出。不過,研究者發現,跨領域研究未必比單一研究有優勢。因跨領域研究的難度比較高,申請者在撰寫研究計畫時,往往須具備更充足的深度與廣度。許多教授表示,這類作品最常犯的毛病就是華而不實,結構鬆散。面對審查者嚴格的要求,若研究有這種明顯缺點,反而不會過關。

(五)審查會本身的倫理議題
 從作者的合作組織看來,美國高等教育的學術組織,顯然還是由白人男性主導。那麼,這種不平衡的權力分配,是否會對學術本身產生影響呢?

 研究者指出,雖然很難評斷審查者的種族會不會對審查的多元性有所影響,但他發現,在完全是白人組成的審查會中,確實有些種族議題會被忽略。另外,由於審查會組成成員都是社經背景相似的教授階級,社經階級的多元性,便很少出現在審查會議中。

 至於性別方面,作者認為,審查會中確實有性別不公平的情況。像是男性教授的發言,往往能比女性教授獲得更多的重視。而女性教授的言行舉止,則常常會被放大檢視。這使得女性教授在意見表達上,需承受更大的壓力。而此種不平衡,亦可能間接影響審查結果。

三、評論:權力競合中保持的公正與品質
 作者雖然只有討論社會與人文研究的情況,並未將理工與自然科學研究納入考量,然可以發現,要達成「傑出」的客觀共識,光在上述領域間,已相當不易。更不用提審查會本身為政治組織,各方權力運作其間,要達到客觀公平,更是挑戰。

 故從實用面向來說,本書不但能讓初入學術領域的研究者們,瞭解「傑出」的定義。另一方面,也使學術評議系統透明化,讓人公開檢視。相信透過瞭解其中祕辛,將更有助於各學門發展,提升學術研究的品質。



注釋
1.這個概念是美國社會學家Goffman在1981時發表的研究中使用的。他認為,藉由探討某個特定的社會行為,研究者可以從中掌握其社會互動,並解析維繫其運作的基本要素。
2.五個組織分別是IDFR(International Dissertation Field Research)、WWNFF(Woodrow Wilson National Fellowship Foundation)、ACLS(American Council of Leared society)、Society of Fellows和一個匿名組織。這五個組織都是以社會/人文取向為主。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