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55 期(2014年11月)

迷失中的高中教育——教學內容才是改革的焦點


文/本刊
 十二年國教的紛擾已日趨平靜。回顧這段時間的爭論,似乎全都圍繞在升學考試與入學分發的辦法上打轉,極少關注現今高中教育的內涵,與未來高中教育中課程究竟該如何改進,才足以讓學生有能力應對未來的挑戰。

 大家最在意的,仍然只是各學科教學時數的分配,譬如說未來「十二年國教數學課程」必修時數擬議減少,就遭到中華民國數學會和中研院九十多位院士(其中還出現兩位歷史學家)連署反對。至於影響教育成效最深遠的:該教些什麼(課程綱要內容)?該怎麼教(教科書與教師)?以及如何降伏那無所不在的考試黑手?則沒有人願意花時間和精力去認真探究優劣得失,並嘗試提出可行的方案。

 面對未來快速變化的世界,知識傳授的內容與方式都有與時俱進的必要。許多研究告訴我們:最有效果的學習方式是讓學生對特定議題去從事深入的探索。學生在探索的過程中,透過對教材的深度閱讀,課堂上師生間的討論、詰難,課後反思作業的書寫,最後得到聽、說、讀、寫加上思辨、分析、自我探究這些重要能力。

 如果我們同意獲得這些整體綜合的能力,而非那些支離破碎的知識片段,才是教育真正的目的。那麼我們當前整個教育制度的設計與規劃,則正是反其道而行。傳統上對課程內容的設定,不論是自然科學、社會還是人文學科,無一不是以表面求全的原則在引導,而讓深度探索的可能性完全退離教學現場的舞台。

 課綱─教科書─學測加指考是三位一體的緊箍咒,當它們套在高中教育的頭上時,就完全封閉了任何改革的創意與契機。求全的課綱、教科書頁數的限制,加上事後的審查制度,讓教科書的作者莫不兢兢業業,深怕越雷池一步。沒有歷史的回顧,沒有現今各種不同理論的比較、批判,再加上課綱後面的註記
──不得教這個、不能算那個的限制,讓我們的教科書既不有趣,也毫無挑戰性,只是一堆生硬、枯燥的文字所堆砌出的印刷品而已。

 以生物科為例,高中生不讀教科書已成常態。老師的責任則是把課本裡的內容整理成條列式的講義,讓學生生吞活剝地背起來應付考試。令人不解的是,這樣方式的教學的確也可以讓學生在考試中過關。考試既然能過關,表示教科書真的可以不看;所以生物學不過是些不需要理解,死背就成的知識片段罷了!對大多數的同學來說,面對生命的好奇與探究科學的熱情,就在這種背誦與記憶的過程中一點一點地流失殆盡。

 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教育是要激發而非磨滅學生思考與創造的能力,當務之急就是要先大刀闊斧地斬斷課綱─教科書─學測加指考這三位一體的緊箍咒:讓課綱的設定更多元,成為適性揚才的起點;鼓勵學者投入撰寫以深度探索為指引的教科書,以多元作為背後最重要的精神;改變考試題目的形式來影響高中老師的教學與學生學習的方式。

 學會與中研院院士也許更應該親自投入這樣的工作,而不僅僅只是簽名連署而已。 
cron web_use_log