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55 期(2014年11月)

大學裡的社會運動教學


文/張恆豪 臺北大學社會學系主任
 大學教育在當代社會中扮演多重功能,學生運動常扮演著社會良知的角色。三月十八日的反服貿佔領運動中,學生展現出對公共事務的熱情、優異的組織領導能力與思辨能力。整個運動不僅讓兩黨蒙羞,也展現出新世代的能量與潛力。作為一個專業社會學系的老師,遇到大規模的社會運動抗爭時,我們常常必須去解釋「社會系不是社會運動系,社會系還涵蓋不同主題,針對社會結構、制度、文化變遷的分析。」然而,作為一個在社會學系開設社會運動課程的老師,筆者這幾年也在反省一個大學的社會運動課程該如何教?教什麼?以下將分享筆者參與教育部公民核心能力計畫,開設社會運動課程的轉變與設計。

 在社會運動研究的領域,社會學對社會運動的立場其實並不一致。美國受實證主義的影響,注重對社會運動的客觀分析。從研究者的角度分析社會運動出現的社會脈絡、政治機會結構、組織網路、論述等。這樣的立場並不強調,甚至不鼓勵參與社會運動。而且把不同立場的社會運動都納入社會運動研究中,不強調運動的進步性。然而,歐洲傳統的社會運動研究較強調社會科學研究者的介入,並認為只有追求進步價值、文化創造、社會正義的運動才是社會運動。在過去的社會運動教學中,筆者基本上以美國傳統社會學客觀中立的立場出發,在課堂上討論不同理論觀點下的社會運動分析。並從實證研究中看到不同社會運動議題中的爭議性,例如:勞工、環保、性別、身心障礙、宗教、社區等。這樣的設計固然避免學生覺得學術研究太過理論、抽象,可以藉著社會運動課程反思不同社會運動議題的內涵。卻還是有空談,缺乏實踐的缺憾。

 教了幾年後,有感於學生對社會公共事務冷漠,對校園事務諸多不滿,卻多停留在網路抱怨,最多寫一下校務建言系統。很少能進一步深化議題,實際和校方互動尋求解決之道。於是我申請教育部公民核心能力計畫的經費,並在通識中心的支持下,開始在課程中加入社會運動的參與觀察與實踐。今年更進一步要求學生具體地調查並介入校園或是社區公共事務的爭議。期末報告的要求如下:

 修課學生以3-5人一組,針對校園或是學校附近社區的公共事務做調查或是實質的參與。並討論公民參與的社群建構的效果與限制。報告擇優參與「公民參與與社群建構」課群的期末競賽。題目「必須和公民參與、社群建構、社會運動相關」。作業可以是從「社會學的觀點」分析某校園或是附近社區的抗爭事件與社區活動,或是調查、報導或是直接參與發動校園或是社區的公共事務爭議議題(如︰校園圖書館的設計、通識課的選課方式、樹林便道改成交流道爭議,捷運設計與土地開發等)。

 報告的進行從期初就開始。先找出議題,並發揮社會學學門的專長,分析議題的爭議點,討論可能的解決方式與對話溝通管道。隨著學期的進行,建議各組同學運用不同的手段尋找對話、解決問題的可能。除了正式管道如校務建言系統,學生會代表。也有可以透過直接承辦人員的訪談、對話,或是網路的串連、連署,甚至組織不同社團和校方開公聽會。由於從學期初就開始進行,議題的推動是持續,而且可以轉化出不同的策略。同時,隨著課程的進行,和不同社會運動研究文獻的討論深入對話。

 學生的報告題目五花八門,有「校園空間自由使用」探討校園的海報張貼審核至與公共空間使用權、「機車、腳踏車遮雨棚設置」、「社團空間分配」、「合法卻不合用的新圖書館無障礙空間」等議題,也有校外的樹林火車站搬遷議題探討。在課程報告的進行中,免不了和校方有些意見不同的狀況。以校園空間使用為例:在反服貿佔領運動後,本校學生發起大草原齊唱島嶼天光的活動。校方一開始以該活動沒有申請提出質疑。然而,學生認為大草原並沒有申請的管道,且大草原屬於公共空間,校方應無權管制學生在公共空間的言論自由。後來,在經過溝通後,校方不僅尊重且支持學生的自主活動,同時開始重新檢討公共空間的使用權,並在學期末召開公聽會,檢討校園空間的使用與管理議題。過程中有一些摩擦,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學生的溝通能力和校方面對、解決爭議的能力和經驗都明顯的改善。

 民主深化是多層面的。筆者認為大學裡的社會運動教育能做的除了肯定抗爭是當代民主社會的常態,也是現代公民不可剝奪的權利外。這兩年課程設計的改變希望進一步讓大學生在自己的生活環境中實踐現代公民的責任。從這兩年的開課經驗,我可以看到如果我們稍微轉變過去這種由上而下的知識傳授,讓學生從實作中去重新理解社會運動的動員與公民權利的實踐。可以進一步提升學生的民主素養與校園中的民主運作。意見不同甚至摩擦都是民主社會的常態。重點是在校園中如何建立制度和習慣,處理學生的意見和學校的問題。這樣的做法也是大學教育應負的責任。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