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55 期(2014年11月)

通識教育如何培育現代公民?


文/顧忠華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常務理事
 在我國的高等教育中,通識教育已有三十年的歷史,不過有一些基本的觀念和實作模式,似乎還處在摸索和搖擺之中,其中一個議題,便是「公民政治教育」的定位應如何拿捏?本文嘗試從理論面和實務面兩個角度,來分析通識教育是否應該納入公民政治教育?

 在〈通識教育與終身學習〉的論文中,我提到「由於專業分工乃是工業社會最根本的組織原則,大學教育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產生了異化現象…但是大學如果淪落為與職業訓練體系毫無差異,反而無法創造出原先賦予大學在知識的研究、創新、傳播上更為積極的功能。於是,奠基在通才理想之上的通識教育還是能夠佔有一席之地,希望透過較廣泛的知識薰陶,有機會培養一批具有批判反省能力的人材,以平衡過度向專業化傾斜的趨勢。」(顧忠華,2012:24)

 既然大學的理念應該強調「批判反省」或「獨立思考」能力,而通識教育又必須承擔起這方面的教育使命,那麼如何培養一個現代公民,自然便是通識教育理所當然要積極完成的任務了。只不過,就現實條件來看,無論是我國中小學教育中的公民課程,或是本期深度論壇所討論的「公民政治教育」,都受到許多限制因素的干擾,而不見得能夠充分實現這類教育設定欲達成的目標。

 先不論中小學教育在「升學考試掛帥」下,公民教育根本聊備一格的困境,即使到了大學,由於早期共同必修課程中的「憲法與立國精神」具有明顯的政治意識形態色彩,到了今天,通識教育想朝向公民養成的努力,也很容易被捲入「政治化VS.去政治化」的漩渦中,無法樹立清楚的教學導引,在課程設計上更有種種顧忌(如國家認同問題牽涉到不同政治立場,如列入教材,是否會妨礙課程進行?),益增在通識教育範疇下實施公民政治教育的困難度。

 不過,歸根究底,如果就價值理念而言,公民政治教育原本即是大學通識教育應該具備的內涵,那麼無論現實條件如何不利,也必須尋求克服之道,讓通識教育能夠真正落實培育現代公民的目標。以下針對本期深度論壇專題擬出的題綱,一一來檢視現狀,並嘗試提出改進建議。

 首先,目前我國高等教育實施的通識教育,除了沿襲「憲法與立國精神」的若干課程之外,基本上普遍欠缺以「政治教育」或「公民教育」為課程設計主體的教學模式。而政治學系並非大學中普設的科系,也很難聘請到專業的政治學者,為通識教育特別設計出「具跨領域視野、著重思辨的公民政治教育課程。

 簡言之,假設時代的需要是加強通識教育中的公民政治教育,那麼在師資上亟待增聘具備高等教育任教資格的專業教師,否則容易流為空談,無法滿足延續後期中等教育(高中)的公民課程,提供每一位大學生皆有選擇修習「政治教育」或「公民教育」課程的機會。

 其次,在理論層次上,「政治教育」或「公民教育」都理應避免意識形態的灌輸,朝向鼓勵學生獨立思考而努力。實務方面,各級公民教育教科書的編纂,已逐漸加入時事及公共議題的討論,大學程度的通識教育,更沒有理由迴避對於現實政治的思辨。當然,大學講堂是追求真理的殿堂,本質上屬於開放的場域,容許不同政治立場的多元辯論,但切忌成為威權式的「一言堂」。

 亦因此,通識教育若觸及到包括政治、宗教、族群、性別等等具有分歧性、爭議性的議題,在教學現場應注重的是增加學生的敏感程度、以及相互承認、彼此尊重的理性態度,而不是黨同伐異、企圖洗腦的霸凌作風。尤其大學的教師和學生,在個人人格上完全是平等、獨立的個體,最好的教學方法是秉持「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的精神,以接近「理想的溝通情境」(the ideal situation of communication)作為準則,方能達到「以理服人」的境界。(Habermas著,曹衛東譯,2002)

 事實上,即以困擾台灣現實政治已久的「統獨」問題來說,已愈來愈淡化成為價值觀的爭辯,而非禁忌話題,筆者傾向主張:通識教育中的公民政治教育不用再避諱個人的政治立場選擇,一切公開進行論辯,或許反而能促進國民意志的集體形成。

 最後,若觀察近幾年來,不少大學開辦「書院課程」,其中許多課程設計及教學模式頗為類似通識教育的理念。假若跳脫本位主義的思考,這種「書院教育」強調大學新生共同生活、分享體驗、並且由導師帶領參與公共事務,確實較靜態的通識教育更能啟發學生的公民意識,同時培養成熟公民所應具備的論述、組織和行動能力,無異於實現了通識教育設想的目標。

 面對這樣的發展,通識教育不妨認真吸收書院模式的經營經驗,在課程設計中加入動態性的公民參與活動,並建立與民間非營利組織、倡議型公民團體的合作管道,共同規劃大學生願意關懷的各種公共議題,來提高修習通識課程的興趣。

 過去一般的刻板印象,咸認為台灣的大學生由於長期浸淫在考試和升學壓力之下,並未受到充足的公民教育,對於公共事務多表現漠不關心的態度。但在今年318太陽花學運期間,幾乎全國各大學都有學生自發參與,完全打破了慣常的逸樂化標籤。這意味著大學生絕非「無感於」社會發展中產生的種種不公平、不合理現象,只要提供能吸引其注意力的參與機會,許多大學生還是具備踐履「公民身分」(citizenship)的潛力,也值得通識教育大力投注在開發公民素養、培育成熟公民的任務上,進一步深化我國通識教育的教學內涵。

 通識教育往「公民教育」的轉型,十分困難嗎?若依照自1998年即成立的社區大學經營模式,只要有部分教師秉持「知識解放、打造公民社會」的理想,致力推動課程教學的「公共化」,並強化行動導向的特性,許多學員便有可能被喚起公共參與的動能,甚至結合同道,組成社團來持續關注環境生態、河川巡守、文史踏查、古蹟保存、弱勢關懷…等等議題,成為培力(empower)公民的重要基地(顧忠華,2012)。其具體成果,如台南社區大學及嘉義市社區大學分別榮獲2014年「國家環境教育獎」的團體組特優及優等獎,可見這方面的集體努力,已經取得廣泛的社會認可。

 總之,就實務面而言,台灣的成人終身學習既然能夠導向成人公民教育,擁有龐大資源及制度優勢的大學,沒有理由故步自封,置社會發展的公民參與需求於不顧。我們期待台灣的通識教育能夠發揮創新創造力,特別在提升公民意識的自覺程度,以及擴展公民視野、塑造「政治成熟」的未來公民上,勇於突破現狀、再創新猷



參考文獻
1.顧忠華,2012 《顧老師的筆記書I:學習社會.繁盛》,台北:開學文化。
2.Habermas著,曹衛東譯,2002 《公共領域的結構轉型》,台北:聯經。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